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681章 好巧,我爹也死了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1669章妖王印记的秘密

  墨邪见轻歌真的生气了,慌了神了,这几年来,轻歌还从未对自己人生气过。

  东陵鳕见此,悠然看戏,幸灾乐祸的笑了几声。

  该死的是,那笑这么好看,即便是落井下石,也是优雅的那一种。

  墨邪见轻歌越走越远,突地双眼一黑,惨叫一声,一头栽在地上。

  轻歌一愣,回头看去,心脏咯噔一跳,蓦地走到墨邪身边。

  墨邪跳了起来,满脸的笑,“不生气了吧?”

  轻歌抿了抿唇,看向别处。

  “我给你酿世间独一份的美酒,就咱俩喝,就连东陵也尝不到。”墨邪窜到轻歌跟前。

  轻歌不言。

  墨邪皱着眉,垮着脸,“医师说了,我得一直保持心情畅快,不然随时都有可能去找阎王老头。”

  听到这一番话,轻歌的脸色才缓和了不少,“墨邪,你记住,你要是死了,我就把你的尸体,tuōguāng衣裳挂在城门前,让那些爱慕你的姑娘们一次性看个够。你知道我的,言出必行,尤其是我这种最毒妇人心,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墨邪打了个寒颤,一阵恶寒直冲天灵盖,这招未免也太狠了吧?

  墨邪忽然开始同情姬月了。

  轻歌耸了耸肩,进了落花城。

  行人与修炼者见到她纷纷避让,恭恭敬敬。

  轻歌已经完全取代了永夜生的位置。

  她垂了垂眸,赫如是的传承她没有告诉墨邪,毕竟,那解毒之法还差一步,她得去找赤羽商议才行。

  进了阎府之后,轻歌将此法告知赤羽,赤羽摇了摇头,“轻歌,就算是府主来了也没办法,赫大师的法子,差的那一步,其他人无能为力。”

  轻歌怔了怔,“赫如是说,我若想炼丹,必须用精神之火以外的火种。”

  赤羽皱了皱眉,“世间火焰千万种,但能用来炼制丹药、兵器的就只有一种,那就是精神之火,用精神之火以外的火种来炼制丹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轻歌的热情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逐渐失望。

  轻歌翻看了各种古籍,从未有过关于第三种火的消息。

  夜深,轻歌沐浴过后,疲倦的回到房内。

  门打开的刹那,阴森的风扑面而来,她身后的门自动关上。

  桌旁的椅上,男子穿着宽松的袍子,猩红的发,如血的眼眸。

  寻无泪……

  轻歌瞳眸紧缩,周身泛着烈焰。

  寻无泪两侧站着几名身穿黑色斗篷脚踩绿焰的九界守护者,斗篷之下,眼神阴森。

  轻歌想要退出去,奈何,这个屋子内已结了一个阵法。

  她出不去。

  轻歌双手环胸,下颌微抬,笑的风轻云淡,“你没死?”

  “你很期待吗?”寻无泪放下茶杯,站起身子,缓步走向轻歌。

  站在轻歌面前,寻无泪轻抚那张镶嵌着幽冥花的脸庞,“真是个美人儿,难怪让姬月神魂颠倒。”

  寻无泪垂眸看见轻歌的手背,红的颜彩刺痛了他的眼。

  那是……

  “妖王印记!”寻无泪轻笑一声,“你还真是他的宝贝,你知何为妖王印记吗?他若负你,他将承受印记之苦,生不如死九十一日后死无葬身。他对自己的感情还真是自信。”

  轻歌眸光闪烁。

  姬月把妖王印记给她了,是想告诉她,他不会像梅卿尘一样做半路逃兵,他永不负他。

  他将用下半生来证明。

  轻歌苦笑着。

  真是个傻狐狸。

  “你把我害的好苦。”寻无泪围绕着轻歌踱步,“因为你,一切都没了,若非你召唤出八骨鳄龙,姬月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妖域只能是我的天下。”

  “自作自受。”轻歌淡淡的道。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彻底激怒寻无泪。

  寻无泪双眼赤红,赫然伸出的手一把扣住轻歌的后脖颈。

  轻歌眼疾手快,脚踩清风,身子快速后退。

  轻歌悬浮在半空,与此同时,一手冰,一手火,伴随着磅礴的灵气,迸射而出,直奔寻无泪。

  那强劲的力量,就连寻无泪都扛不住。

  寻无泪脸色剧变,与上回在妖域相比,夜轻歌强大了太多,出乎意料的成长!

  他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愈合,竟不是一个四剑灵师的对手。

  当轻歌的攻击即将打到寻无泪身上时,那几名九界守护者终于有所动作。

  他们一步踏出,齐齐释放出九界威压,一瞬间,似是万箭穿心,冰火元素全被碾碎,轻歌从半空摔落在地。

  她单膝跪地,轻咳一声,吐出一口血。

  九界守护者的威压,她承受不住,几乎没有修炼者可以承受。

  故此,没人能逃得出九界守护者的手掌心。

  威压越来越可怕,轻歌渐渐撑不住,逼迫至趴在地上。

  轻歌双手手肘撑着地面,眼球内爬满血丝。

  寻无泪走至轻歌身旁,一脚踩在轻歌的脊背,扑通一声,轻歌的身体紧贴着冰冷的地面。

  “夜轻歌?你说,我若拿你的命去换姬月的江山,他会给吗?”寻无泪问。

  轻歌满面清寒,眉头狠蹙。

  此刻,她不痛恨寻无泪,而是看向那两名九界守护者,“九界公正二字,与猪狗畜生有何区别?谈来不过是笑话。”

  轻歌唇齿间全都是腥热的血。

  哪怕她再强大,也逃不脱九界守护者的威压。

  几名九界守护者竟是不敢去看夜轻歌的眼神,他们身为公正之人,却也是听命办事。

  “当然,我不会这么做,你害我失去一切,我怎会轻易饶恕你?”

  寻无泪揪着轻歌的头发迫使轻歌仰起脸,他的另一只手掐着轻歌的下颌,“放逐之地有一部分海盗被姬月逼得来投靠我,他们恨极了姬月,若知道你是他的女人,他们会怎么做?哦,我要提个醒,妖域的妖魔野怪,不是人类,他们很可怕的,你们娇弱的人类女子根本受不住。”

  寻无泪起身,呵呵一笑,“把她带走。”

  绿色火焰幻化成碧绿链条,将轻歌捆住,拖着轻歌浮在半空。

  寻无泪站在她的面前,拍了拍轻歌的脸,“若你被玷污了,姬月还会多看你一眼吗?”

  轻歌身体突地扭动,卯足了劲,凑在寻无泪耳旁,一口咬住寻无泪的耳朵。

  将他的耳朵咬裂,血的味道刺激了她的灵魂。

  啪——

  寻无泪一巴掌甩在轻歌脸上,轻歌双眸在黑绿的颜彩光芒中不停变换。

  她笑的千娇百媚,“你也只配做些下三滥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