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185章 流云灵女凤,以神魂补神魂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那样他乡遇故知温馨舒适的画面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阿娇脑海里仿若有一根巨针在疯狂的搅动,疼痛撕裂她的灵魂,崩溃感碾碎她的骨头,愤怒嫉恨填满了她的心肺。

  她恨不得撕碎眼前所望的风景。

  她心心念念那么久的人,她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人,这样两个人,怎么会有交集呢?

  阿娇双目猩红到可怕,冰翎天的嘲讽更是让她如堕地狱。

  轻歌听到凄惨的叫声,转眸看着阿娇,却不知阿娇为何而此。

  “出息了,都是尊主了。”轻歌笑道。

  “就算是天地之主,也娶不到你,不是吗?”墨邪叹息一声,眉眼微垂。

  轻歌挑眸看了眼墨邪,旋即失笑,言语轻狂,“我啊,是你得不到女人。”

  “师妹,这人,你认识?”风锦小脑袋凑过来,黑眸眨了眨,好奇的打量着墨邪。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算是认识吗?”墨邪双手环胸,打趣儿道。

  风锦愣住。

  他们师妹要不要这么了不起?

  夫君是夜神宫宫主,和这位势力滔天的尊主还是青梅竹马。

  这……

  不行!风锦感觉自己有点儿缺氧了。

  果真如柳爷所说,跟在夜师妹身边,必须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否则指不定哪一天因为受刺激就嗝屁了。那可真是太惨了。

  “姑娘,方才多有得罪,抱歉!”紫藤少女的求生欲很强,走至轻歌面前,双手拱起,单膝跪下。

  轻歌微微点头,“不必。”

  紫藤少女抬眸,歪着脑袋细细打量了一番轻歌。

  从始至终,这女子的神情淡漠若寒,没有过多的变化涟漪,波澜改变。

  她身上的气质是逼人的寒,目光流转时眼底深处却是嗜血的杀伐。

  “夜深了,进古堡吧,老邪,来喝一口?”

  “舍命陪君子,走。”墨邪潇洒不羁,跨步与轻歌朝金堡走去。

  就在墨邪即将进入古堡之中时,一道红色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冲来,她想要靠近墨邪时,却被紫藤少女横空一脚踹在侧脑,整个人都砸在了黄沙之中。

  阿娇口鼻皆进入尘烟,呛得剧烈咳嗽,眼泪都要出来了,整个人摔倒在大漠深坑里,狼狈又落魄。

  墨邪回头看了眼阿娇,皱皱眉头欲要再度踏进古堡,阿娇无比的慌张彷徨,她挣扎着从深坑里爬出来,黑色的青丝黏着土沫,因紫藤少女那一脚,阿娇鼻青脸肿,左侧半边脸红肿,眼睛都肿得难以睁开。

  “公子!”阿娇用尽全力,歇斯底里的喊。

  众人全都驻足停下来,意味深长的眼神在阿娇和墨邪身上流转。

  风锦福至心灵,呵呵一笑,凑在墨邪身边,问:“尊主,你可认识这位姑娘?”

  “不认识。”冷漠无情的三个字像是一盆冷水,浇灭了阿娇的所有光火。

  阿娇身体颤抖,眼瞳扩大,意识恍惚而涣散。阿娇还想冲过去,光芒一闪,登时,紫藤少女掠来,一把扣住阿娇的脖颈,“信不信我弄死你?大呼小叫的吵什么?想勾引尊主?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你若有夜姑娘那等姿色的十分之一,便也罢了,

  真是丑人多作怪。”

  紫藤少女这一番话倒是漂亮,在警告阿娇的同时,把轻歌夸了一顿,似是想弥补之前的过错。

  她可相当清楚,此时气质桀骜又看似很好相处的尊主不过是骗人的。

  尊主,很可怕的。

  阿娇再一次摔在地上,头破血流,满脸都是殷红的血。

  暗月幽凉夜。

  阿娇坐在荒漠上,她的瞳眸里倒映出那风华绝代红袍如火的男子。

  他缓缓转身,优雅邪肆,与夜轻歌并肩离去。

  阿娇脊背拱起,犹如绝望暴怒的野兽,她匍匐在地,四肢扭曲而诡异。

  阿娇把脸埋在荒漠土堆里,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声,犹如厉鬼的哀嚎,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风锦看着阿娇那模样,嘲讽的话到了嘴边,最终如鲠在喉,难以开口。

  他曾也仰慕这个女人,站在天地院至高点,那样的华贵雍容,不论是谁,见她都得躬身喊一声阿娇师姐,那是她的荣耀。

  他始终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为何让她沦落至此,让她的心扭曲不成样。

  众天地院弟子们一阵唏嘘。

  他们看着阿娇辉煌,又看其没落灰败。

  风锦犹豫再三,终于走到了阿娇身边。

  他伸出手,拥抱住阿娇。

  阿娇挺直了颤抖的身躯,沾满了黄沙的脑袋拔出来,茫然的看向风锦。

  阿娇猩红的眼眶里爬满血丝,蓄满了泪水。

  “师姐。”风锦所言,熟悉的两个字让阿娇咬牙,泣不成声。风锦轻拍阿娇的后背,抬头望着在黄沙翻滚下朦胧的明月,声音幽长夹杂着无奈的叹息,“师姐,你可知,三年前我进入天地院时,我被一些师兄欺负了,你一身正义浩然而来,说,同院弟子不可互相埋汰

  你跟我说,这世界不乏有天才,可天才都在努力,你又有什么理由自甘堕落呢?”

  阿娇眸光颤动。说至此,风锦声音顿了许久,才继而道:“后来有一次花灯节,我与几个小师弟被一些散修者欺负险些丧命,当时院长和长老们还有龙老大都不在,是你,毫不犹豫,不顾危险而来,把我们救走。为此,你

  落得一身伤痕,你还说,你不疼。我知道,你可疼了。”

  “你说,你是天地院的支柱,不论何时,你都会是永垂不倒的支柱。”

  “我一直在想啊,究竟是什么,让你改变成这样,我眼前的师姐,还是那个师姐吗?”“可是,根本没人对你做什么。仅仅只是因为夜师妹太过于优秀,仅仅是因为现在的她取代了你,成为天地院的支柱吗?师姐,你忘记曾经与我说过的话了吗。若你正在失败,正被淘汰,你不该去埋怨这个

  世界无情的法则,也不该去埋怨强者更强,天才更优秀,而是应该从自身去找原因,应该让他们激励你,而非把你变得人不像人。”风锦的话中,难掩深深的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