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137章 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熙子言看了眼轻歌,道:“姬王乃是妖族之王,体内流着最为纯正的妖族血液,妖后为了能更早更好的控制姬王,在姬王幼年时,往姬王体内埋入了魔族战神之血。妖后给姬王留下了缓解魔族之血觉醒的药

  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如今姬王来到诸神天域,离开了妖后的领域,逃离了妖后的手掌心,没有缓解魔族血液觉醒的药剂,魔族之血会覆盖妖王血脉。”

  若说普通妖族融入魔族血液,尚且能够融合。

  偏生对于妖王血脉来说,这是一件非常痛苦且残忍的事。

  轻歌眸光颤动,咽喉深处似有一抹血腥味弥漫开来。

  轻歌双唇紧抿成一条苍白的线儿。

  在她的视野中,不远处的姬月还在随着每一声痛苦的哀嚎拔出血淋漓带着皮肉碎沫的骨头。

  转眼间,姬月脚下的魔骨堆积如山。

  血,在缓缓流淌。

  夜,在悄然蔓延。

  在这渗人森然的阴暗里,姬月身体各个部分随着拔骨而出现的血窟窿中,再度以疾风般的速度生长出了新的魔骨。

  魔骨的生长,贯穿了妖王血脉。

  那等疼痛超乎想象,也难以言喻。

  姬月连拔骨的力气都没了。

  他瘫坐在地上,袍子的鲜红颜彩分不清是鲜红的血液还是什么。

  咔嚓……

  轻歌踩碎满地枯叶缓缓而来,月光如瀑洒落在她身上,将其身影拖得很长很长。

  落寞,孤独,还有十分的心疼和无奈。

  熙子言看着走向姬月的轻歌,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保持缄默。

  他虽是成人之躯,然不可否认的是,他还是个少年思想。

  他离开青石镇时便是个小少年,后面偶遇机缘,误入九界。在九界中,又偶得灵果,能促使人的身体快速成长。

  此时的熙子言不懂轻歌与姬月之间难以言说的感情。

  他只知,轻歌不该过去。

  这个秘密,不开揭开。

  熙子言认为以轻歌的睿智冷静,肯定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此刻最好的处理便是漠然和忽视。

  姬月最不愿她担心此事。

  咔……

  轻歌踩断了一截枯木。

  她背朝着白月光,居高临下俯瞰着姬月。男子红袍如火,皮肤雪白,眉间的朱砂痣似有鲜血在流动,狭长双眸闪着凛冽的寒光和戾气,却是一片浑浊,不见一丝清明。魔的气息从他身上传出,方圆百里的花草树木一刹那都枯萎了,成了阴暗可怖

  的黑色。

  在亘古以前,魔族,是天地间最为恐怖的存在。

  人世间的第一个暗黑师妖莲便是出自魔族,据说是魔族第一任魔君,却不知为何,割肉断骨剔除魔君血脉。

  说起来,从古到今亿万年,魔族辉煌过,落魄过,这么多年的时间里,却也只有一任,也是唯一一任魔君。

  那便是魔君妖莲。

  还是一名女子。

  魔族践踏人族,奴役妖域,以人、妖之血为基石修炼残忍的魔族功法,可谓邪恶至极。

  而今被魔族战神之血主宰的姬月,双目更是混沌,只剩下杀伐。

  他的眼中没有心爱的人族姑娘。

  他只闻到了从轻歌体内散发出的清香。

  像是美味的食物。

  是的,那是美味的鲜血。

  属于人族女子的清香血味。

  姬月双眸染上无情残忍的猩红薄雾。

  他的嘴角两侧延伸出微微尖锐的牙。

  像古典欧洲的吸血鬼。

  血是一场狂欢。

  他猛地站起搂着轻歌的腰,看准轻歌脖颈的瞬间微张开嘴俯下身就要开咬。

  面对即将苏醒的魔,轻歌眉眼心情皆不起丝毫波澜。

  她轻轻浅浅笑靥如花,温柔地抬起修长双手,环住姬月的腰部。

  她把脸埋在姬月胸膛,听到男子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她紧绷成一条弦的神经此刻终于彻底松弛下来。

  女子温软的声音响起,“小月月,我好想你。”

  姬月的动作顿住,面上出现了呆滞。

  耳边依旧是女主幽幽清冷的声音——

  “我想你在虚无之境陪伴我的那段路程。”

  “我想你在我被退婚后舍弃十几年的努力只为博我一笑。”

  “我想你在青石镇一怒万兽慌。”

  “我想你极端又血腥的生辰礼物是自断一臂。”

  “傻子吧……”

  “真是个傻子。”

  “我不过一个人族女子,努力活着也只有几十年的命。”

  “值吗?”

  “我不知道值不值,但我知道,你不是妖域的妖王,而是我的小月月。”

  “……”

  “我爱你。”

  “姬月,我爱你。”

  “不是说要为我披上百凤朝凰吗?”

  “既然你不能来诸神天域,那我便去妖域。”

  “我要成为妖后,你一人的妖后。”

  “……”

  轻歌踮起脚尖,双手捧着姬月的脸,在男子微白的唇上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

  微微凉风中,两道一大一小的身影,几起几落,一前一后而来。

  夜蔚脊背后生出一双羽翼,眉间一轮黑月的标志,她双手环胸睥睨着这一幕,身旁是恭恭敬敬的魔族侍者。

  “那个老妖婆,连自己亲生儿子都能下此狠手,真是绝了。”夜蔚冷冷道,“妖莲的血,原来是被妖后盗走了。真是个蠢货,万古魔君妖莲之血,岂是她能控制的。她该不会还以为只是魔族战神之血吧。”

  “事有蹊跷,应该详查。”魔族侍者道。

  夜蔚目光幽冷瞥了眼魔族侍者,随即收回视线,垂眸望着轻歌与姬月的方向。

  夜蔚双手两道黑光闪耀,两把锋锐bǐshǒu在光芒之中若隐若现。

  夜蔚眼底划过一道强烈的杀意。

  “妖域之王活得如此窝囊,这种人也配成为姐姐的丈夫?痴想!”夜蔚紧盯着姬月。

  暴走黑化状态的姬月,似乎只要敢做出对轻歌不利的事,夜蔚的万道魔匕便会将姬月万箭穿心,打入十八层地狱万劫不复。

  魔族侍者狐疑的看了眼夜蔚。

  夜蔚对夜轻歌,是什么态度,又是何种感情?

  他不懂。

  夜蔚的认真超乎了想象。

  现在魔君尚未诞生,魔族战神还没觉醒,若是此时杀了姬王引起妖魔大战,那是对魔族非常不利的。

  可魔族侍者相信。

  若姬月敢伤夜轻歌,小公主绝对会杀了他。

  毫不犹豫。

  这夜轻歌……

  是什么人?魔族侍者眸光幽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