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324章 初次见面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宗府大护法带着火云军队降临dōngzhōu。

  王轻鸿掀掉头上的斗篷,与顾熔柞等人相迎宗府大护法。

  大护法看了眼诸人,落在dōngzhōu疆土,身后是气势汹汹的火云军队。

  “大护法莅临dōngzhōu,顾某有失远迎,不知护法大人此次前来dōngzhōu,所为何事?”顾熔柞脸上堆满了虚伪的笑容。

  大护法看了眼顾熔柞,游目四顾,最终,目光落在擂台之上欲渡天雷劫的轻歌。

  大护法抬手,“搜——”

  “是!”火云军队的统领火凛战士点头,随后带着诸士兵开始搜dōngzhōu蜀南。

  他们走进地牢深处,找到了一群人,捆绑着他们丢至大护法面前。

  大护法接过身旁士兵丢来的牛皮纸,打开一看。

  牛皮纸上有无数画像,其中一些画像,与面前被捆绑的诸人一模一样。

  这些人,正是原来的夜神宫人,乃王龙等人。

  王龙等人的舌头全被活生生拔了,故此,每一个人都说不出话来。

  大护法一袭灰色长袍,满目威严。大护法极蕴怒气,闷哼一声,旋即把手中的画像纸丢了,冷声道:“你们都是夜神宫人,还是通缉榜上的通缉犯,夜神宫姬寻欢不在,现在夜神宫之主为夜轻歌,夜轻歌窝

  藏数百通缉犯,按照天域律法,罪责株连九族,实属该死!来人,还不把夜轻歌缉拿!”

  “谁敢动吾儿!”

  夜惊风一步踏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他一身漆黑冰冷的盔甲,好似不论站在何处,都是英勇威猛舍生取义的战士,顶天立地,所向披靡。他正气浩然,双眼如虹临危不惧目视前方,身体挺直似远古的神器,当拔出腰部鞘中剑的刹那,便连空气都在震颤,蜀南疆土无数修炼者佩戴的剑皆发出了震颤嗡鸣之声

  似百臣对君王的朝拜。

  剑王之气,王品剑士,dōngzhōu大地,谁与争锋?

  夜惊风剑指长空,怒视大护法。

  大护法垂眸俯瞰着夜惊风,嗓音刺耳充斥着无尽之怒气:“公然阻碍宗府军队执法,火凛,按照天域律法,该当如何?”

  “送入雷牢,八十一日断魂鞭!碎骨刺!”火凛昂首挺胸朗声道。

  “便是如此,你也要阻拦宗府军队执法吗?”大护法戏谑的望着夜惊风。

  神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诸神天域所有疆土,王品以上的职业者,不必审核考核,直接隶属兵门,宗府若要动人,必须让神域诸位长老过目才行。

  但是,若夜惊风执意对抗宗府军队,便是在混乱之中斩杀夜惊风,大护法也可说是夜惊风自找死路。

  若无人píngfǎn,便不会有人记得此事。

  所以说,那些规定律法,是在保护上位者的天潢贵胄,而非寻常修炼者。

  “都给我上!”大护法振臂高呼,一声令下,但见无数人朝着擂台狂奔而去。

  “轻歌正在渡劫,不可被打扰,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梁萧道。

  龙释天与帝云归对视一眼,两人极有默契,拔出兵器。

  龙释天低声说:“成与败,皆看轻歌如何渡劫了,此时把证据拿出来,毫无作用。”

  帝云归点头。

  火云军队的士兵们在统领火凛的带领之下,手握刀qiāng剑戟,冲向擂台。

  夜惊风手执宝剑,施展剑王之气,王品剑士的气息展开,如狂风大浪铺天盖地,鼓荡之声络绎不绝,便连耳膜好似都要被刺穿震碎。

  他快步往前,手中的剑毫不客气斩杀火云军队的士兵们。

  同时,夜倾城回身看去,脚步一转,长袖裙带飘舞的刹那,手伸出,眼神微微凝起,但见不远处的伏羲琴回到了她的手中。

  夜倾城往后一跃,坐于擂台,交叠双腿,伏羲琴放在大腿之上。

  夜倾城怀抱着伏羲琴,纤长白皙的手指轻抚琴骨,根根猩红闪耀着光芒的弦赫然出现。夜倾城五指拨弄琴弦,阵阵天籁之音犹若山谷空响,芙蓉泣露,昆仑山碎,以温婉似流水的音调倾泻而出,在琴音逐渐往前之时,琴声急骤的刹那,好似狂风暴雨,大山

  崩断,天地裂开,雷声四起,若似洪钟响起,威震八方!

  “来者,死!”

  她轻飘飘淡幽幽说出的三个字,叫所有人都是毛骨悚然,异常之恐惧。

  琴音如风浪,击退十几名火云士兵。

  龙释天与帝云归卷入战斗之中。

  柳烟儿站在擂台之上,轻歌的前方。

  她盘腿而坐,残月刀便站在前侧。

  她紧闭着双眼,层层冰霜浓烈而下覆盖方圆十里。

  柳烟儿旋即打开双眸,踩着寒冰霜雪,把残月刀拔出。

  她走在擂台边沿,缓缓抬起手,残月刀指着宗府大护法。柳烟儿猖獗一笑,“今日,便是你宗府,也没有资格把她带走。既要战,那便战到底,除非我们全都战死此地,否则,尔等,休得猖獗!”柳烟儿大笑,笑过之后,挑起眉

  头,轻蔑不屑的道:“宗府,来,让你柳爷看看,这狗.屁宗府有什么上天的能耐!”

  魏伯与奴七站在轻歌身后,阿莲在擂台的另一侧。

  他们,呈四面八方的姿态保护着轻歌。

  他们,愿用命和血肉,来为轻歌铺盖一条名为渡劫的路。

  “这些人,好生猖獗!要把这些刁民统统杀了才好!”王轻鸿怒道。

  寄宿在王轻鸿体内的南雪落,好一阵沉默。

  夜轻歌是天生的领导者,她有着让人追随信服的本事,这一点,是王轻鸿做不到的。

  便是夜轻歌为亲近之人拼命的勇气,王轻鸿都没有,又如何让人忠心耿耿死心塌地呢?

  宗府大护法也彻底被激怒,喝道:“杀了,全都杀了,一个都不要留!”

  转眼间,dōngzhōu蜀南,方才所有人还在兴奋等待着狂欢的来临,转眼之间就已成了血腥厮杀的战场。

  世人没有想到,区区夜轻歌,如何敢与对抗宗府。

  而这,才是夜神宫。

  叛变的王龙等人,来到蜀南之后,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待遇。他们以为,日后将是富贵荣华,怎知又是阿罗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