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18章佛陀寺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1226章契约

  她像是暗夜帝王,坐在她的龙座上指点江山,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

  风过无声,唯有她嗓音清冽。

  五千高等魔兽,此刻皆是死寂,他们在犹豫,在考虑。

  轻歌也不急,静静等待。

  东陵鳕站在她的身后,双手放在轮椅上,他像是王的骑士,眉眼皆是淡然的笑。

  以他为中心,不断朝外扩散冷气,他仿佛是从冰天雪地里走出的精灵,寒冬的使者。

  许久过去,有一位魔兽说。

  “四国王,如果让我挑选契约者建立平等契约的话,我愿意。”

  接下来,越来越多的魔兽出声。

  “我也愿意。”

  “如四国王所说,平等契约,没有主仆之分,实在不行,大不了解除契约,而且平时都是契约者挑我们,哪里有我们挑契约者的份?”

  “四国王的心意,我等都看到了,普天之下,除了四国王,恐怕没有几个人愿意为我们这些魔兽着想了,有四国王的庇护,我们也不用躲躲藏藏。”

  “……”

  轻歌勾起唇角,“北鹰,去通知túshā军,来别院。”

  “是。”

  北鹰双手抱拳,气势磅礴地走了出去。

  不多时,刑天战队和túshā军的人都来了,别院有些拥挤,即便如此,轻歌周围,还是空旷的,大家伙儿都自觉的给她空出了一大片的位置。

  看见túshā军,高等魔兽也都没有失望。

  túshā军的人,个个都是铁血铮铮的汉子,一身浩然正气,有情有义,豪情壮志,保家卫国。

  得知能与高等魔兽契约,这些铁骨男儿,平时再淡定,都激动起来了。

  之前轻歌在鬼渊山脉收服的高等魔兽只有五十头左右,刑天战队成员全部契约给,将近三万的túshā军也就契约了二十头左右,没有契约高等魔兽的战士,自然会羡慕,但也没办法,轻歌的规矩摆在这里,不是人挑兽,而是魔兽挑人。

  如若不是这样的话,也不会顺利跟高等魔兽契约。

  想要建立真正的魔兽军团,乃至于魔兽帝国,就不能把它们当成魔兽来看,也不能捧的太高,而是要拿出魔兽与人平等的态度。

  一个下午,五千头高等魔兽,都找到了让自己满意的契约者。

  这个结果,也让轻歌满意。

  东陵鳕推着她,离开别院。

  回到刘府旧宅,进了门,东陵鳕抱起她,放在美人榻上,榻子边沿,有一张桌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都很清淡,夜青天亲自操刀。

  杀戮血狼化作兽形,趴在榻子旁边。

  小扶希牵着明日香的手,走进屋子,空洞的双眼没有焦距。

  “小希。”轻歌看见扶希,温和一笑。

  这还是她出事后第一次看见扶希。

  “姐姐,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扶希说。

  轻歌眼皮蓦地一跳,普通人的预感,或许不准,但是,占卜师若是有了不好的预感,那绝对是灾难降临前的征兆。

  轻歌拉住扶希的手,捏了捏扶希的脸蛋儿,说:“没事的,别多想。”

  虽是这般说着,轻歌已经开始戒备起来了,脑子里千回百转,念头不断,暗暗思索,四大帝国战事已经结束,应该不会再出意外才对。

  现在,最大的危险就是迦蓝黑魔卫。

  轻歌的túshā军,契约了五千头高等魔兽,事到如今,就算有黑魔卫,她也不惧。

  让她忌惮的不是无虞,也不是黑魔卫,而是和安溯游、无虞同流合污的幽冥岛暗黑师。

  会是谁呢。

  轻歌抬起眸子,正好可以看到镜子里倒映出的自己,脸颊上的血魔花,颜色变淡,逐渐露出黑沉的颜彩。

  幽冥花!

  轻歌皱眉,等到晚上,房间只剩下她一人的时候,拿出月蚀鼎,用天辰铁炼制出一张面具。

  黑色面具,覆在脸上,半面妖冶,半面深郁。

  轻歌靠在榻子上,苦涩的笑了。

  姬月能出现在四星大陆,不容易吧。

  当她闻到熟悉的味道,竟然奇迹般的清醒,她不敢睁开眼睛,她怕贪婪眷恋,不肯他走。

  她也清楚,只要她说出留下来三个字,姬月可以放弃妖域的一切,用另一个身份,在四星大陆躲躲藏藏,与她相伴一生。

  然而,这不是轻歌想要的。

  她不希望自己的感情是姬月的包袱。

  次日。

  轻歌喊来林尘、嵇华二人。

  “小夜,你找我们?”嵇华道。

  轻歌点头,把天辰铁从虚无之境拿出来,两块足足有人高的天辰铁,散发出凛然正气。

  “这么多天辰铁。”嵇华讶然。

  在圣罗城,他虽知轻歌身上有天辰铁,却不曾想到,轻歌有这么多。

  于炼器师来说,天辰铁简直是宝贝,就像是饥汉面对山珍海味,不可能不心动。

  就连林尘,眼里都有了些波澜。

  “林兄,华兄,你们都是炼器师,这些天辰铁,你们需要。”轻歌道。

  她的虚无之境里,有一条天辰铁矿的矿脉,切割出这么些天辰铁,还算不了什么。

  在四星大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天辰铁,放在拍卖场上,都会让炼器师们争的脸红脖子粗,足以见得,天辰铁有多珍贵。

  “这,万万使不得,天辰铁太贵重了。”嵇华说。

  “收下吧,我这里还有。”轻歌又分割出一大块天辰铁,“华兄,这是给师父的,你带给他,他现在在干什么?”

  “他啊……”

  嵇华面露难色,“师父他老人家,蹲茅厕呢,几个时辰都没出来了。”

  轻歌:“……”

  当她没问。

  闲聊了几句,天色已晚,嵇华与林尘把天辰铁放入空间袋,走出去。

  屋子里,静谧。

  时不时响起杀戮血狼的呼吸声。

  轻歌眸光柔和的看向杀戮血狼,小狼趴着,睡的很香。

  “夜丫头。”精神世界里,响起了魇沧桑的嗓音。

  “嗯?”

  “永夜生,是个很强劲的对手。”魇道。

  “的确如此。”轻歌点头,“就算搬出隐世宗族,永夜生依旧站在大陆顶尖,不屑于任何人,不过,魇,这一次,你让我很惊讶,没想到,你的实力如此之强。”

  “那是,毕竟是活了三百年的老怪物。”

  闻言,轻歌哈哈大笑。

  片刻,有人破门而入,“王上,不好,玄月关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