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187章 九辞殿下!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后来,我身中四星十大奇毒之首的落花毒,落花毒发作,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把我的‘尸体’拿去火葬。在火光亮起时,我仿佛看到一人狂奔而来。”墨邪说。

  莫紫藤双眼发亮,“是夜姑娘?”

  墨邪眼神温柔,又很幽远,那一刻的场景好似历历在目。

  他本是半只脚踏上棺材板黄泉路的人,是夜轻歌硬生生与天斗,与人斗,与鬼神命运斗,竟把他从地府里拽回来。

  真是个富有传奇色彩又很是任性的女子呢。

  这样的她,叫人如何不着迷。

  他与东陵鳕之间,大多数都是惺惺相惜。

  “后来呢,后来怎么了?尊主大人那种境况,夜姑娘是如何逆转的呢?”莫紫藤醉意全无,兴致盎然的望着墨邪,等待着下文,好似已身临其境,陷入那日火光纷然的画面里。

  “她用身体扑灭所有的火,她本有十粒神级真元,全都给了我,护我之命。那段时日,她孤身一人进入炼丹府,接触她一概不知的炼丹之术,最终炼出神丹妙药救我性命。”

  说至此,墨邪满眼都是心疼。

  世人只看她为王的风采辉煌,唯独亲近之人才知她是千锤百炼九死一生。

  轻歌神情恍惚,若有所思,那些事,仿若昨日,又好似非常的遥远,但经历过的苦痛和幸福却是非常真切的。

  十粒……神级真元……

  “我去!那可是神级真元,还是十粒啊。”风锦惊呆了,这完全超乎了他们的认知。

  他们只知夜轻歌曾有十粒真元救人之命,却不曾想是神级真元,难怪眼前人会成为可怕的尊主,神级真元功不可没。可以说,墨邪的今日,与夜轻歌息息相关。

  阿娇便在不远处,还是狼狈呆滞,她窝在黄沙之中,静静聆听。

  她的眼瞳微微睁大。

  他们之间,还有着那样的过去。

  爱情?不,爱情用来形容他们的感情太牵强。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情谊,抛头颅洒热血,患难生死,无所畏惧,早已融入彼此的生命。那是……冥冥之中天自定的羁绊,是一腔孤勇的柔光。

  阿娇苦涩的笑着。

  在墨邪走向夜轻歌,看到他们彼此认识,感情如此之深。

  那一瞬的阿娇崩溃,如堕绝望的深渊。

  她想啊,凭什么,夜轻歌何德何能,夜轻歌是不是天生克她呢?

  既生娇,何生歌?

  直到那些尘封的往事从墨邪嘴里说出来,骤然,阿娇恍然大悟。

  凭什么的那个人是她!她何德何能,凭什么这样的男子会爱上她。

  十粒神级真元!那是什么概念,是夜轻歌放弃了一个成神的机会。

  再看夜轻歌神情淡淡,没有任何的后悔之色,阿娇陡然生出了一种无力感。

  夜轻歌曾说,我从未与她抢过天地院。

  这条征途之路的终点,不仅仅是天地院。

  阿娇无力的倒在地上,秘境大漠的夜空稀疏点点。

  墨邪还在继续说着那些往事,说龙凤山,她被桎梏,置之死地而后生。

  她与血魔斗争,与不公的命运斗争。

  众人看着轻歌的眼神再度变化,是深入骨髓的敬重。

  这样的人,该得到任何人的敬重。

  “丫头,这男的是你小情人吗?”凤栖的声音在精神世界里响起,轻歌险些一口酒水喷了出来。小情人,什么玩意儿。

  “尊后,你该不会看上了他吧?”轻歌诡异的说。

  “本后一向看脸,这厮戴着面具谁知长什么样。”凤栖冷哼一声。

  轻歌嘴角微抽,不再说话。远古凤栖尊后,竟也颜控?倒是个稀奇的事儿呢。

  “听说你以前过的很凄惨,被男人给卖了。”轻歌道。

  “呵,本后富可敌国,爱慕本后的天才男儿能从天域之南排到天域之北,那叫个潇洒,男人,算什么东西?”凤栖傲然的道。

  轻歌算是明白了,凤栖三句便要提富可敌国。

  轻歌双眸一亮,心里打起了小九九,“尊后大人,你当年富可敌国,那些宝贝啊,金币啊什么的,是不是藏起来了。”若她寻得,她也富可敌国,可以养一百个小白脸了。

  小月月:“???”夫人这种想法很危险的,不可以哦。“嗯,藏起来了,藏了很多,什么神兵神器,什么极品灵宝,还藏了一些俊美男子,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美男应该也是白骨一堆。不过你若不嫌弃的话,那些白骨也是能赏给你的。”凤栖言语间有

  一抹得意。

  她可是个守财奴。

  富可敌国,那都是往小了说。

  轻歌:“……”藏着美男是什么鬼,她对美男死后的白骨一点兴趣都没。

  宝藏……那可是真正的宝藏……

  轻歌何止是心动,呼吸都急促了几分,“藏在了哪里?”

  轻歌甚至已经开始幻想,手握神兵利器,契约超神兽,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开挂的人生简直不要太爽了。

  “本后忘了。”凤栖道。

  轻歌:“呵呵。”再见。凤栖颇为尴尬的干咳一声,解释道:“你想啊,本后何许人也,富可敌国,日理万机,还有那什么狡兔三窟,为了不轻易被人发现宝藏,特地分了好几个地方藏着,还机关重重,这么多年过去,谁还记得?

  ”她没说的是,她的记忆里,有一部分是空白的。

  那段空白记忆,不知是随着岁月自然消失,还是被人挖除了。

  轻歌痛饮酒水,一喝便是好几坛。

  轻歌脸上难掩失望,那是错失了十几个亿的挫败。

  “你这丫头,本后难道不比那些神兵灵宝更好吗?”凤栖问。

  “不。”

  “要神兵还是要本后?”凤栖难掩傲娇。

  轻歌:“要神兵,要灵宝,尊后是什么,能吃吗?”

  凤栖:“……”丫头,你怕是对力量一无所知。

  这一夜,天地院弟子,邪恶之势的众人都已喝醉,全都七歪八倒。

  只剩下轻歌与墨邪坐在寒冰椅上,轻歌与之对视,红唇勾起笑容,笑意逐渐扩散,蔓延至眼底。

  “老邪,好久不见。”若似,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打招呼。公子邪,墨美人,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