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80章深夜,灾难降临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1095章宁死不跪

  卯时,天亮了起来,玄月关的百姓子民都从梦惊醒。

  刘府新宅遭遇刺客,刺客将刘大人刘坤囚在厢房,四国王夜轻歌得知消息后,带着刑天战队和túshā军几位上将,骑着烈马赶往刘府新宅。

  刘坤在玄月关百姓们心中有着极高的地位,听到这事,大多数百姓都扛着锄头铁锹之类的朝刘府新宅赶去。

  此时,轻歌坐于烈马上,停在刘府门口。

  刘府家丁,一见轻歌来了,相视一眼后,皆是跪了下来,“王上,刘大人生死未卜,王上快去救救大人啊。”

  轻歌垂着眸子,浓密如蒲扇的睫翼将眼底的嘲讽掩去。

  “都让开,本王倒是要看看,是哪个贼人敢在玄月关撒野。”

  轻歌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提着明王刀,缰绳用力扯,便见身下的烈马蹬起了两条前蹄,跨过高高门槛,冲进了刘府新宅。

  虎子、李沧浪等人紧随其后,莲华被安排留在旧宅。

  之后,百姓们也都连轰带炸地冲了进去,家丁们意思意思地拦了下便放行。

  这一切,都是刘坤的算计。

  若轻歌没有察觉的话,按照刘坤的计划,如今百姓们应该会看到他与朝阳公主鱼水之欢的一幕。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轻歌在家丁的带领下,到了厢房外面,她看着微闭的门,勾起一抹邪佞的笑。

  密密麻麻的百姓们,都堆积在此处。

  轻歌跃下马,掠于半空,一刀过去,直接将门劈开,身体一个翻空便落在门前,大门一分为二。

  倒在了地上,里面的旖旎画面,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刘府新宅的家丁们,目瞪口呆。

  闻声而来的百姓们,满脸的不可置信。

  轻歌面色如霜,提着明王刀,站在门口,冷漠看向房内。

  屋内红色幔帐随风乱舞,因昨晚的激烈,几条红纱都被扯落了地,一张偌大锦绣床上,躯体交缠,颠龙倒凤,看得那叫个面红耳赤。

  尤其是刘坤,简直惨不忍睹,浑身上下,青青紫紫。

  刘坤意识涣散,有气无力的斜躺在床上,身边是不知疲惫的壮汉男子们,当门打开时,刘坤身上还趴着个男人……

  一夜的纠缠折磨,完全是刘坤的噩梦,混混沌沌,朦朦胧胧,以至于后半夜,他连反抗的意识都没有。

  但是,当被一刀劈开,那炽烈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时,刹那,刘坤仿佛恢复了理智,清醒过来。

  他转过头,朝门外看去,看见站在门口戏谑嘲讽的夜轻歌,以及诸多百姓。

  刘坤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来不及多想,他想挣扎着欲要出去解释,身体却使不上力,周遭还有好多个虎视眈眈的男人。

  想起一夜的疯狂,刘坤睚眦欲裂,那满腔的怒火,几乎要将站在门口的女子给烧毁。

  他刘坤,何时如此狼狈过!

  一直是他算计别人,何时被人算计过!

  十多年的隐忍作秀,全都毁于一旦。

  夜轻歌,你,好,好啊!

  刘坤瞪大眼,直接一口血给吐了出来,喷了面前男人一脸,那男人看见外面的人,吓了一跳,五官皱起,抱住刘坤的臂膀,嗓音带着哭声的:“大人,怎么办,怎么办……”

  门外,轻歌沉着脸,转过身去,下令,“刘大人不在屋内,各位,都回去吧。”

  轻歌此举,看似是为刘坤开脱,实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反而让那些百姓们心里痒痒。

  百姓们也都知趣,恹恹地往回走,但与来时的心情,截然不同。

  院落里的高树上,莲华戴着面具,黑瞳淡漠,黑发随意的披散着,他赤着双足,默然的看着站在厢房门外的轻歌。

  这一切,都是她算计好的吗?

  百姓们都消散后,轻歌看了眼身侧家丁,道:“还愣着干嘛,快去给刘大人穿好衣裳。”

  家丁还没从如此劲爆的事情之中缓过神来,轻歌的话拉回了他的理智,几名家丁连忙走进去,拿了新衣裳,为刘坤穿好。

  至于其他的男子,则是各穿各的衣裳。

  徐炎几人,看着这一幕,刹那间便反应过来,所有的一切,都是轻歌的算计。

  在他们想着如何防范之时,她便已将后路堵绝。

  “把你们大人洗干净,带来正堂。”

  轻歌拂袖而走,虎子等人,立马跟上。

  正堂。

  轻歌坐于主位,喝着下人泡好的香茶。

  “徐上将,关于此事,你怎么看?”

  轻歌仿佛是个不知情的局外人般,看向徐炎,问道。

  徐炎诧异,抬头看了看轻歌,目光又扫及四周,而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低着头,双手抱拳,道:“断袖之事,帝国法规中并没有严令禁止,甚至,在五百年前,有两名男子顶着世俗的压力成亲,属下认为,刘大人是好官,又多年未娶,看来是怕不被世俗容纳。”

  闻言,轻歌点了点头,若有所思,似是在想徐炎的话可不可行。

  另一侧,杨智站了起来,作揖,道:“王上,有情人终成眷属,不如让刘大人举行婚礼。”

  “厢房内有十余个男子,杨上将,你觉得哪个比较适合与刘大人成亲呢?”轻歌微笑着道。

  杨智将头颅压低,“属下并未看清。”

  轻歌嗤笑一声,茶杯往桌上一砸,屋内的家丁们心脏全都在颤抖,所有人,全都跪下,诚惶诚恐。

  王之怒,烈骨寒。

  “断袖并不可耻,可耻的是,刘坤身为父母官,却在府中与十来人做出苟且之事,传了出去,岂不是丢北月的脸,丢帝国的脸?”轻歌怒斥。

  跪在地上的人,没一个敢出声。

  屋顶之上,莲华随意的坐着,挑起一片青瓦,朝下面看去。

  此时,无比虚弱的刘坤被两名家丁搀扶着走了进来。

  跨门槛时,刘坤抬不起腿来,险些摔了一跤,好在两个家丁及时扶住。

  刘坤脸色惨白,luǒlù在外的脖颈处,全是青紫,那些痕迹,隐约发黑,可见昨晚之激烈。

  刘坤双眼宛如阴鸷,这一次,他看着轻歌,再没了往日的低眉顺眼唯唯诺诺。

  这个蛇蝎女人,他恨之入骨!

  他的灵魂,肉体,整整遭受了一晚上的摧残。

  在他身上翻云覆雨的那些畜生,简直不是人!

  轻歌雍容坐在椅上,双腿交叠,三千白发随意用红绳绑着,她眸光凛冽的看向刘坤,“刘大人,真是给了本王好大的一个惊喜啊。”

  家丁扶着刘坤走进了屋内,欲要搀扶着刘坤跪下,刘坤却宁死不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