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542章 不要欺我师姐背后无人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果不其然,下一刻,万里无云的天空,陡然出现了阵阵青光。

  诡异的碧青光芒内,出现一列人。

  这列人中,以一名女子为首。

  女子红衣似烈火纷然,三千银白柔顺的发随意披散在肩,身旁身后皆是气势萧杀磅礴的侍卫们。

  看见夜歌时,夜青天等人目光一凝,随后眼神渐冷,脑子里骤闪过几丝疑惑之色。

  那女子与轻歌,几乎有八分相似,只是女子小家碧玉,轻歌乃是君王气概,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华!

  “青莲一族准王后驾到,尔等蝼蚁,还不速速跪下拜见!”夜歌身旁梳着羊角辫的婢女俯瞰众生,居高临下,语气颇为骄傲。

  哪怕她在青莲一族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放在众生人间来说,她也是青莲一族的人。

  她不屑的望向轻歌,她伺候的殿下是青莲一族的准王后,是青莲族长隋灵归举荐的准王后。

  而那个女子,虽与准王后容貌酷似,但只要准王后踏步为王后之位,与那个女子便是天囊之别云泥之差。

  山鸡,凤凰,到底是有区别的。

  特属于青莲一族的威压四散而去,犹如深海之下让人窒息般的压力,山海般密集的人全都下意识跪下匍匐。

  哪怕是真凤男子和凌天大公主都跪了下来。

  唯独城墙上的轻歌和九辞,皆是傲然凛冽而立。

  轻歌扶着祖爷,九辞扶着夜青天,不至于两位老人承受青莲一族的威压。

  夜歌的婢女见此,本就尖牙利嘴,这会儿说的话更是如毒:“你们,在蔑视我青莲一族的神威?见到准王后,你们还不跪下?”“准王后只是准王后,谁知他日王后之位上的人是谁呢?”轻歌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目光含着嘲讽犀利地望向夜歌,“冒牌货终是冒牌货,这山鸡就算机关算尽,也改

  变不了山鸡的身份!”

  她希望东陵鳕身旁的女子,是个温柔的可人儿,能够抚平东陵鳕曾经的伤痛。

  但显然,眼前的夜歌,拥有着的丑恶嘴脸叫她万分恶心!绝非东陵鳕的良配。

  轻歌的话一针见血抓住重点,可谓是彻底的刺痛了夜歌的心。

  哪怕夜歌打死不肯承认,事实总是如此叫人窒息不甘。

  在夜轻歌面前,她就是个冒牌货,就是彻彻底底的山鸡。

  她穷怕了,故而当她侥幸成为了青莲一族的女主人,她一定要把所有威胁到自己的敌人全部铲除。

  尤其是夜轻歌。

  虽然此时此刻夜歌站在高空之上,被青莲一族的侍卫们众星拱月般包围;可——哪怕夜轻歌站在她身之下的城墙,她依旧有种落魄的狼狈感。

  “四星君王夜轻歌,出言污蔑本宫,赐死吧。九界九辞,破坏九界规则,即刻缉拿,押入九界冰牢,受之冰刑三百日!”夜歌冷酷无情地说道。

  山鸡又如何?

  即便夜轻歌是凤凰,她也会把这只凤凰给挫骨扬灰。

  夜歌直视轻歌的双眼,风轻云淡的说:“当这世间的凤凰全都死绝了,山鸡,就是凤凰。”

  夜歌轻轻挥手,身后的青莲侍卫们竟去到了瓦罗人的队伍中。

  如今,凌天大公主有真凤相助,又有青莲帮忙,对付北月都城,岂不是如履平地,轻而易举?

  “夜轻歌,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大公主大笑:“战士们,给我冲,拿下他们!”

  轻歌与九辞同时掠至城门前,轻歌眯了眯眸,双手展开,青莲异火铺满大地,凌天大公主身后的三万士兵,全都被烧成灰烬。

  “青莲异火”夜歌吞咽口水,当即就眼红了。

  若是可以,她不但要夜轻歌心脏处的紫月花,还要这青莲异火的火种。

  只有杀了夜轻歌,才能斩断东陵鳕的后路,而她便没了后顾之忧,能够安安稳稳坐上青莲王后母仪天下的凤位!

  凌天大公主回头震惊的看去,呼吸骤然急促,眼睛通红,握紧锋锐宝剑,瞪向夜轻歌:“你找死!杀我凌天战士!”

