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326章 盗宝之人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天雷引还在继续引导,根据诸神天域万年史记载,过去的万年里,在渡劫之时出现天雷引的精神师并不多。

  天雷引逐渐凝聚的过程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极有可能几个瞬息,也可能是数日。

  轻歌犹若老僧入定般盘腿坐在擂台,安心渡劫,并未被dōngzhōu蜀南上的厮杀纷乱所叨扰。

  渡天雷之劫,需要凝神静气,得高度集中精神,否则稍有疏忽,便是万劫不复粉身碎骨之下场。

  一袭蓝裙的她,在偌大的dōngzhōu,似一朵纷然的花儿,已开出了极致的美丽。

  其他人浴血奋战之时,阿莲皱起眉头,似是不解,“拼命,值得吗?”

  她不懂,这些人,为何要为了一个夜轻歌去拼命。

  阿莲闷哼一声,迈动双腿走向轻歌。

  而今情况情急,天雷引一旦落下,夜轻歌必死无疑。故此,她要在夜轻歌临死之前,把她想要的东西取走。

  阿莲走至轻歌面前,右手成爪,正要朝轻歌的天灵盖拍下去,一直静静守护的魏伯眼放凶光,蓦地上前,迅速抓住阿莲的手腕,“阿莲姑娘,落井下石,岂是君子之道?”

  阿莲挑眉,猖獗一笑,轻声放肆:“我像君子吗?呵老匹夫,莫瞎了你的狗眼,休得拦我取宝之路。”

  魏伯慈眉善目,笑着摇头,“老朽不会让你动她的。”

  “你是个什么东西?”

  阿莲说完,当即释放出丹田、真元内的所有力量,欲要粉碎魏伯。魏伯轻轻松松,抓着阿莲手腕的枯老之手,有着四两拨千斤,化腐朽为神奇般的力量,轻轻一推,看似棉花白云四起之风毫无力量,却是轻轻松松把全身戒备的阿莲击退

  阿莲后退数十步,不可置信的看着魏伯。

  魏伯既有这种力量,区区宗府不在话下才对!

  魏伯蕴藏在体内的实力深不可测,便是她对上,仅仅只有三分胜算而已。

  魏伯笑容可掬,“她是我王的夫人,阿莲姑娘莫要触之逆鳞了。”

  阿莲眯起双眸,往前走了几步,一双深灰色直径极小的瞳仁微微缩起,“魏伯既有如此本事,又为何袖手旁观,看他们奋力厮杀?”

  魏伯退回轻歌身后,霜眉雪发,身上的衣裳有些陈旧,他气定神闲,眼观鼻鼻观心,如一定青松扎根于擂台。

  “老朽的职责是保护夫人,旁人生死,与老朽无关。”

  莫说火云军了,便是宗府第一军队黑铁军前来dōngzhōu,也抵不过他。

  但——

  魏伯眸底闪烁莫名的光泽,一声无奈的轻叹在心底化开。

  他并非诸神天域人,因有九界律法在,妖域之人的他,若与军队这样的势力对上,在战斗之时,会显露出自己身上的妖魔之气,一旦引来九界守护者,他——必死无疑。

  所以,他在诸神天域的这段时日,他保护夜轻歌的这条路,他的力量只能动用一次,在真正的生死关头。

  只因一旦出手,他便再也不能守护。

  姬王在几十年前,被寻无泪等人追杀逃难。

  几十年后,姬王回到妖域,第一件事并非复仇重回妖王之位,而是找到实力最强的他,让他留在诸神天域。

  魏伯始终想不通,有他在,姬月能够更好的复仇,为何不要他。

  后来,姬月千辛万苦来到诸神天域创建夜神宫时,魏伯才恍然大悟。

  原来——

  如此——

  他忠心耿耿效力于妖王。

  而姬月不要妖王之位,更不要权势滔天和无尽力量,只要那个女人好。

  他一直在等,能够见到夜轻歌的那一刻,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姬王敞开心,爱上一个人族女子,甚至把他留在了诸神天域。

  他是姬月的底牌,姬月把他送给了轻歌。

  姬月最后一次见他,那个晚上,把魏伯叫到了屋内单独谈话。

  他说:“魏叔,我要去做一件事,兴许,此去便回不来了。若是如此,她会来夜神宫,请你竭尽全力保护她。”

  一向高高在上拒人千里孤傲的王,虔诚的跪在魏伯面前。

  魏伯心中原有芥蒂,认为姬月要美人不要江山的做法过于荒唐,可那一跪,叫魏伯热泪纵横,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守护中姬王心中所爱。

  魏伯淡漠的看着夜惊风、龙释天等人浴血战场。

  他们,已经坚持不住了。

  夜惊风便是满身伤痕,依旧不肯倒下。

  反观帝云归与龙释天,二人过于年轻,实力、意志到底要差上一截。

  魏伯曾经不懂,夜轻歌为何要把龙释天、帝云归二人叫来dōngzhōu。

  如今终于明白,从无到有,打下dōngzhōu乃至于五洲江山,指日可待。

  凭着年少气盛,凭着一路扶持。

  至少,这些人,虽年少,却有勇气对抗隶属神域的宗府!

  这份胆量,多少人不可及。

  他们本有大好的锦绣前程,却可以毫不犹豫的全部抛弃,来到dōngzhōu,在如此险境下陪伴轻歌。

  可惜——

  他的那次力量,只能留在夜轻歌身上。

  便是说,这些人全都阵亡,当宗府的攻击真正落在轻歌身上,魏伯才会动手。

  阿莲挑起眉头,倒是没有动手的打算,她坐在擂台上,宛若看着风景。

  鲜血挥洒于长空,勾勒出好一副血腥美丽的画。

  奴七抿着唇,失落的低下头。

  “呆子,你在难过什么?”阿莲手肘撑在奴七肩上。

  奴七抬起眼眸,难受之情溢于面目,“日后,我还有饭吃吗?”

  阿莲:“”蠢货就是蠢货,尽担心些吃饭的问题。

  魏伯看了看天,随即低头复杂的望着轻歌。

  天雷引啊,能熬过去吗

  大概是不可能吧。

  姬王,老朽也有无能为力之时啊。

  雷声大作。

  轰隆隆,气势万钧。

  在宗府火云军队的全军出击打压之下,数千人,本以为攻下一方擂台是极其容易之事。

  怎知被那几人绊住了脚。

  他们,坚持了整整三日,终于,在第三日黎明破晓之时,无力地倒在地上,任人宰割。难以想象,强悍的火云军队,竟死伤诸多,用了数日,才攻下他们的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