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323章 都是风流惹的祸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九辞揭了杀夜轻歌的悬赏,数月来毫无动静,兴许是九辞没有兴致了。过程如何不重要,只要夜轻歌是死在天雷劫中,九辞便拿不下王府。而且不还是有个燕府在吗,蠢

  货,你在怕什么?”南雪落冷嗤,颇为愠怒道:“此次过后,一月之内,我必定恢复肉身,到时,便是九辞要斩杀王府,有我在,区区九辞也算不得什么。王轻鸿,届时,你便是我的大功臣,

  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哪怕夜轻歌只有一线生机,她也必须全部斩断,如此,方能取胜。

  闻言,王轻鸿吞咽口水,随即走向燕留芳那里。

  “精灵王室的纯正血脉?”燕留芳错愕,眼眸微缩。

  旋即,燕留芳冷笑,“我怎知你说的是真是假?”“燕公子学识渊博,见多识广,整日闷在燕府读书,自然应该知道复田阵法。复田阵法需要精灵血脉为阵引来开启阵法,这一点燕公子应该得知。关押在地牢里的美人的确

  是精灵血脉,但并非精灵王室,所以她那废物之躯根本撑不住复田阵法的雷电之力,所以,阵引是夜轻歌!”王轻鸿道。

  燕留芳轻瞥王轻鸿,“她既已渡天雷劫,便是精灵王室的血脉又如何,我为何不退而求其次,要了地牢里的女人。”王轻鸿轻笑,“燕公子身为燕府少主,该是有野心之人,有着王室血脉不要,你甘心吗?你担忧的不过是映月楼九辞而已,若夜轻歌渡劫成功,等她从天雷劫中活下来,又

  有九辞虎视眈眈要她的命,燕公子你便是真的不敢有所动作了。可若结合你我二人之力去阻拦夜轻歌渡劫,她死在天雷劫的那一瞬,保住了夜轻歌的一条血脉,于燕公子来说,都是无上的好处。而夜轻歌又死于天雷劫,你我,都不会

  激怒九辞。”

  “保住血脉需要极品灵宝,此次来dōngzhōu匆忙,我手中没有那等极品灵宝,若无灵宝,保不住血脉,所做一切都是无用之功。”燕留芳情绪如初,语气平稳,轻描淡写的道。

  燕留芳脸皮一扯,眼中暗芒稍纵即逝。

  片刻,只见燕留芳皮笑肉不笑,从空间宝物中取出血红色的极品灵宝:无涯罡!无涯罡,乃珍稀的极品灵宝,能够及时护住人的血脉。又因炼制无涯罡的材料非常之罕见珍稀,故此,若在血脉处套上无涯罡,便是让人谈之色变闻风丧胆的天雷都劈不

  断。

  “有此灵宝,必护血脉。”王轻鸿甚是肉疼。

  燕留芳笑了,“王公子真是大方,燕家祖训,拿人手短,不过王公子盛情难却,本公子便勉强收下了。”

  听到燕留芳的话,王轻鸿眼中爬上两条血丝,几乎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燕留芳拿下无涯罡,转头看向夜轻歌。

  “出师无名啊。”燕留芳回头看向王轻鸿,“本公子是正派之人,怎能做出师无名的事呢?便这样阻拦夜轻歌渡劫,传了出去,本公子岂非趁虚而入的小人。”

  王轻鸿生生将恼怒的一口血咽下。

  “宗府大护法到!”

  随着一道声音落下,王轻鸿朝着燕留芳堆起了阴鸷的笑,“燕公子急什么,这不,马上就要出师有名了。”

  “夜姑娘年方二十,还是大好的青春年华,王兄,你可真是毒辣心肠,死后会下地狱的,阿弥陀佛。”燕留芳满脸不忍,虔诚的闭上眼,叹息道。

  若非王轻鸿忍力极好,只怕要被燕留芳气得一口血吐出来。

  “燕留芳,你究竟干不干”王轻鸿怒问。

  比之王轻鸿的恼羞成怒,燕留芳风轻云淡,阴柔到了极致反而有一种清贵压制的俊俏之感。

  燕留芳不明白的问:“王兄心火极大,容易短命的,虽然年轻气盛,却也得好好养生才行。若是活不到三十岁,那真是太可惜了。”

  “燕留芳,你在玩我是不是?你收下无涯罡,如今却装作无事人?”王轻鸿怒喝。

  燕留芳皱眉,“今日我的生辰,难道王兄不是要把无涯罡作为生辰之礼送给我?王公子这是要把无涯罡讨回去吗?送出去的东西,哪有讨回去的道理。”

  王轻鸿惊了,燕留芳这一招空手套灵宝,真是叫他无言以对。

  便是南雪落也怔愣住,没想到燕留芳此人这么不好对付。

  “燕留芳!”王轻鸿大吼,欲要怒斥,南雪落的声音打断了王轻鸿接下来的话,并为王轻鸿找回了理智,“宗府来人,出师有名,且不管燕留芳,先压下夜轻歌。”

  “是——”王轻鸿恶狠狠瞪了眼燕留芳,“想不到燕公子这般阴险狡诈。”

  燕留芳笑容和煦,“谢王兄夸赞,日后我会更加狡诈的。”

  王轻鸿目瞪口呆,险些一口血喷出。

  燕留芳怎得如此厚颜无耻!

  阴险狡诈那是夸人的吗?

  王轻鸿知事情情急,不与燕留芳耗。

  此时宗府大护法带着军队来,王轻鸿掀掉头上的斗篷,笑着迎过去。

  燕留芳把玩着手中的无涯罡,笑望着王轻鸿的背影。

  旁侧的燕府医师一头雾水,“公子,何不与王轻鸿合作,到时取走夜轻歌的血脉?”“夜轻歌此人,能一次次化险为夷,实在诡异神奇。若轻易得罪,她浴火重生,与燕府为敌,实在是燕府之灾。而且九辞那里,非常之诡异,九辞一旦揭了悬赏,半月之内

  必杀人无形,此次数月过去始终不见动静,兴许还有一个可能,他揭了悬赏,并非是为了杀夜轻歌,可能是以此来保护夜轻歌。”燕留芳说。

  医师错愕,“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燕留芳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小心驶得万年船。”

  “可精灵王室的血脉,若被公子服用,公子日后必直上青云!”医师有些遗憾的说。

  “谁说我不要了,自有王轻鸿和宗府在前方当出头鸟,若夜轻歌必死无疑,我定会取走血脉。若她活下来,我也没得罪于她,甚至帮了她。”燕留芳道。

  “帮?公子帮了什么?”

  “危难险境之时,围观旁人只要不落井下石,幸灾乐祸,即为帮。”

  “公子雄韬武略,李某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