  “七剑灵师,也敢如此嚣张?”轻歌冷笑。

  轻歌与九辞对视一眼,皆读懂了对方的心思。

  下一刻,战斗爆发时,九辞身影消失原地,犹如一道光迸射而出,出现在真凤男子面前,九辞赤手空拳操控着本源灵气,幻化出两座大山击向真凤男子。

  而轻歌速度更快,电闪雷鸣,残影道道,唯有重重鬼影以迅捷的速度穿越诸多青莲侍卫之间的空隙,最后出现在凌天大公主面前。

  轻歌左手撑地,右腿打向大公主的双脚,大公主身体侧倒下时,轻歌高举起明王刀,一刀劈砍,腰斩而下。

  鲜血飞溅三尺,喷向轻歌的面颊时,但见轻歌面色无情冷酷,左手轻抬,一道冰霜屏障隔绝了脏污的黑血。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左右不过十个瞬息而已。

  凌天大公主死不瞑目的瞪大双眼,惊恐万分,难以置信。

  她以为,有真凤、寻无泪、青莲相助,她如天助,自能横扫北月帝国。

  可她忽略了轻歌的实力,哪怕这些瓦罗的助力可以掣肘轻歌,哪怕千军万马如风火,轻歌亦能在一瞬之间锁她的命!

  轻歌轻舔了舔刀刃上的血,仰头望着云巅的夜歌,“想杀我?你也配?!”

  她遇到过无数敌人,唯独看不起夜歌。

  以与她相似的容貌,巩固了现在的地位,却要反杀她。

  “你不要太得意了,以我的地位,杀你,是看的起你。”夜歌掩下怒气,佯装出贵气之态,轻描淡写如风几缕,淡淡反驳轻歌。

  她时刻都在提醒自己,她是青莲一族的王后,她必须得有王后的风采,岂能是夜轻歌这等粗鄙之人能够相提并论的?

  “看得起我?”轻歌一刀斩虚空,两眼凛似冰:“青莲一族的准王后,记清楚了,我是你的恩人,没有我,便没有你的今天。你能因我而登高位,我亦能斩你于刀下。”

  “今日!”轻歌手持明王刀,刀尖劈在大地,入木三分般,这片苍茫大地瞬间出现了无数裂缝,哪怕是青莲一族精悍的侍卫们,此刻都不由自主在轻歌十步外的距离停下,胆颤心惊

  不敢往前。

  “今日!欺我四星者,灭我北月者,屠我城池者,杀我子民者!他日,我必踏碎你们的国度,绞杀你们的躯体!”

  轻歌一脚踩在刀柄,手握一坛断肠酒仰头便喝,醇香馥郁而浓烈的酒水喷在犹若娇花照月的脸上,红唇轻启,咽喉滚动,几口酒水下去,断肠酣畅!

  “来战!今日,本王要看看,你们何等能耐,是否能够抗住本王三刀!”轻歌大笑,面对强大的敌人,深陷绝望的处境,她愈战愈勇。

  只要她不曾倒下,这个国度的子民就能永远的安居乐业。只有她还能握动刀,哪怕再残破的城门,也进不去一个敌寇,一只敌国的苍蝇!

  她像是永不落的骄阳,永不倒下的巨人将军,永远的万众瞩目。

  无数双眼睛,所有的目光,全都汇聚于她身。

  哪怕四面楚歌,十面埋伏,她依旧是最灿烂的一个。

  真凤男子愣住,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那样的狂傲嚣张,那样的精彩不灭!

  正因为这一怔,真凤男子被九辞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得摔在地上。

  九辞凌空而站,轻瞥真凤男子,“这样的垃圾,是谁派来的?”

  真凤男子险些被气的一口血给吐出来。

  不愧是兄妹,一样的嚣张狂妄!

  “都愣着做什么,还不速速擒下这一对罪人!”夜歌的婢女怒声喝道。

  听到青莲婢女的话,那些青莲侍卫们才堪堪反应回来,手执锋芒毕露的兵器,从四面八方冲向轻歌,

  九辞心脏猛然一跳,就要掠向轻歌,适才摔地的真凤男子再度回来,拦住九辞:“九辞,逃什么,你的敌人是我!”

  “放你娘的狗屁,面对你这样的垃圾,小爷我需要逃?”九辞愤怒之下,拳打脚踢,周身衍生出的本源灵气幻化出无数高山巨石,恨不得把真凤男子给砸死来。

  真凤男子:“”他恨不得自己的战斗对象是夜轻歌,只怕他没有死在九辞的手中,也要被九辞的话给活活气死。

  夜青天与祖爷互相搀扶站在城墙,听到九辞的破口大骂,旁侧的萧苍捋了捋胡须,说:“老夜头,你这孙子,是个高手。”

  夜青天老脸一红,闷哼:“老夫的孙儿所言没错,难道那不是个垃圾吗?”

  “话不能这样说,我们要委婉一点,就算人家是个垃圾,你们爷孙俩这般说,岂不是打击到了他,这年头,垃圾也是有灵魂的。”墨云天反对的说道。

  墨云天之妻,墨邪之母——苏雅颇为赞同的点点头:“老墨说的不错,我们是文明人,面对垃圾,也要文明有素质的。”

  几人一本正经的讨论,正在与九辞作战缠斗的真凤男子怒的乱了阵脚。

  恰好,九辞抓住真凤战斗的漏洞弱点,又一脚穿影而过,脚掌踩在真凤男子的脸上,真凤男子飞出了十丈之远才狼狈落地。九辞理了理衣襟,轻蔑地看向倒地的真凤,优雅说出两个字:“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