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58章发现!千斤鼎之秘!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1074章剑拔弩张

  “没听到王上的话?”龚耀祖道。

  闻言,武士们分别在空位上坐下,唯有那个牵着野兽的士兵,站在中央,一动不动。

  轻歌斜靠在琉璃凤椅上,浅笑的看着那头野兽。

  野兽脊背生出蝙蝠般的一双羽翼,短小漆黑,两侧羽翼上分别有三根骨刺,黑色的皮包着骨刺就形成了翅膀,野兽躯体不大,体型就像是普通狼狗,半人高,一双猩红的眼,像是灌了鲜血,邪恶的盯着轻歌看。

  “龚将军,这是何意?”轻歌慵懒出声。

  龚耀祖瞪了眼那士兵,道:“怎么还站着不动?”

  士兵听见龚耀祖的话,忽得朝着轻歌的方向跪了下来,手上攥着链子,声音嘶哑的道:“属下听说王上用兵之道,布阵之法,出神入化,属下想请教一二。”

  “哦,你的意思是,想与本王对战?”

  轻歌手肘撑在膝盖上,上半身微微俯下,手指轻点下巴,她居高临下,目光冰冷的俯瞰着士兵,嘴角裂开一抹笑来:“你,配吗?”

  坐直身体,脊背陷入椅背,轻歌忽的暴怒起来,将手中小狼朝龚耀祖丢去,龚耀祖来不及闪躲,小狼便砸在了龚耀祖身上。

  小狼张开嘴,獠牙毕现,野性暴露。

  小狼在龚耀祖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硬生生撕扯下一块肉来,鲜血喷出,小狼重新跃回了轻歌面前的纯金龙桌上。

  龚耀祖吃痛的喊出声,他愤怒无比,忍不住朝轻歌瞪去,欲要开口,看着轻歌,却说不出话来。

  女子一改适才的雍容端庄,双眼里满是杀戮之意,那滔天而起的杀机,毫不掩饰,仿佛,他再敢轻举妄动,她便会杀了他。

  在龚耀祖眼里,轻歌依旧是先天十三重。

  龚耀祖一腔怒火,恨不得跟轻歌同归于尽。

  然而,túshā军里,有三位二剑灵师,届时,说不定杀不了夜轻歌,反而会把他搭进去,龚耀祖还没无脑到这种程度。

  故此,他只能将这口气给忍住。

  轻歌见龚耀祖有苦说不出,瞥了眼跪在地上的士兵,而后道:“龚耀祖,你以为本王不敢杀你吗?”

  如此露骨,如此狂妄!

  龚耀祖对面,刘坤坐在梨木椅上,眉头狠狠蹙着,他疑惑的看着轻歌,以他这几日对夜轻歌的了解,他以为,夜轻歌不会真正发怒,只会跟他们谨慎周旋,再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罢了,没想到,她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发雷霆。

  至此,刘坤倒是摸不透夜轻歌的性子了。

  这一刻,刘坤的确看到,她如传言那般,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可她对大局的把握,也没有任何松懈。

  龚耀祖一瞬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

  他到底是武将,不能跟刘坤那样忍下去,双手手背青筋暴起,两侧太阳穴也疯狂跳动着。

  刘坤见此,明白夜轻歌意欲如何了。

  她要激怒龚耀祖,让龚耀祖在愤怒之中丧失理智,好下手。

  偏生刘坤与龚耀祖距离甚远,众目睽睽之下又不能擅自离位阻止龚耀祖,只能干着急。

  他招来一名婢女,附耳说话,而后婢女便走至龚耀祖身边,想借机跟龚耀祖说清楚夜轻歌的目的。

  轻歌站在凤椅前,似笑非笑的看着龚耀祖身旁的婢女,她手指在迷你形态的血狼脊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点着。

  温顺的血狼忽然张牙舞爪了起来,仿似失控了般,在轻歌怀里攒动着,嘴中发出怪异之声,之后窜了出去。

  将那要与龚耀祖通风报信的婢女扑在地上,扯破婢女衣裳,婢女惊慌失措,小狼便掠回轻歌怀中。

  婢女身上没有实质性伤害,即便是衣裳被扯破了,也没露出重要部位,只是,衣衫不整的婢女,便不能再待着。

  婢女慌张,看向刘坤。

  刘坤看了看轻歌,又看向婢女,叹了口气,而后闭上眼。

  婢女见此,摸滚打爬地离开了。

  而婢女之事,更加激怒了龚耀祖。

  好个猖獗的丫头。

  毛都没长齐也敢来玄月关撒野?

  龚耀祖蓦地站起,凶神恶煞,勃然大怒,“夜轻歌,你杀我试试看?”

  龚耀祖的武士们,四五十人,全部站起,蓄势待发,蠢蠢欲动,手全部放在兵器上,随时拔刀拔剑。

  轻歌笑而不语,瞳眸里闪烁着危险的光弧。

  与此同时,李沧浪、徐炎、杨智、林崇等人全部站起,将灵气气势释放出来,犹如一场末日风暴般,气势凛然,锋芒毕露。

  人数虽比不上龚耀祖,但实力,却不是那些武士能够媲美的。

  轻歌优雅如初,她自桌面边沿端来酒杯,倒满酒,而后走向龚耀祖,小狼便乖巧的趴在她肩头,一抹血红,衬得她妖冶无边。

  在龚耀祖不远处停下,轻歌将倒满酒水的夜光杯递给龚耀祖,浅声道:“龚将军,何必发怒,来,喝了这杯酒,本王恕你无罪。”

  龚耀祖目光喷火的看着轻歌,轻歌把夜光杯往前推送,放在龚耀祖嘴边,龚耀祖闭着嘴,瞪着她。

  轻歌微笑,忽的,将酒水往龚耀祖脸上撒去。

  时间,仿佛凝固。

  龚耀祖忽然发狂,睚眦欲裂,怒火高涨,要朝轻歌扑去。

  刹那,轻歌把酒杯朝龚耀祖脸上砸去,拔出明王刀,斜放在龚耀祖脖颈上,“弑君之罪,将军可担当得起?”

  武士们和李沧浪等人对峙,刘坤朝这边跑来,试图阻止龚耀祖,这样下去,就乱了套了,而他接下来的计划,还没有实施,绝不能被龚耀祖毁掉。

  龚耀祖面红耳赤,理智全然无存,可脖子上的触感,碰面而来的死亡之气,让他渐渐冷静下来。

  龚耀祖想不通,一剑灵师的他,为何会被先天十三重的修炼者威胁。

  当然,他也想不到,那日晚上,出现在燕岭南山的女子,会是夜轻歌。

  “龚将军,你疯了不成,弑君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你想想樱子!你要连累她吗?”刘坤走上来,道。

  樱子——

  听到这个名字,轻歌咧嘴,笑了。

  那不断扩大的笑容,看在龚耀祖眼里,却是感觉到一股寒气涌入四肢百骸,毛骨悚然。

  无疑,刘坤的话,也让龚耀祖紧绷的身体松弛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