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02章 夜宴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最快更新第一狂妃最新章节!

  精灵神女和轻歌之间的谈话,让其他人都很诧异。

  这俩个女人,怎么还好上了呢?

  轻歌喜欢精灵神女的聪慧,为敌为友,都是乐事。

  拍卖场,蓝尾狐娘还在叫拍小凤凰的契约资格。

  “四十亿。”

  这一次,妖殿直接喊出高价,再无人跟价。

  妖殿大摇大摆沿着浮光阶梯,走到方台上,只是才出现在方台,小凤凰低吼一声,周身冒起了金色之火。

  妖殿愣住,“要不要这么激动?”

  妖殿尝试下去契约小凤凰,奈何小凤凰好像非常厌恶他,他才把手伸进囚牢里,小凤凰周身的火焰全都攻向妖殿的手。

  好在妖殿反应迅速,迅捷如电般把手从华丽囚牢之中抽回。

  一阵凤凰火扑来,囚牢的寒铁都被烧的焦黑了。

  妖殿看着那焦黑的寒铁,嘴角正疯狂的抽搐着。

  这也太夸张了吧。

  若非他及时把手抽回,只怕整条胳膊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他真是有毛病,白白花四十亿来找罪受,体验一下惊心动魄吗?

  “狐娘,本殿这是不是也太黑了啊?”妖殿无语了。

  蓝尾狐娘尴尬的干咳了几声,“这种情况,还真是较为少见。”

  妖殿愤怒地瞪着小凤凰,“能被本殿契约,是你的荣幸,你还敢拒绝。”

  小凤凰睁着如宝石般赤红的眼眸凝望着妖殿。

  “呕——”

  许久过去,小凤凰身体一颤,突然开始干呕。

  妖殿:“……”他长得有么丑吗?这臭凤凰竟然看见他想吐。

  见此,四周的异族人,雅房内的诸位,全都发出了笑声。

  尤其是龙族仙君,笑的夸张时甚至还发出了猪叫声。

  妖殿的脸,越来越黑……

  真的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

  小凤凰一直在囚牢里干呕,四面八方的人,笑的都喘不过气来了。

  妖殿怒而一甩衣袖,踩着浮光阶梯,走进雅房,坐在椅上喝了一杯酒。

  奇特的是,妖殿一走,小凤凰又恢复了正常,不再干呕。

  赤阳王还补了一刀,好奇的说:“妖殿,你一走,这小凤凰就不吐了诶。”

  “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哦。”龙族仙君笑着说。

  妖殿面色铁青,继续喝着闷酒。

  敢情他这四十亿,是请小凤凰吐一遍的?

  轻歌望着那不再干呕的小凤凰,只觉得是万分有趣了。

  接下来,赤阳王花了三十亿,也去试了一遍,最后还是同样的结果。

  事到如今,屋内只有青莲王没有去尝试着契约小凤凰吗。

  “你想去试试看?”东陵鳕温润如玉,望向轻歌,温柔的说道。

  轻歌眸光微闪,她虽然心动,但她并不想。

  要想得到小凤凰的实力,得等到小凤凰成年,轻歌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背负着小凤凰幼年时带来的杀伐和仇敌。

  轻歌懂得,什么叫点到为止。

  上古火神龙,流云灵女凤。

  她与其当着众人之面,契约一只小凤凰,倒不如找到法子让精神世界里的沉睡的火焰龙觉醒。

  这才是比较实在的办法。

  当然,说这么多,最关键的是,四十亿换来的契约资格,契约到了也就罢了,契约不到,她咋还这四十亿给东陵鳕?

