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256章 北寒凶兽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死——

  了——

  轻歌眸子微微一缩,浑身上下,四肢百骸皆被冰冷如雪的凉意覆盖。

  这些日子以来,她刻意不去想那些事,便以为天光能够放晴。

  每一夜都是梦魇连连,心脏像是裂开了一道口子,她清楚,一定出了事。

  可她从未想过,那个风华绝代,潇洒不羁,又时而腹黑傲娇呆萌的小月月,会死。

  难以想象这一天的到来。

  熙子言本以为轻歌会很崩溃绝望,难以控制住情绪,毕竟,二人多年的感情也是由他一路见证。

  他深切的清楚着,他们于彼此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缺一不可。

  然而,轻歌很平静,宛如暗夜下不起涟漪波澜的湖,偏生平静的湖面之下,暗藏惊涛骇浪。

  熙子言朝轻歌走去,手放在轻歌身上,低声安慰:“事已至此,节哀。”

  “如何死的?”轻歌淡淡的问,语气平缓,仿若没有听到那惊天的消息一样。

  “去妖脉妖骨,铸造神骨之时,没有熬过去。”

  很平淡的话语。

  轻歌闭上眼却能看到那血淋漓的场面。

  她的小月月啊,为了靠近她,不惜连着骨头血肉拔掉自己身上的刺儿。

  最后啊,连人都没了。

  轻歌不懂的是,她与姬月之间既有骨髓烟,若姬月出事,为何她还安然无恙?

  莫不是,神骨的原因?

  “骨灰都没吗?”轻歌问。

  “被埋在鸾凤南山。”

  那是九界的一处地方。

  “带我去。”

  “”

  九界,鸾凤南山,细雨过后,山脉下空气里散发着清新的泥土香。

  一座新坟立着。

  轻歌站在坟前,脊背挺直,双眼凛冽过后是愈发的空洞。

  她的脑海一片空白,窒息感填满心肺,完全无法思考。

  到现在为止,她人还是恍惚的,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轻歌”熙子言喃喃出声。

  “让我静静吧。”轻歌盘腿坐在碑前,抬起手,指腹摩挲着那力透碑面的‘姬月’二字。

  “好。”

  熙子言欲言又止,犹犹豫豫,抬起的手复又放下,最终还是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陷入悲伤的人,不要去劝慰。

  她比任何人都知节哀顺变的含义,也比任何人都痛苦。

  轻歌头靠着冰冷的石碑,仿若那就是她宠妻如命的丈夫。

  她的双手轻微抱着石碑,眼神清灵的看向前方,好似透过那若有似无的风,看向更久远的往昔。

  “小月月,我冷。”

  “我疼。”

  “我瘦了。”

  “我看见了父亲,他比我想象的还要人高马大。我也看见了母亲,她好落魄狼狈,我连拥抱她都是奢侈呢。”

  “小月月,你想我了吗?”

  “你不会丢下我一人的,是不是?”

  “你说话呀。”

  她耷拉着脑袋自言自语的低声轻喃,除了风声呜咽,树叶吹拂沙沙作响以外,得不到任何回应。

  她并不比任何人坚强,只是在面对千锤百炼时,她比任何人都能吃苦耐劳。

  她想哭啊,可为什么,眼眶甚是干涩,一滴泪都成了奢侈吗。

  咽喉酸痛,心早已麻木。

  习惯了。

  早已习惯面对上天赐予的苦难。

  唯有接受。

  她便这样坐了许久。

  从白天到黑夜,从黑夜到白天。

  她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没有体温,任由风吹,动也不动。

  便是呼吸,都很轻微。

  她垂下的眼眸,浓密漆黑的睫翼在眼睑之下铺盖一层浓厚的阴影。

  在暗处,九辞远远的望着轻歌,不敢走近,满眼心疼,就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九辞就怕这一日。

  这些天,他躲在九界不问世事,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如此才能不去想,以为能躲避了。

  九辞皱起眉头。

  为什么不哭呢?

  这样放空麻木的状态,才叫人心疼。

  仿佛灵魂已经随着姬月,去了西天取经。

  细雨微微的下,九辞正欲解开披风,走向轻歌。

  突地,一声凄厉的哀嚎声,让他愣在了原地。

  啊

  整整两日没有任何动静的女子,突地仰起头,苍白的脸迎来雨下。

  渐渐的,狂风骤雨,滂沱而下。

  像一把把刀剑,猛烈拍打着她的身体。

  她忽然眼神一狠,面前的石碑被雷巢里强大的精神之力碾碎为齑粉,随着轰然一声巨响,石碑碎裂。

  她跪在地上,往前爬。

  双手不停地扒拉着草垛土堆。

  被雨水洗刷的新坟,挖起来倒也畅通无阻。

  沾水的泥土弄脏了一身似是浑然没有察觉,身下是挖出来堆积在两侧的土堆。

  终于,在湿泥之中,轻歌看到了一口棺材。

  做工很精致的棺材。

  她皱了皱眉头,张了张嘴,想要说话,顿觉嗓子疼痛到无法开口。

  她拿出明王刀,一刀劈砍开棺木。

  馆内,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轻歌愣住,旋即,丢了明王刀,用双手来挖土。

  “人呢,人呢,人在哪?”

  她慌了。

  新坟的土被她挖三尺,又开始挖旁侧的地。

  双手指甲翻折,十指血肉模糊。

  她声声凄厉的喊着,直到嗓音彻底的沙哑。

  轻歌双肩抖动,低着头,湿漉漉的银发黏在脸颊两侧。

  她匍匐下身子,脸侧贴着新泥,闭上眼,黑如浓墨的睫翼挂着点点晶莹的水珠,转瞬又被雨水冲刷,被新的水珠取代。

  她便如此,昏昏沉沉的睡去,没了任何的意识。

  所有的困难,她都能熬下来。可唯独姬月之死,让她一时间惊慌失措。

  像是,找不到活着的意义了。

  九辞终于踏步出来,披风裹着轻歌,横抱起轻歌。

  “母亲父亲”九辞低声喃喃。

  母亲过的很落魄?

  他从未去了解过他们的事,甚至不知他们是谁,只因于他来说,比妹妹还要陌生。

  他低头看着轻歌惨白如纸的脸,眉头压低,紧抿着唇瓣。

  若说在此之前,对于妹妹,他还只是有着模糊的概念。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何为兄长。

  兄如父,如天,如刀。

  他的动作愈发轻柔。

  他想守护着怀中的女子,想为她斩妖除魔,为她顶天立地。

  “轻歌,你好,我是哥哥。”

  九辞站在大雨滂沱中,忽然抬起头笑的邪肆又温柔。像落魄无家的王子,掩不住骨子里衍生而出的华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