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067章 她是一把谁也拿不起的刀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这夜轻歌是踩了什么狗屎运!”谈如花站在许薇身后看见这一幕,骂骂咧咧。

  许薇蹙眉。

  阿娇抬眸看向前方,眼底起一丝涟漪。

  夜轻歌真是愈发的让人惊喜。

  周边的修炼者们呆若木鸡,目瞪口呆,一个个像是石化了般。

  药宗九姑娘,乃是宗主之女,有此身份,又有可佳天赋,乃是整个药宗的掌上明珠。

  宗主竟当众让她给一个夜轻歌道歉,而且是在如此关键时候,帝君和长老们都摸不到头脑。

  二长老捋了捋胡子,若有所思,随后凑到大长老面前,满脸认真的问:“老李头,这宗主恐是吃错了药吧,难不成他有一双慧眼,发现我们家丫头骨骼惊奇是绝世天才?”

  大长老:“……”他怎么就这么不想理这二货呢。“宗主,你方才说什么,让我道歉?你可知炼制三魂九转丹的那株毒草,乃是这夜轻歌亲自摘取,若要追根究底,大宗师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夜轻歌难辞其咎,怕是要罪上加罪才能平我药宗诸炼药师们的怒

  气!”九姑娘剑指苍穹,一双杏眸怒视轻歌。

  “九姑娘息怒。”阿娇一步走出,“出现此等事是我院疏忽。”九姑娘看向阿娇,眼神愈发的冷锐,“阿娇,此前我们一同在死亡领域历练,你能被药宗大师看上,还有我的几分功劳,这件事你也难脱干系,若我知因为你们二人的纠纷险些害死我大宗师叔叔,当初在死

  亡领域我就该一剑杀了你。”阿娇面色微变,她低下头,双手拱起,“宗主,九姑娘,以及诸位炼药师,请不要责怪郡主,出主意人是我,是我想炼制出丹药来将功补过,希望能救回大宗师一命,郡主在炼药方面颇有天赋,定会辅佐我

  炼制出丹药。若救不回大宗师,九姑娘,我愿以命相抵,哪怕我的命不值钱,却也是在赎罪,天地院诸多修炼者都乃无辜,请宗主和九姑娘不要祸及其他。”

  九雀郡主微笑点头。

  轻歌转眸看向阿娇,一抹紫衣飘飘入眼。

  轻歌满眸子都是嘲讽。

  阿娇是个聪明人,见她胸有成竹,以为她有神丹妙药。

  她为了守护住天地院,就算心不甘,也会把丹药交出。

  到时,美名都让这阿娇拿了去。“阿娇师姐肺腑之言感天动地。”轻歌抬起手捻着衣袖惺惺作态擦了擦毫无泪水的眼尾,“九姑娘,以我的炼药之能无法辅佐阿娇师姐,早便听闻九姑娘大名,如雷贯耳,大宗师又是九姑娘的叔叔,事关大宗

  师之性命,哪怕只有渺茫希望,九姑娘也该出一份力,请九姑娘辅佐阿娇师姐炼制出救命神丹。”

  阿娇眼皮一抖。

  她完全是打肿脸充胖子,想要掠夺轻歌的丹药。

  至于救命神丹如何炼制,她根本就是毫无头绪一团乱麻。

  夜轻歌竟把九姑娘拉下水。

  阿娇虚眯起眸子,眼底雷霆光芒乍现。

  轻歌优雅自若,落落大方,笑着看向宗主和九姑娘。

  九姑娘收回剑,闷哼:“姑且相信你们一把,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若我大宗师叔叔有何三长两短,你们都得赔命。”

  九姑娘眼露凶光,杀意毕露。

  “明月郡主,你这鸟儿从何而来?”宗主目光落在轻歌衣襟里的火雀鸟身上。

  “天启海,风云镇,墨云山脉一位世外高人赠之。”轻歌如实相告。

  她并非蠢人,宗主看她的眼神一开始是带有怒意的,在某一个瞬间后,完全改变。

  轻歌大惑不解,直到此刻轻歌终是明白,原来是火雀鸟的功劳。

  准确来说,与那个在墨云山脉偷偷泡壮/阳泉的老人有关。

  那个老人,来历不凡,连药宗宗主都能惊动。

  既然如此那就意味着,无论如何,只要她不涉及原则问题,宗主都会庇护她。

  “此鸟乃祥瑞之鸟,会带来祥瑞,你好生养着。方才据你所说,你也会炼药?”宗主问。

  轻歌尚未回答,帝君先一步道:“月儿在四星时,得到过赫如是传承,她之所以会成为炼药师,是在用自己所有真元护住友人性命之后,发愤图强,誓要炼制出救治友人的丹药。”

  九姑娘侧目,看向轻歌的眼神悄然发生了变化。

  “倒是个至真至纯的姑娘,你既测试出了神级天赋,又何必留在这天地院小庙里,不如来我药宗。”宗主道。他相信,那个人看中的炼药师,绝对不会差了。

  九姑娘皱眉,“父亲,大宗师叔叔危在旦夕,你怎能做这样的决定,这夜轻歌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半个月我便留在天地院,我倒要看看阿娇如何炼制出神丹。”

  九姑娘看向阿娇,“阿娇,你若能救治我大宗师叔叔,往后你在药宗,就是我亲姐姐,药宗绝不会亏待了你。”

  “阿娇感激不尽,一定竭尽所能炼制出丹药。”阿娇说。

  “宗主,您是……”院长问。“我派人去神域请一只白鹤灵兽来,白鹤灵兽能一刻千万里,届时若炼制出丹药,能三刻内送往药宗,又能在三刻内带来喜讯。小九既然留在天地院,本宗亦留下。帝君,本宗无疑冒犯九州,事关大宗师性

  命,若不来天地院,本宗如何向天下万万炼药师交代呢?”宗主收回戾气,苦口婆心的说。

  帝君笑道:“大宗师之事的确是院长和三长老的疏忽,该罚,宗主也该怒。”

  “九州有你,乃帝国之福。”宗主叹道。

  宗主转眸看向轻歌,“九州之明月,帝国之灵蕴,郡主乃是灵慧之人,帝君慧眼识珠,如此天才竟被你九州捷足先登。”

  “宗主客气了,天地院培养出来的炼药师,还不是任君挑选?”帝君谦逊的道。

  宗主叹息:“大宗师奄奄一息时千叮咛万嘱咐让本宗切莫责怪九州责怪天地院,当年没能救治好明月公主是他一生的遗憾。”

  “明月寿命已尽,与大宗师无关。”帝君道。

  宗主再次看向轻歌,“江山代有才人出,一朝一代一明月,这不,帝国的明月又要冉冉升起了。”

  九雀咬牙切齿,双手攥拳。

  她亲眼送走一个明月,又怎会看另一轮明月冉冉起?她最恨的便是明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