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586章 诈尸的沼泽兽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1576章权利的中心

  一臂偿一臂!

  轻歌瞳眸紧缩,神色却是毫无变化。

  永夜生的意思是,要她还给秦家主一条臂膀?

  可能吗?

  轻歌眸中漾起一丝笑意。

  永夜生起身走至书柜前,从中抽出一本书,他随意的翻了几页,道:“丫头,身为一城之主,我有许多无奈,若连我都随意袒护,落花城内又有何公正?日后面对同样的事,我有何脸面去处置?秦家主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整个落花城的人都在讨伐你,说你目无法纪,无法无天,若不处置,迟早会成为落花城的祸害,秦家主在落花城,地位虽不及三大世家,可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的臂膀,岂是你说废就能废的?”

  永夜生转身面向轻歌,双瞳浮现凌厉锐气,犀利如刀刃,他面容温和,眼神平淡的望着轻歌,但那悄然之下,是无尽的危险和惊涛骇浪。

  “墨邪中了落花毒,下毒之人有可能是秦家,身为城主的你,对此,为何就能坐视不理?”轻歌冷笑,反问。

  永夜生眼底滑过一道光束,他握着古书的手不由加重了几分离岛,脆弱的纸页被揉皱。

  “那只是一个猜测而已,无凭无据,我拿什么去找秦家的麻烦?”永夜生说。

  “李嫣然不过一个总管之女,你觉得她有什么实力能够在不惊动府内侍卫的情况下把墨邪掳走?墨邪是你的义子,你难道就不心疼吗?这摆明了是秦家事先算计好,弄了一个请君入瓮的局,他不仁在先,我为何要顾忌他的身份?断他一臂已是心慈手软。”

  轻歌虚眯起眼,盈盈一笑,“不瞒义父,以秦家伤害过墨邪这条罪名,我就不会放过他,不只是秦家,包括任何人。”

  轻歌目光犹如刀剑逼视着永夜生。

  她在试探永夜生。

  两人对视,书房内沉默寂静。

  “城主,兰长老求见。”侍卫急冲冲走进来,行了一个礼。

  兰无心。

  轻歌坐在桌前,喝了一口茶,笑容淡漠。

  算下时间,兰无心已经在落花城呆了很久。

  她的目的是什么……

  轻歌双手握成拳头,来到四星大陆,她最后悔的事就是招惹了血族一群人。

  不,是一群残忍的吸血鬼。

  尤其是兰无心与梅卿尘,简直是梦魇般的存在。

  永夜生听得侍卫的话,别有深意的看了眼轻歌,而后挥了挥手,“让她进来吧。”

  “义父,我回听雨轩了。”轻歌道。

  “去吧,我说的话,你好好考虑下,落花城不是你肆意妄为的地方,在这里,以权量人。”

  “嗯。”

  轻歌随后朝外走去,迎面碰到兰无心与极北女王,两方擦肩而过。

  兰无心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夜轻歌的背影,眼神里浮现阴狠之色。

  “兰长老,蓝姑娘撑不住了,心脏药引之事必须赶快才好。”极北女王愁眉苦脸,“可这夜轻歌也不是个善茬,那什么不祥之神又一直留在落花城,我们也不好下手。”

  “蓝儿会沦落至此,都是她夜轻歌一手造成,若蓝儿出了什么事,她要赔命!”兰无心怒道。

  极北女王低下头。

  兰无心迈动双腿走进书房。

  书房内,永夜生眉头皱起,“你要参加此次的狩猎?”

  “是的,落花城的狩猎最热闹了,怎么,城主不愿意?”兰无心问。

  “城内狩猎都是落花城人消遣之事,你去,不合适。”永夜生道。

  兰无心在椅子上坐下,耸了耸肩,笑了笑,“我也算是落花城的贵客?怎么就不合适了?夜轻歌四国之王,她都能去,为何我不能?”

  “你当真要去?”

  “千真万确。”

  “此事我会找各家家主商议,等确定好了就告诉你,你先回去,落花城你想呆多久就呆多久,只要记住一点,落花城不是血族,不可闹事。”永夜生道。

  闻言,兰无心脸上浮现起了一抹笑。

  她娇艳似花。

  “那就有劳城主了。”兰无心站起来,正儿八经的给永夜生作揖。

  兰无心抬头的瞬间,眸中绽放妖异的光。

  与此同时,轻歌坐在去往听雨轩的马车,她坐在软垫上,闭目养神,思索着永夜生的话。

  永夜生是四星大陆的最强者,城主威名威震四海,但在落花城内,他非常的和蔼。

  轻歌再度想到了三大世家,阎、燕、魏。

  这三大世家之间的关系,可以说非常错乱。

  魏老深藏不露韬光养晦数十载,燕家为求自保,阎府祖爷更是有着比永夜生还高的威名。

  可以说,若非阎家至今没出几个天才,内部又一团散沙,否则早就把城主府取而代之。

  马车在听雨轩门前停下,轻歌走下马车,掀开车帘,几十名身穿盔甲腰缠宝剑的士兵,将马车包围。

  其中,领头士兵走向轻歌,单膝跪下,双手抱拳,“夜姑娘,请随我等回阎府。”

  这些人,都是阎家的府兵。

  祖爷动真格了。

  “姐姐。”旁侧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轻歌转头看去,一名侍卫抱着扶希。

  扶希身旁,侍卫们禁锢着白媚儿,白媚儿臂膀上还有伤,她咬了咬唇,脸色苍白,看向夜轻歌的目光闪烁着。

  阎府的侍卫!

  “夜姑娘,不要让属下难做,听雨轩已经被封了,你只有阎府可去。”领头士兵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轻歌轻蔑的道。

  领头士兵压低脑袋,一言不发。

  旁侧,扶希被侍卫抱着,不得动弹。

  扶希也看出了事情的关键,不哭不闹,担心的看着轻歌。

  这落花城,比想象中的可怕。

  曾经,他以为这是修炼者的天堂,直到来了落花城后,才发现,实力高的修炼者,在落花城,都成了达官贵人的奴才,侍卫。

  实际上,落花城是权利的中心。

  “祖爷说了,墨公子酒酿的不错,该天要喝喝。”领头士兵见轻歌不为所动,又补了一句。

  轻歌眼眸紧缩。

  祖爷在拿墨邪威胁她。

  “刀剑无眼,你们小心点,别伤了小公子。”领头士兵瞪了眼搂抱着扶希的侍卫,怒喝。

  轻歌的心脏微微下沉。

  阎府,是龙潭虎穴,祖爷非要逼着她去闯?

  “夜姑娘?”领头士兵看向轻歌,收起凶恶之意。

  “去阎府。”轻歌冷冷的说。

  领头士兵笑了,其他士兵侍卫们全都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