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696章 焚寂丹,善莫大焉!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1684章冰冷的怀抱

  北凰聪明一世,此时此刻却是找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

  夜倾城看着他的眼神愈发失望。

  她从未想过自己有多好,甚至经过悬崖一事后,她觉得遇到北凰是三生的运气。

  但她还是忍不住怀疑,猜测,害怕,可她心底里明白,北凰对她好。

  夜倾城闭上眼,两行泪水缓缓流淌。

  北凰攥住她的手,她一根根扳开北凰的手指。

  夜倾城看着北凰,满面泪水,她伸出双手拥住北凰。

  冰冷的怀抱。

  北凰只感到夜倾城很渺远。

  “我不怪你,也没资格怪你,只是,我不太能够接受这件事。”夜倾城转身走出去。

  北凰看着夜倾城的背影,身体僵住,他双手紧紧攥起拳头。

  夜倾城知道替身的存在,她可以忽视,这两个孩子,要她如何忽视?

  夜倾城走出清凉殿,长廊之上,轻歌凭栏眺望,听见脚步声,轻歌回头看向夜倾城。

  “那个女子心机很深,我知道。”夜倾城道:“她故意安胎,孤注一掷便是为了今天,北凰心里没她,只有我,我都知道。可,那又如何呢?”

  “你要走了?”轻歌淡淡的问。

  她太了解夜倾城了。

  轻歌擦拭掉夜倾城眼角的泪痕,“按自己的心意吧,不要后悔遗憾即可。”

  夜倾城涩涩的笑着,“以后,我兴许遇不到比他对我好的人了。”

  所有的一切,她心知肚明。

  但有些事若是发生,便无法挽留。

  夜倾城离开长廊,轻歌回到清凉殿,北凰茫然的坐在地上,有几分颓废和憔悴。

  “轻歌……”北凰沙哑的出声,“我该怎么办?”

  他实在是找不到办法了。

  他绞尽脑汁,却是越想越痛。

  那两个孩子不论是去是留,夜倾城都要走了。

  “你当初就不该找她。”轻歌道。

  她一直不喜欢替身,若有朝一日她死了,姬月可以另寻爱人,唯独不能找她的替身。

  替身的存在,并不能证明爱。

  轻歌转身离去,北凰二人,情深缘浅,有缘无分。

  轻歌回了夜府。

  夜倾城若不成亲,她会提前离开北月,前往炼丹府。

  北月皇宫,夜晚,颓废了一天的北凰心脏突地咯噔一跳,猛地冲向金銮殿。

  在途中,经过御花园时,北凰远远的看见夜倾城踏入青光之中。

  那妖孽绝美的男子朝夜倾城伸出手,夜倾城毫不犹豫的走了。

  光芒氤氲中,夜倾城回头看了眼北凰,清寒的笑着。

  一张白纸落在地上,北凰发疯似得狂奔而去,将白纸捡起。

  ——感谢皇上这些日子的照顾。

  北凰的整个人都在发抖。

  “皇上。”那紫衣女子被宫女扶着走来,女子将北凰扶起。

  北凰一把推开她,眼神阴狠凛然,“你费尽心思无非就是想留在宫中,这两个孩子,你生也好,不生也罢,朕都如了你的愿,孩子若是出生,朕便将他送往边境,往后朕的皇位继承者,自会在贤才之中寻找。”

  “来人。”北凰怒喝一声,两道暗影出现,他们将女子带到偏僻冷清的宫殿,在女子的脚踝绑着铁链。

  女子惊恐的瞪大眼,挣扎着想要出去,“滚开,都滚开,带我去见皇上。”

  一名年长的嬷嬷出现在女子面前,嬷嬷甩了甩手中的软鞭,道:“姑娘,皇上说了,此生若非死,否则你休想离开此宫。”

  怎么会这样……

  女子无力的瘫倒在地。

  她费尽心思怀上北凰的皇子,便是想得到北月的荣华富贵,在帝国凤仪天下,而非沦落至此。

  北凰独自一人在清凉殿饮酒,喝到昏死过去,还是第二日被太监发现,急忙召集御医,用了半天才把北凰救醒。

  比之皇宫的动荡不安,夜府之中倒是其乐融融。

  夜青天做了一桌的好菜。

  “轻歌,多吃点。”夜青天笑眯眯的道。

  轻歌点了点头,旁侧还坐着夜无痕与轻纱妖。

  晚饭过后,轻纱妖与轻歌在院子里聊着天儿。

  “皇上与倾城姑娘如何了?”轻纱妖问,“我听说之前进宫的那名女子怀孕了。”

  “龙凤胎。”轻歌道。

  轻纱妖叹了口气,“何必相爱相杀呢,瞧我与你哥哥多好,你哥哥这么大了,除了我之后,还从未碰过女人呢。”

  轻歌一愣。

  她初来四星大陆时,夜无痕与别的姑娘有染,直到后来夜正熊死后,夜无痕才渐渐与她们断了联系。

  轻歌眉头紧紧皱着。

  “若是在你之前,有过别的姑娘呢?”轻歌问。

  轻纱妖怔了怔,紫黑的眸里溢出悲哀,“没关系的,我不在乎。”

  轻歌略微思索,轻纱妖往后要嫁进夜府,夜无痕以前的事未必能瞒住轻纱妖。

  她可不愿再看到一对夜倾城。

  轻歌蓦地抬眸,在院墙之上看到了夜无痕,夜无痕朝她点点头。

  轻歌了然,问:“若我兄长骗了你呢?”

  “骗了我?他以前有过其他姑娘吗?”轻纱妖问。

  轻歌轻点螓首。

  轻纱妖皱了皱远山般的峨眉,随即开怀大笑,“那一定是你哥哥怕我生气,他就是太喜欢我了,才瞒着我的。”

  轻歌道,“应该是这样。”

  夜无痕松了口气,明月光下,他的脸上不由浮现笑容。

  有妻如她,此生何求?

  夜无痕满眼的爱恋,柔情似水,宠溺温暖。

  “妖儿,你做什么呢?”夜青天走出门,发现轻纱妖坐在石椅上,怒喝:“你现在怀着身子,怎能吹冷风,着凉了可怎么办?无痕,你也真是的,自己媳妇都不好好护着?”

  轻纱妖抬头看向夜无痕,眨了眨眼。

  夜无痕脸颊微红,甚是尴尬。

  他在这偷听墙角呢,夜青天怎能无情的揭穿他?

  轻纱妖朝着夜无痕笑了。

  夜无痕一愣,随即从院墙上跳下,拢着轻纱妖走进屋内。

  轻歌欣喜,“有了?何时的事?”

  “今日妖儿不舒服,医师诊断出来的。”夜青天说至此,哀怨的看着轻歌,“你看看你,一点动静都没有,何时给我抱个大胖外孙?”

  夜青天凑在轻歌耳边,小声的道:“我听说姬月那人不近女色,也不知是不是个断袖,你现在都已是落花城城主了,总算可以歇歇了,姬月若是不来,那便让东陵来吧,反正先给我整个外孙出来玩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