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149章我对有夫之妇不感兴趣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1159章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柳川的言语让躲在树后的陈琳几乎崩溃。

  她不可置信的瞪大眼,双手扣着树皮,用力过猛导致指甲折断,鲜血溢出。

  她浑然不觉,好似感受不到痛,双肩却因怒而颤抖。

  她像是见不得光的厉鬼,躲在一边,只敢露出一双眼睛,恶毒的看着那个男人,她此生最爱。

  原来人跌落低谷,才能看清所有人的真面目。

  轻歌双手环胸,眼底闪过一道光束。

  她似笑非笑,嘲讽的看着柳川,道:“柳公子,请回吧,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陈姑娘不论怎么说都是你的未婚妻,做事之前,且摸一摸自己的良心。”

  柳川脸色骤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本王看不起朝三暮四的男人。”

  轻歌勾起唇角,冷笑:“夫妻二人,能共苦也能同甘,而不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你想做本王面首,也得问问本王未婚夫愿不愿意,当然,以你的资格,也不配。”

  轻歌转身利落的朝屋内走去,柳川猛地抓住她的手腕。

  轻歌垂眸,眼瞳寒光四起,她反扣柳川的手腕按于他后背,禁锢住对方。

  轻歌凑在柳川耳边,吐气如兰,热气喷洒在柳川的脖颈上,毛骨悚然,不寒而栗,“柳公子,别来挑战本王的耐心。”

  柳川眉头紧蹙,想要运转灵气反击,却又怕佳人恼怒,便维持这个姿势,转头看了眼轻歌,勾唇张扬一笑,闭上眼。

  与轻歌近在咫尺,他用力嗅了嗅,忘情陶醉,还带着一股子猥琐的劲儿,“不愧是四国王,这身上的香味,都是勾人的。”

  轻歌眼神渐渐变得冰冷。

  柳川吹了口气,将垂落在轻歌肩前的一缕碎发撩起,便见他以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嗓音轻声道:“四国王,近来可有被头痛症折磨?我这里有一味药,能彻底根除你的头痛症。”

  轻歌瞳眸紧缩,果不其然,柳川跟峭壁草根有关系。

  不,准确说来,是柳川背后的人,在峭壁草根下了毒药,让她头痛症愈发严重,再让柳川拿着缓解的药物来找她。

  怪不得柳川在她面前这般自信,也没了惧怕,原来有这么个杀手锏。

  柳川很满意轻歌的表情,这段时间的接触,在他眼里,夜轻歌总是风轻云淡,雍容端庄,鲜少会变脸。

  看着脸色有些不对劲的夜轻歌,柳川鸣鸣得意,竟是有种很自豪的感觉。

  这个女人,杀死了杨辛荣,能正面与秦家对抗,最终,却要承欢在他的身下。

  想至此,柳川就有些迫不及待,他恨不得立即踹掉陈琳,站在夜轻歌身边笑傲江湖,有美人如斯,这样的人生,才叫人生。

  轻歌敛起神色,瞳眸染上一层冷锐,她伸出báinèn细滑的手,抚摸着柳川的脸庞,“柳公子,关于头痛症之事,你是如何得知的?”

  柳川相貌虽不说英俊潇洒剑眉星目,眉眼之间还是有少许风韵,只是如今,蓄满了猥琐,让人看了,生起厌恶之感。

  柳川见轻歌当真对头痛症之事如此上紧,立即眉开眼笑,果然,那个人没有骗他。

  柳川很享受轻歌的抚摸,半眯起眼睛,好似流连忘返不得自拔。

  “想知道?”柳川问。

  “当然。”轻歌勾起唇角,笑。

  柳川凑上前,低声道:“你我二人洞房之日,我便告诉你。”

  林崇站在不远处,咬牙切齿,若非轻歌以眼神示意阻止了他,只怕林崇这会儿已经扑上来了。

  “是吗?”

  轻歌放在柳川脸上的手,五指忽的收拢,拳风阵阵,灵气氤氲,她握起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趁其不备,一拳砸在柳川的左眼上。

  柳川反应过来,想要以灵气为盾防备,却是发现,他属于二剑灵师的灵气盾,竟是抵不住先天十三重修炼者的攻击。

  柳川接连往后退,摔在了地上,轻歌一个箭步闪至柳川面前,抬起脚,一脚踩在柳川胸脯。

  她背对着万丈青阳,睥睨着倒在草地里的柳川,柳川左眼已经淤青,他费力睁开眼看向轻歌。

  光芒之中,女子的脸若隐若现,忽明忽灭,那一双黑眸,冰冷如雪,明晃晃恰似两把刀子。

  “滚出去。”薄唇轻启,轻歌一字一字道。

  说着,轻歌一脚踹过去,柳川便如稻草人般倒飞了出去,在半空中留下一个弧度。

  柳川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他恶狠狠瞪着夜轻歌,道:“夜轻歌,与其遭受那头痛之苦,不如与我合体,岂不是美哉?”

  林崇站不住了,拔出兵器,快速上前,一面逼近柳川一面胡乱挥动着手中利刃,“看老子不打死你这个兔崽子,四国王也是你能觊觎的?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长什么磕碜模样,老子看你就是丑人多作怪,赶快滚出去,以后见到老子记得绕路,不然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柳川被轻歌揍了,岂能又被林崇揍?

  柳川企图在林崇这里找回场面,却发现,他只要一释放丹田内的灵气,就会被一股神秘强大的力量吞噬掉。

  柳川瞪大眼,看着林崇挥来的利刃,落荒而逃,林崇见此,越发起劲,直接追着柳川跑。

  先天修炼者吊打二剑灵师,这绝对是林崇的光辉史!

  柳川消失在轻歌视野前,回头看了眼轻歌。

  轻歌站在幽幽草地上,头顶是青天白云,一袭水蓝长衫,安静沉然,气势内敛,却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压迫感。

  柳川甚至还来不及多想,林崇就提着兵器追上来了,嘴里还大声囔囔着,“刀剑无眼,刀剑无眼啊,柳公子,请多担待。”

  柳川抱头鼠窜,狼狈不堪。

  那一颗树后,陈琳身子慢慢瘫倒在地上,她抓着树皮的双手也渐渐往下滑去,在褶皱树皮上流下几道深红痕迹。

  陈琳低着头,碎发垂下,眉眼一片阴暗。

  轻歌看了眼她,双手负于身后,欲要再次往屋里走去。

  “四国王!”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陈琳蓦地抬头,看向轻歌,微微泛起血红的双眸睁大。

  轻歌背对着陈琳,听得陈琳的声音,却没有任何滞留,还要再次朝屋内走去。

  陈琳起身,跌跌撞撞跑来,跪在轻歌脚边,抱住轻歌的腿,仰起头看着轻歌,道:“四国王,求你,帮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