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409章 雪中送炭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夜深。

  屋内只剩下轻歌一人,她坐在榻上把玩着当日在映月楼九辞派婢女递她的映月匕。

  见此匕者,如见楼主,可随意调动映月楼九辞以下的杀手。

  轻歌皱紧了眉头,她想过了无数种可能,然而九辞此人做事风格过于夸张突兀,轻歌倒也没了头绪。

  轻歌把映月匕收起,细细思索着四洲朝比之事。

  明日,朝比正式开始。

  四洲朝比,切磋比试的不仅仅是修炼实力,亦有琴棋书画,阵法五行等术。

  四大洲,皆可派十五人进行朝比,这十五人都是四洲天才中的精锐。

  轻歌手执狼毫笔沾了沾墨,犹豫三番,逐渐写下此次参与朝比的人名。

  她自是其一,夜神宫的帝云归、龙释天、柳烟儿以及尤儿缺一不可。

  轻歌略微沉思后,始终没有写下夜倾城的名字。

  她和帝云归四个,皆可抛弃过往,从此便是dōngzhōu人。

  但夜倾城不同,天域五洲四部,夜倾城是四部之一幻月神殿的之人,参加四洲朝比,成何体统,有损幻月神殿的威严。

  比之她的dōngzhōu,幻月神殿和夜倾城师父琴宗更有能力护其左右。

  除却夜神宫人外,轻歌再选了一些夜惊风手下的年轻人,足足凑够了十五人。

  把朝比名单给了梁萧,轻歌再叫来魏伯。

  “魏伯,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引来九界守护者。我在九界有个朋友,但不能惊动他以上的人。”轻歌语重心长郑重其事的道。

  “是。”魏伯躬身。

  “那件事,让你查得如何了?”轻歌问。“已有眉目,但不能太过于明目张胆,否则会打草惊蛇,若惊动了王家,王家有所防范,可就不好了。”魏伯如是道:“王家府邸,乃五洲最大之府邸,府邸之下,有座密室

  地宫,王家主王运河便在其中操练王府死士。”

  轻歌眸中流动着莫名的光泽,“王府死士,天骁之兵,所向披靡,血流万里,寸草不生。”

  王家死士,又称天骁,里面都是一些与尤儿这样的人,宛若没有灵魂思考能力的傀儡,由王府控制。

  “这件事再好好查查。”轻歌道。“东帝是想借此事扳倒王家?”魏伯深思,随即摇头,“王家利用宗府禁制的隐秘邪术,操控天骁傀儡,这样的事,宗府不可能不知道。只能说同流合污,蛇鼠一窝,只借宗

  府之手,铲不得王家。”

  “宗府九界都是一丘之貉,又谈何公正人道。”轻歌冷笑,沉吟片刻,挑起一侧眉峰,“魏伯,有没有法子,让天骁为我所用呢。”

  魏伯猛地抬头诧异的望着轻歌,这个想法,太大胆了,亦太让人心动了。

  王家三万天骁死士,那等力量,威猛无穷。“王家主不会轻易出动天骁,只怕天骁是王府保命的一支死士军队。”魏伯道:“天骁死尸养在王府地宫,且不知王运河用得何等秘术,光是那机关重重的地宫,就连我也进

  不得。”

  “此事不急,当务之急,是九辞。”

  “东帝不必担心,有老奴在,映月楼主近不得东帝的身。”

  “”

  屋外,异动连连,天地震颤,一阵摇晃,屋内桌椅不稳,摔了一地的茶杯。

  轻歌与魏伯对视一眼,掀起胭脂色的帘子走出屋子。

  轻歌仰头望天,美眸倒映折射出绚丽璀璨的圣光。

  天间,神域的方向,七道流火,汇聚一体,最终融在一起犹若离弦之箭,急骤而上,后被某一个地方吞没。

  那是——

  轻歌柳眉紧蹙,薄唇抿起。

  “这样的异景,唯有远古强者觉醒才会出现。”魏伯讶然道:“会是何方神圣此刻觉醒呢?”

  远古强者?

  轻歌眸光一闪,几乎与凤栖同时想到了一个人。

  神王。

  神王府一直保存着神王的身体,万年一个轮回,夺得日月造化,再以祭天灵阵为媒介,觉醒本魂。

  那日在定山坡,神王并未觉醒,可轻歌也没有寻到神王的肉身,只怕是已有人捷足先登。

  看异光所去之地,莫不是神王的肉身在神域。

  定山坡神王府传承之时,空虚也在,此事会与空虚有关吗?

  “这么熟悉的气息,果真是他。”凤栖声音细长,充斥着些许的懒倦,还有几丝嘲讽冷嗤。

  “神王为何会在此刻觉醒?”

  “自是有人渡他,要他本魂觉醒。只不过,本后与南雪落在西洲准备争夺丹石,神王在这个时候觉醒,未免太奇怪了?倒像是有人刻意为之。”凤栖发现了疑虑之处。

  轻歌轻点螓首,“看来这西洲,是个是非之地。”

  “丫头,你怕了?”凤栖嗓音慵懒的问。

  轻歌眼底锐光乍现,雷霆骤闪,“尊后,我像是怕的人吗?”

  尊后大笑,眼尾一抹水盈盈的泪光。

  神域,冰宫。

  空虚站在冰宫地面金光闪闪的阵法中心,熠熠生辉的光芒笼罩他身,俊美阴柔的脸,此刻满是阴鸷之气。

  他双手凌空一拍,前方不远处的冰棺棺盖赫然上升打开,来自于天穹的七色流光摄进神王眉心的一点殷红朱砂。

  神王睁开双眼的一刻,天地间的每个人,好似听到了凄凉悲哀的萧音之声。神王的脸覆着冰霜,三千青丝黑如墨,柔顺垂下,棱角分明,轮廓完美,似造物主手中最完美的工艺品。双唇鲜红,眉间点朱砂,双眸狭长却不锐利阴鸷,亦无浩然正气

  只有悲悯众生的慈悲,然而慈悲过后,像是破碎的锐气缝合,只剩下无边的杀机和轻蔑。

  那一份轻蔑,不知是不屑天下人,还是轻蔑有情人。

  他优雅缓慢从棺中起身,微风掀起紫色衣摆和长发,一抬手,一转眸,皆为远古世家贵胄公子的清俊温雅。

  “苍天落红叶,笑傲屠狗辈,四方楚歌起,谁知我绕指柔,谁知我凤栖情。”

  “算的尽天机蓬莱人心珠玑,算不尽凤栖同风去轮回。”他低头轻声吟,唇角噙着若有似无的淡雅之笑;站在辉煌的光芒之中,他是尘世中优雅的贵公子,亦是怜悯苍生的诗人,更是一往情深再不悔的痴情种,最后那一刻,他的眼神骤变,氤氲的薄雾之下藏着冷锐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