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280章 姑娘,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顾熔柞尚未出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他呆若木鸡,微微瞪大双眸错愕不已的望着站在鎏金桌前的墨邪。

  墨邪甚是失望的轻叹一口气,“襄王有情,神女无意。”

  墨邪转身移步往下走。

  放眼盛宴之地,除却轻歌的双龙金宝座外,便是王轻鸿的位置最为尊贵了。

  不多时,墨邪走至王轻鸿面前,敛起笑意,目光阴寒的望着王轻鸿,“王公子,这位置,本王要了。”

  没有任何客气的话,更未有挑衅之意,仿佛是那么顺其自然的一件事,高高在上的姿态,彻底激怒了王轻鸿。

  王轻鸿虽忌惮凭空出现的邪王,更多的却是不以为然。

  “小心为好,此人较为怪异。”南雪落提醒。

  王轻鸿轻哼一声,灵魂传音道:“什么北灵境地的邪王,不过是被夸大了罢。还真能翻天不成?”

  王轻鸿放下手中酒杯,双手环胸,身子往后靠,连带着椅子微微倾斜,他抬眸似笑非笑的望着墨邪,说:“邪王,抱歉,这位置是我的。”

  然而,王轻鸿的话音才落下,轰然一声,便见椅上的王轻鸿消失不见,不远处尘烟滚滚多出了一个深坑,王轻鸿四肢在外挣扎挪动,脑袋深陷进荒漠的滚滚黄沙里。

  墨邪弹了弹红袍上的灰,似是不解的说:“现在的孩子,怎么都听不懂人话呢?”

  墨邪擦了擦桌椅,这才缓缓坐下来,交叠双腿,端起酒杯,指腹摩挲着杯面纹路,随着他缓慢摩挲的动作,诸君的心脏好似都已提到了嗓子口。

  王轻鸿挣扎了好半天才把脑袋从土堆里拔出来,头发粘着黄沙披散下来,一坨一坨好是狼狈,却是不见那王家公子的风采。

  王轻鸿双手攥拳,眼眸喷火,咬牙切齿的劲儿。

  王轻鸿异常之愤怒,抬起手来,一声令下,“吾乃王府长子,你纵使是北灵境地之王,也莫要失了分寸,这天域之天,还轮不到你来遮。诸位幻灵大师,请替我教训这不知好歹之人!”

  随着王轻鸿振臂一呼,跟随王轻鸿而来的幻灵境强者们的,脚掌踩地,拔出兵器,掠过长空,直奔墨邪而去。

  墨邪微微侧着头,眼底流转着森寒凛冽的流光。

  他如屹立大地的高山,千百年来也不曾被撼动过。

  面对十位幻灵强者的联手合纵之攻击,墨邪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

  王轻鸿咬碎一口牙,恨之入骨,眯起阴鸷的眼,恨恨的瞪着墨邪,“不知所谓,此一次,叫你有死无生!”

  “你低估他了。”南雪落摇摇头,幽幽道。

  王轻鸿始终是不以为然,“南阁下,我知你之顾虑,但我王府精锐的十位幻灵强者,也绝不是吃素的。”

  南雪落不再说话,默不作声,只是发出了一声轻嗤。

  天地,风起。

  狂风席卷滚滚黄沙。

  荒漠之上重重光影。

  杀气,暴涨!

  十名幻灵境强者从四面八方逼向墨邪,断了墨邪所有可以逃走的生路。

  而在他们合纵的十来把兵器即将把墨邪身体贯穿无数个血窟窿时,墨邪抬起头来,三千黑发迎风飞扬,金色面具倒映出的光甚是刺眼,叫人不敢直视。

  镶嵌在面具上的那双眼,妖孽,邪佞,像堕落的魔。

  刹那,墨邪抬起手来,一把玉骨扇,十道碎锋刺迸射而出。

  一刺封喉!

  所有幻灵强者尚未接近墨邪的身,就已停下来。

  轰!轰!轰

  他们接二连三的倒在地上,脖颈上忽然出现了一条血线。

  鲜血,不停往外汩汩翻涌而流。

  十个幻灵强者,转眼就成了十具尸体。

  墨邪啪啦开扇,深藏在尸体之中的十根尖刺皆调转回头,隐匿进玉骨扇内。

  墨邪摇晃着玉骨扇,一阵阵的风在扇下起。

  白月之下,荒漠之上,公子邪王,绝代风华。

  那金色的面具,是他不悔的象征。

  那一袭红袍,是他王的火焰旗帜。

  墨邪踩着尸体往前,稍微抬起的目光,落在不远处惊骇震惊无法说话的王轻鸿身上。

  走至王轻鸿面前,墨邪合拢玉骨扇,以扇挑起王轻鸿的下颌,迫使王轻鸿与之对视。

  墨邪微微侧着头,那入骨的邪佞魔气叫人害怕不已。

  “王公子,本王在你眼中如此不堪吗?这些废物,也敢用来对付本王?”墨邪疑惑的问,似是不明白王轻鸿为何在怎么做。

  忽然,墨邪眯紧双眸,一脚踹在王轻鸿的脸上。

  这一脚,把王轻鸿踹出十几米远,接连砸碎十几张桌椅。

  便在王轻鸿要从废墟狼狈中爬起身子时,一道红影掠来,墨邪攥起王轻鸿的头发,将其提起。

  墨邪冷笑一声,“王家公子便这点出息?天域的顶级豪门,也如此没落吗?真是叫人失望呢?”

  林墨水看了眼墨邪,眸光微微闪动。

  她深知,墨邪如此做,是想把王府的怒气引到北灵境地来。

  这样,便不会去注意夜轻歌了,可谓是用心良苦。

  墨邪要杀了他!

  王轻鸿身子如同筛糠般颤抖又惊恐不已,面色白的吓人,嘴角流出一丝血迹。

  眼前的男人,是个疯子。

  如传说中一样,喜怒无常,阴晴不定,杀人做事全凭心情。

  显然,王轻鸿激怒了他。

  林墨水将双眼闭上。

  墨邪若斩杀王府长子,王府怒火滔天,不会再去管一个小小的夜轻歌。

  这样的心思,轻歌又怎会不知呢。

  轻歌把酒杯放下,欲要阻止。

  林墨水蓦地掠至轻歌身旁,báinèn的手放在轻歌肩上,按住轻歌,“夜姑娘,请相信我王。”

  轻歌转眸淡淡望了眼林墨水,林墨水咧开嘴一笑,“听说夜姑娘英勇无比,顶天立地可敌男儿,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真并非虚传,真叫人喜欢。”

  轻歌抿了抿唇,颔首点头。

  “夜姑娘,初次见面,失了礼貌,我叫林墨水。”林墨水粲然的笑道。

  夜倾城冷冷看向林墨水,犹若野兽蛰伏而警惕。

  那侧,王轻鸿惊恐的瞪大双眸。

  这个男人,疯了。要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