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283章 皇图霸业一场空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从轻歌出现在盛宴,雷霆手段,风云色变。

  她能屈能伸,进可杀敌千万,退可孤守城。

  方才,她一怒呵斥南君主,而今,她三言两语一笑泯恩仇。

  她的所作所为,一颦一笑,或喜或怒,看似毫无章法,实则步步惊心环环相扣,细细思考过后便会震撼于其细腻缜密之心思。

  轻歌与诸君纷纷敬酒过后,起身笑意盈盈走向顾熔柞、萧日臣。

  萧日臣爽朗大笑,“果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fēngsāo数百年,如今本君也算是真正明白了此话之含义。姑娘为我dōngzhōu夜主,实至名归,当之无愧。”

  轻歌为dōngzhōu霸主之事,已是板上钉钉,此时就算顾熔柞后悔也没有余地。

  忽然之间,顾熔柞双眸之中暗光闪烁,他猛地眼神犀利瞪视着轻歌,似是想到什么人神共愤之事,袖下双手攥紧为拳,双肩与腹腔因怒意而不住地颤抖着。

  此时此刻,顾熔柞幡然醒悟。

  夜轻歌来dōngzhōu盛宴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霸主之位。

  哪怕只是一个虚名便也足够她征战天下。

  在此之前,她将北灵境地邪王搬出来,走这迂回之路,便是为了他有坐山观虎之想法。轻歌朝着萧日臣颔首点头,“萧君一代名将,若说这江山才人,虽有后起之秀锋芒初绽,却是不及在座的诸位。我等后起之辈是守江山之人,而诸君前辈才是打江山的战士。若论才人,我还是个后辈,谈不

  上其他。”

  轻歌言语甚是谦逊,萧日臣闻言频频点头。

  “既不恃才傲物目中无人,更不妄自菲薄苟且偷安,虽为女流,却是女中尧舜,横刀立马,顶天之巾帼。”萧日臣虽与顾熔柞兄弟互称,却毫不吝啬对轻歌的赞美,眉眼之间的笑意是毫不掩饰的欣赏之情。

  轻歌望着眼前成熟睿智,稳重儒雅的男人,难以想象,他便是红娘口中的萧郎。

  这世间大多数的人,仅仅只是披着人皮的厉鬼而已,否则便不会有衣冠禽.兽了。

  轻歌淡淡一笑,“萧君谬赞。”轻歌转头,看向气结的顾熔柞,“轻歌今日能为dōngzhōu霸主,还得感谢顾君对轻歌的扶持,知轻歌来dōngzhōu,特大费周章设霸王宴,盛情宴请诸君来为轻歌作见证,顾君之用心良苦,顾君之恩,轻歌必然铭记于

  心。”

  听到轻歌和和气气以表感谢的话,顾熔柞本就升腾在咽喉的怒火,硬生生攻心而去。

  从夜轻歌盛气凌人而来时,此场盛宴的主导权与发展轨道都已经不在顾熔柞的掌握之中了。偏生伸手不打笑脸人,明明怒不可遏,顾熔柞还得端起酒杯,皮笑肉不笑,道:“dōngzhōu虽不比南北二洲之繁华,却是散修者最多的地方。我dōngzhōu,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胜者为王,强者为尊。虽说残酷,但正因为这一份残酷,来dōngzhōu的修炼者,可以不问出身,不问来路,如此才是真正的公平。但dōngzhōu,是我顾熔柞之dōngzhōu。dōngzhōu修炼者,是我顾熔柞之兄弟,若有朝一日你以权谋私,做出谋财害命伤天害理十

  恶不赦之事来,本君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顾熔柞算是个聪明的,霸主之位是他觊觎的,他之所以暂时放任,主要还是北灵境地的威胁在。

  他这一番话,是在为自己日后的野心埋下伏笔。

  “本君今日赏识你夜轻歌之雄韬武略,把你送上dōngzhōu夜主之位,是相信你的能力,也相信在你手中,诸君更好,dōngzhōu更好。霸主之位,有才有能力者得之。但他日,本君亦能把你夜轻歌踢出此位!”

  顾熔柞手中酒杯猛然砸在桌上,一面桌碎裂,黄沙轰然飞扬。

  他气势十足,声如洪钟,嗓音似雷迸发出去,盛宴诸人的耳膜好似都在鼓荡。

  顾熔柞到底是八君之首,哪怕此刻还在想尽办法为自己立威立信。

  面对顾熔柞的雷霆怒喝声,旁的年轻修炼者只怕早已吓得瑟瑟发抖两股战战,偏生轻歌手执酒杯,轻微摇晃白玉酒杯,酒水起涟漪,杯口水面倒映皓月当空星辰浩瀚之景。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顾君是在质疑自己吗?”

  轻歌说罢,一口饮尽杯中酒,她微扬起脸,闭上眸,感受烈酒滑过咽喉的滋味。

  良久,轻歌睁开眼眸,回身走。一面走,一面说:“我今日敢坐在这个位置上,便是坚信,整个dōngzhōu,除我之外,没有一人堪当此任。我说了,dōngzhōu有我为主,他日dōngzhōu亦能与南北二洲一样是尊贵的存在,而不是那些顶级豪门世家眼中的

  莽夫。”

  顾熔柞脸色微变。

  夜轻歌岂不是在说,他顾熔柞是自己没有能力,才把位置交给夜轻歌!

  好个反将一军!

  萧日臣若有所思的望着轻歌。

  轻歌优雅坐在双龙金宝座上,“自今日始,dōngzhōu,冠我夜姓,是我夜家的dōngzhōu!”

  轻歌咧开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那笑妖孽极致,又清寒如冰。

  朦胧的夜色里,诸人只看见她火红的裙摆犹若胜利旗帜的一角在刺骨的寒风中飞扬。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便是顾熔柞都震惊了。

  这世上,为何有如此之狂的人!

  连他顾熔柞都不敢把dōngzhōu冠以夜姓。

  难道夜轻歌要把dōngzhōu建造成她夜氏皇朝吗!

  开什么玩笑!

  顾熔柞怒而瞪着双眸!

  他看了眼不远处的墨邪,生生把怒意憋了回去。

  夜惊风在人群之中,远远的望着自家的女儿。

  那样的陌生。

  甚至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

  这——

  是他夜惊风的女儿啊。

  夜惊风无声的笑着,却是热泪盈眶,鼻腔酸痛。

  他清楚,孤身一人,便是天赋再过人的修炼者,要从小小的四星一路走到这个地步,要付出这样的辛酸汗和泪。

  轻歌坐在宝座之上忘情的喝着美酒儿。

  月光下的荒漠,诸人眼中的夜主。

  所有的人,静静的望着她对月小酌。

  良久,纤纤玉手握着酒杯放于桌上。

  “夜深,诸位,回吧。”

  她一声话下,一场名动dōngzhōu的霸王盛宴,到此结束。而今日过后,夜轻歌之名如一记闷雷,响九霄,彻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