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52章祝福术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1068章东街三十二巷

  北鹰失魂落魄,仿佛与亲近之人拔刀相向一般,痛苦万分,毒蛇群一分为二,包围着她,剩下的则冲向轻歌。

  轻歌拔出明王刀,往前走了一步,眼神凶悍,只见她将漆黑沉重的明王刀给丢了出去,明王刀表面泛起灵气光弧,以惊人速度冲出,撕裂开长空,朝毒蛇们直劈而去。

  一路而下,沿着毒蛇七寸,斩断了数十条,之后盘旋蜿蜒,转了个圈儿,展开单方面的túshā,全攻七寸。

  轻歌负手而立,以精神力操控明王刀,血腥的味道流动在半空,那样浓重,距离此处较近的一个丫鬟,有些受不了,手撑在长廊栏杆上干呕。

  直到所有毒蛇,一瞬之间全部毙命,才调转回头,朝轻歌飞去。

  轻歌伸出手,一把攥住明王刀的刀柄,接过殷凉刹递过来的帕子,擦拭着刀上的血迹。

  她收起明王刀,把帕子还给殷凉刹,抬起修长的腿,往前走去,在北鹰身旁停下。

  北鹰双眼呆滞,意识涣散,地上全是蛇的残肢断骸,粘稠鲜血以及那触目惊心的毒液。

  “韦家村的人,已经死了,不是吗?”轻歌淡淡道。

  一句话,激起万层涛浪,她猛地抬头,朝轻歌看去,双瞳骤然紧缩,手掌也死攥着。

  轻歌玉手轻抬,月炎火喷薄而出,熊熊大火,将关于毒蛇的一切烧毁。

  轻歌眸光渐寒,她朝前走去,慢步于大火中央,毒蛇的残骸,浓稠的血,将她的背影衬得雍容残酷,金色的华服,火中飞腾的龙凤,那高高束起的鸾凤髻,整整齐齐,一丝不乱的紧绷着,斜插一根牡丹金簪,熠熠生辉,灼灼其华。

  一面走,一面对精神世界里的魇道:“看来,如我所料,这些毒蛇,果然与韦家村有关系,只是,毒蛇们原先对人类没有敌意,甚至待我友好,今日为何会失控?”

  “这个的确有些怪异。”魇道。

  轻歌抿紧薄唇,若有所思。

  北鹰蹲在地上,没有站起。

  周围的人,全都从她身边路过,跟上轻歌。

  殷凉刹频频回头,复杂的看着北鹰和她身旁的男子。

  梁浮站在北鹰身侧,把北鹰扶了起来,“要不要回去休息?”

  “不必了,走吧。”北鹰看了眼仅剩的火苗,道。

  梁浮抿了抿唇,而后与她一同往前走。

  轻歌等人走后,一个黑衣人,闪了出去,直奔郊外的大院,秦魁所在之地。

  院内,秦魁正在为皇极天焱发愁。

  黑衣人闪了过来,跪在秦魁身边,道:“秦长老,刘府旧宅里养的毒蛇,突然失控,直奔夜轻歌,似是有夜轻歌之间,有着深仇大恨。”

  “那些蛇失控了?”秦魁皱了皱眉,而后虚眯起右眼,“夜轻歌?会是你吗?抢我千枝莲的人。”

  秦魁身后,只站着一个男人,便是那二剑灵师之一的修炼者,其他包括陈琳在内的二剑灵师,则去调查皇极天焱了。

  男人道:“长老,那晚的女子,是一剑灵师,夜轻歌只不过是个先天十三重,她就算再有天赋,怕也不可能在两年之内突破到灵师吧?”

  “你忘了,那女子,是临时突破的。”秦魁眼神阴冷,嗓音冰寒,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夜轻歌何德何能,有什么本事,敢在战斗之时突破灵师?何况,那日女子的招数,一看便是出自大家,才突破灵师,就敢在六位二剑灵师的围剿下杀出重围,不仅如此,还……”男人看了看秦魁,咽了咽口水,道:“还杀了小倩。”

  他着实不敢当秦魁面说那女子毁了秦魁的一只眼睛,还扒了他一块肉。

  男人又道:“夜轻歌不过出自夜家,小地方的人,能有这样的实力?她就算当上四国王,也不过是侥幸而已,仗着有个爷爷夜青天,又因有着夜惊风的旧部túshā军。”

  言语间,满是不屑轻蔑。

  一介女流,能有多大本事?

  秦魁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也是,可能是老夫多想了,不过……”

  秦魁抬头,看了看渐渐暗下的天色,右瞳闪过精锐,“快了,等天完全暗下去,老夫定能揪出那人,要她死!”

  “长老英明。”

  男人道。

  秦魁起身,朝外走去,男人颇为不解,“长老这是?”

  秦魁顿住步伐,回头,道:“收拾收拾,去刘府新宅,刘坤设宴,如此热闹,老夫怎能不去?”

  “是。”男人当即退下。

  不一会儿,男人拿了件御寒的狐裘和眼罩,递给秦魁,又准备好马车。

  秦魁披着狐裘,将左眼上的纱布摘掉,露出血肉模糊的眼睛,让人看得心里直发怵,男人为秦魁戴上黑布眼罩,不再那么可怕。

  两人院外走去,坐上马车。

  马车轱辘朝刘府新宅驶去,也就在此时,玄月关内,东街三十二巷,中部一户人家的大门被人踹开。

  陈琳盛气凌人地走了进去,身后是另外两个二剑灵师的男人,他们身材魁梧,气势凛然。

  屋内的刘英俊,正与妻子吃着晚饭,听得外面的声音,心里跳动了下,眼中闪过一道睿光,随之站了起来,戒备的看着来人。

  “谁是刘英俊?”陈琳冷声问。

  她的左手小拇指被软布包着,略显臃肿。

  “我,我是。”刘英俊挡在前面,妻子惶恐的看着来人。

  陈琳看着刘英俊,而后掏出锦囊,朝桌上摔去,锦囊里面的石子,掉了出来,还有几颗,摔在了地上。

  陈琳质问:“这石头,可是你卖的?”

  说话时,陈琳眼神犀利的观察着刘英俊。

  刘英俊蹲下身,似是要捡起石头看个究竟,陈琳目光跳动,而后她迅速出剑,阻止了刘英俊。

  刘英俊转头,不解的看着陈琳。

  陈琳身后的一个男人,道:“石头有毒,仔细些。”

  刘英俊吓一跳,猛地把手缩了回来,“我做的石头,怎么可能有毒?”

  陈琳端详了一番刘英俊,而后挑了挑眉。

  她本是想试探刘英俊与那背后之人是不是一伙的,如今看来,倒是她多虑。

  如是一伙,怎会不知石头含毒?

  “那这石头就是你的了?”陈琳问。

  “当然,除了我,谁有这样巧夺天工出神入化的手艺?”刘英俊一脸傲娇。

  啪——

  一把剑,横在了刘英俊脖颈上。

  陈琳手执长剑,问:“想活命的话,就告诉我,是谁把这石子给买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