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32章 你咋不上天呢?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1819章等他的王主宰天地

  “何西楼就是一怂包,被女人欺负成这样,不敢还手。他不舍得,我舍得。有朝一日踏上洛王海域,我必取了那biǎozǐ的狗头,祭奠天地。”解霜花残酷的道。

  从极力隐忍的语气中,轻歌能够感受到解霜花对碧玉灵的恨意。

  碧玉灵作茧自缚,被人凌辱,何西楼更加痛苦,她怪何西楼没保护好她。

  她过于敏感极端,何西楼只要与女子见面,便是嫌弃她不干净的身体,试图另寻新欢。

  明明是她不愿何西楼碰自己,夜夜不同房,却怪何西楼不亲近她,是恶心她。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何必做这么多,累吗?”轻歌淡淡的道。

  解霜花跟在何西楼身边那么多年,起起落落,风里雨里,值得吗?

  轻歌一直都是爱憎分明的人,梅卿尘退婚,她痛苦过后立即清醒。

  若非姬月痴情心纯,她又怎会无怨无悔?

  就算再苦再累,想到那轮红月下,姬月和她一样,为了能离彼此更近一些,坚强的活着,不屈的斗争着,她便觉得,一切都值了。

  她看着解霜花,想到了东陵鳕。

  她不欠所有人,她拿全部的真元去救墨邪,闭关炼制出解毒丹药。

  她的心里只有姬月一人,从此上穷碧落下黄泉,天上人间独爱你。

  她只欠东陵鳕,那个傻子。

  “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当然,如果是他的话,他值得我这样。”解霜花道:“我从未奢求过什么,这样已经很好了。”

  轻歌眸光闪烁。

  东陵鳕也是这样的想法吗。

  才会傻到去讨论第二世的问题。

  才会拿自己生命之血,让紫月花绽放。

  真是个不怕死的人。

  另一侧,何西楼听到解霜花的话语,他摇摇头,悄然离去。

  轻歌望了眼何西楼离开的方向。

  她仰起头看向天空。

  那九天之上,会有世界吗?

  冰冷空旷的宫殿里,东陵鳕坐在椅前逗猫儿。

  猫儿有一身雪白的毛发,小脸两侧分别有三道血痕,一双湛蓝如宝石般的眼睛。

  老者手持拂尘走进来,看见东陵鳕,皱了皱眉。

  东陵鳕不愿接受任何新鲜的事物,眼里只有这只猫。

  定是紫月花没有归位的原因。

  若无紫月花,东陵鳕记不起多少年前的事,也得不到那股力量。

  好在东陵鳕体内有一些力量,而且他现在贸然把紫月花取回来,势必会惊动九界和其他势力。

  紫月花对于妖魔两族来说都是极其诱惑之物,魔君诞生,妖后觉醒,大战在即,紫月花决不能掺和其中。

  最为关键的是,紫月花脱离了轻歌的心脏,便会枯萎。

  若不然的话,老者也不会如此安静,没有动作。

  可以说,现在的轻歌,相当于紫月花的容器,暂时保存紫月花。

  老者眯起眼睛望着白猫,单手负于身后。

  青莲王是天地主宰,绝不会有儿女私情。

  “爷爷,你来了?”东陵鳕抬头看见老者,喊道。

  老者无奈的道:“王,你乃君我是臣,再不济,你也是我兄长,很多年前还拜过把子呢。”

  东陵鳕皱眉,一阵恶寒,他挪了挪椅子,抱着白猫挪了挪位置,远离老人。

  东陵鳕嫌弃的说:“本王这般俊美,哪有你这么老的弟弟?”

  老人:“……”

  年轻时,他还是青莲一族榜上有名的美男子呢,怎么就被东陵鳕这么埋汰了?

  “王,寒宫养着十名女子,皆是你的妃。”老人道。

  “妃?那是什么?”东陵鳕问。

  老人解释道:“那是你的女人,王,这天底下的女人,都是你的,所有的财富和宝藏,都归你所有,谁若有不臣之心,谁若想以下犯上,必打入十八层地狱不得好死。”

  老人周身释放强大的气场,天地震颤。

  “你的娘子和母亲,也是我的女人吗?”东陵鳕双眼迷茫,甚是好奇的问。

  老人板着脸尚未过足瘾,听到东陵鳕的话,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东陵鳕有时一问三不知,有时又能知道一些。

  老人苦着脸说,“算是王的女人,但朋友妻不可欺……”

  东陵鳕收回视线,鄙夷的道:“放心吧,就你家的半老徐娘,我是万万不会要的。”

  老人:“……”他发觉,东陵鳕变了,腹黑了。

  以前的东陵鳕,不是这样的。

  “王……”老人还想说什么,侍女端着热腾的梨花酥上来,东陵鳕手松开,怀中白猫叫了一声跳出去。

  东陵鳕异常喜爱,看见梨花酥就嘴馋,一吃便停不下来。

  老人捋了捋胡子,大惑不解,“王以前不是最讨厌糕点吗?”老人百思不得其解。

  他看着如小孩般吃着梨花酥的东陵鳕,叹了口气。

  老人摇摇头,走出宫殿。身后,东陵鳕长指夹起一块梨花酥,喂给白猫,“青歌,来,吃。”

  老人回头看去,深深太息一声。

  王,已经不是那个王了。

  但他会等下去。

  等他的王真正觉醒。

  等他的王主宰天地。

  老人的背有些伛偻,缓步走出去。

  宫殿外,老人看了眼身旁的黑衣侍女,道:“王的女人,不能有一丝瑕疵,再好好挑选。小王子出生后,我们就可以把紫月花取回来了。”

  小王子的身体,能养紫月花。

  其他的容器,紫月花都不适应。

  老人深吐出一口气。

  “王若得到记忆,不会原谅你的。”侍女颔首低头,道。

  “不原谅又如何,原原本本的他,才是青莲王。现在这样,成何体统?”老人皱紧了眉头。

  侍女抬眸看了眼老人,道:“她于王来说,很重要。”

  “能重要过天地?”老人瞪向她。

  侍女沉默了。

  “能!”一道富有磁性又极其清寒的嗓音响起。

  老人犹如晴天霹雳般震悚,他蓦地看过去,东陵鳕单手负于身后,站在不远处,冷冷的看着老人。

  那双深邃狭长的眼眸,犹如深渊。

  他是九五之尊,是天地主宰。

  此刻,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让人不得不臣服。

  老人好似看见了,多年前那个叱咤风云的青莲王。

  老人还没开始惊喜,东陵鳕便两眼一黑,一头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