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366章 大势已去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妖魔大战,持续了很久。

  比之以往的妖魔战,这一次的妖魔大战,规模非常之小。

  公主夜蔚、将军赤髯,二人联手率领大军,一路沿东南直攻妖域主城。

  妖域节节败退,危难之际,凤、龙、麒三族率领援军前来,杀魔族一个措手不及。

  非但没有占领妖域中部主城,甚至还把夺来的东南三十七城,全都还给了妖域。

  大战过后,妖魔二族死伤无数,恢复安宁。

  ——

  dōngzhōu。

  轻歌把炼制好的几把兵器,全都给了龙释天等人。

  不仅如此,轻歌还给小包子炼制了一把非常小的刀。

  刀为青云刀,小包子甚是喜欢,就连睡觉都要抱着。

  轻歌还在刀鞘之上挂了平安符。

  四洲朝比,于四洲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

  朝比,决定了四洲之地位。脱颖而出的天才,甚至会被各个顶尖势力选上。

  药宗、器宗、兽宗——

  此三宗,隶属于神域,都是稀有的职业。

  里面的炼药师、炼器师、驯兽师,个个都是大师。

  dōngzhōu,江淮山秦淮一带,资源丰富。

  顾熔柞因九月初八之事,受到了神主的惩罚,元气大伤。

  惩罚过后,顾熔柞带着张、林二君,纠集军队,直逼秦淮,以东南西三面之势,围剿秦淮。

  秦淮岌岌可危。

  顾熔柞在九月初八那一日,赔了夫人又折兵,便想与张、林二君瓜分江淮山地盘上的资源。

  尤其!近日,江淮山在秦淮南山,发现了晶石矿脉。

  江淮山身旁有顾熔柞的细作,顾熔柞得知此事,立刻前来秦淮,试图杀人夺矿分江山!

  顾熔柞一身盔甲,剑指江淮山,“江淮山,还不磕头认罪?”江淮山带着诸士兵护卫秦淮,“不知江某人何罪之有。吾乃秦淮江君,由宗府审阅通过的江君,顾君便是要杀人,也得问问宗府同不同意?”江淮山从容淡定,昨夜,得知

  顾熔柞的意图,他已秘密将夫人送往夜神宫。

  顾熔柞拿出鎏金之纸,上面正盖有宗府的印章。

  “江淮山,我正是奉宗府之命,来擒你。你若乖乖把晶矿交出来,饶你一条狗命。”顾熔柞喝道。

  九月初八时,顾熔柞的阴险真面目被轻歌揭穿,顾熔柞也难得演戏。

  索性简单粗暴,直取秦淮。

  他得知晶矿之事,连夜报告宗府,暗中作梗,说江淮山不愿交出晶矿,宗府上位者一怒之下,批下公文,让顾熔柞替宗府取来晶矿。

  现在的顾熔柞,俨然成了宗府的狗腿。

  在此之前,顾熔柞阴险狡诈虚伪小人,扮演着重情重义者,为兄弟对抗宗府。

  怎知,他才是宗府的狗。“江淮山,你还在执迷不悟吗?”张君主冷笑,不屑的道:“瞧瞧你现在这个有恃无恐的样子,傍上了夜轻歌那小蹄子,便以为能在dōngzhōu高枕无忧了?我看你是糊涂了吧。你

  以为,你夫人已经去了夜神宫,你就能坚守秦淮视死如归吗?做梦吧你。来人,把人带上来!”

  随着张君主一声高喝,几名盔甲士兵拖着弱不禁风的江夫人前来。

  江夫人脸色苍白,剧烈咳嗽几声,咳出了血。

  张君主与顾熔柞对视一眼,而后看了眼士兵。

  士兵点头,拔出刀,抵在江夫人的脖颈前。

  “夫人!”在看到江夫人的一瞬间,江淮山所有的淡然从容全都消失不见。

  “顾熔柞,你们要做什么?只要把我夫人放了,我什么都能给你们!”江淮山急促的说。

  他心知肚明,顾熔柞三君是要他死!

  唯有他死了,才能光明正大的瓜分秦淮。

  如今囚着江夫人来对付他,只怕是要狠狠蹂躏折磨。此为杀鸡儆猴,让其他想要讨好东帝的君主知道,他顾熔柞还有威严在,dōngzhōu还容不得夜轻歌来放肆!

  林君主望着江淮山,笑:“江君主,你以为东帝能来救你吗?我等执行宗府任务,她敢扰乱宗府执法吗?江君主,你背叛了顾君,你该知道下场的!”

  “林兄,与这王八羔子说那么多干什么。”

  张君主从马背跃下,跨开大腿。

  张君主一脸络腮胡,皮肤粗糙黝黑,他猥琐笑了几声,指了指胯下,“江君主,来,钻过去。”

  江淮山额头青筋暴起,他身在秦淮,身后还有那么多的战士,要他堂堂秦淮江君受胯下之辱,往后他便再也站不起来了,毫无颜面在秦淮立足。

  顾熔柞三人,要断了他立足的颜面!

  江夫人满面泪水,若非两名士兵架着,只怕早已瘫倒。

  她望着江淮山,摇了摇头。

  张君主见江淮山还没有跪下过胯的迹象,不由生怒,“江淮山,看来你是不想要令夫人的命了。”

  士兵闻言,握着刀的手一颤,抵在江夫人脖颈前的锋锐刀刃,割开了皮肤。

  “不,不可,我跪,我跪!”

  江淮山慌了神,毫不犹豫跪下去。

  “爬过来,钻。”张君主一脚踩在土堆上,狞笑出声。

  江夫人见江淮山一点点的爬向江淮山,江夫人不停蠕动身子,想要挣扎,想要阻止,导致满脖颈都是血。

  “再不快点,令夫人可要没命了。”张君主的话犹如催命符。

  江淮山忍着屈辱,欲要爬过去。

  江夫人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

  顾熔柞坐在马上,面无表情,眼底深处是一片阴郁黑云。

  叛主者,该诛!

  便在江淮山欲要钻张君主的胯下时,狂风骤然四起,雷霆炸响,铿锵之声不绝于耳,犹若魔音震颤灵魂,惊悚心脏!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如同定格的画面,不再动作。

  顾熔柞感到诡异,皱起眉头,下意识朝正东方向看去。

  秦淮以东,群山之处,二十八人出现。

  她们个个身着黑裙,头戴黑帽,脸上覆着相同的蝴蝶面具。

  为首的一名女子,举步轻摇,红唇魅惑,眼神冰冷。

  她的眸光四转时,宛如毒药,让人上瘾。

  此乃轻歌!

  轻歌身旁,是江灵儿!

  诚然,此次来到秦淮,轻歌并非以东帝的身份!

  今日,她要带着月宗最优秀杰出的姑娘们,在诸神天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打响月宗之名!

  她为东帝,不可插手宗府之事。

  但月宗可以!她所要的月宗,便是凌驾于天地外,宗府之上的狂妄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