  就算是东陵鳕心甘情愿给她的,那她也不能要。

  他的好,她已经接受了太多。

  轻歌摇了摇头,“不想。”

  “的确,这小凤凰不算好,来日我会为你找更好的神兽。”东陵鳕道。

  东陵鳕就像是一缕春风,能够抚平这世间所有的哀愁。

  尤其是东陵鳕的声音,悦耳清越,非常的好听。

  他说话不快,语速很慢,倒是显得格外儒雅。

  他清俊温润,清雅成风,就像是那皎洁的白月光,而墨邪,才是那炙热的骄阳。妖殿听到东陵鳕的话,笑了:“流云小凤凰都不够好,青莲王,你真的是夸张恶心。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陷入爱情的酸臭味,真叫人恶心。”妖殿如那小凤凰一般,呕了一声

  轻歌望了眼妖殿,哭笑不得,接触深了一些,倒是发觉这妖殿甚是有趣。此时,雄霸天捧着医书走至轻歌面前,问道:“师父,一条受了伤的鲛人鱼,她在海里才能得到休养,但是伤口洒上了止血去炎不能碰水的药粉,要不要把她放回水里呢?

  ”

  轻歌:“……”这是什么白痴问题。

  这两年,她在炼药领域颇有成就,一路而来倒没遇到什么难题,却没想到栽在了雄霸天这里。

  妖殿听到雄霸天的问话,险些一口酒水喷了出去,“本殿还以为你要问,怎么烧这鱼才更好吃。”

  众人:“……”

  “这个问题,要你自己领悟。”轻歌面无表情的道。

  “师父真是个高手。”雄霸天一如往常,狂拍一顿马屁,事了沉默,深藏功与名。

  精灵神女看向了东陵鳕,固执的问:“青莲王当真不试试吗?”

  “花四十亿找罪受的事,本王不是很愿意干。”东陵鳕漠然的道。

  屋内的其他人,面色纷纷一变。

  他们……都是白痴吗?

  ——

  方台。

  蓝尾狐娘望着华丽囚笼里的小凤凰,叹息了一声:“看来,没人能把流云小凤凰带走了,这真是一件可惜的事。”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这拍卖场是真的黑。

  最后一件压轴的拍卖品,骗了几百个亿,关键到了最后,还没被人拍走。

  轻歌终于明白,拍卖场为何这般奢侈阔气了,只因拍卖场背后的老板心太黑了。“今夜的拍卖,到此结束,希望来到拍卖场的诸君,有一个愉快的体验。”随着蓝尾狐娘的话音落下,白骨盆里的幽蓝光火熄灭,蓝尾狐娘的身影也湮灭在了伸手不见五指

  的漆黑里。

  到了这里,拍卖夜还不算是真正的结束。

  拍卖过后,拿下了拍卖品的众人,要前往拍卖的另一座宫殿领取奖励。

  诸人全都从浮光阶梯走下来,在拍卖场侍者的带领之下,走至西侧宫殿。

  空旷冷清的宫殿,偏生又那么的富丽堂皇,来来去去并无多少人,但从上到下,从内至外,无不在彰显拍卖场的奢华。

  蓝尾狐娘在宫殿等候,迎接诸位。

  精灵神女等人之所以跟来,是想再看看让他们心有不甘的流云小凤凰。

  这座宫殿,镶嵌着华丽宝石翡玉的墙壁之内,有坚固的天辰寒铁。

  故而,到了宫殿内,他们便没有把小凤凰关在笼子里。

  小凤凰依旧是高傲的,高贵的,那赤红的眼眸,似在睥睨众生。

  妖殿仔细观望着小凤凰,生怕小凤凰又措不及防的干呕。

  这脸,今儿个可算是丢大发了。

  忽然,小凤凰朝一个方向高傲地走去。

  宫殿内,轻歌与九辞并肩而站,夜歌为了彰显身份,站在了最前方。

  夜歌见小凤凰走来,呼吸忽然急促,脑子里登时出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大胆想法。

  小凤凰是来找她的吗……

  至今为止,她还没有契约过任何兽宠。

  若能契约到流云小凤凰,曾经嘲笑他出身的那些人,日后再也不敢!

  今日遭受的所有委屈,也会烟消云散。

  夜歌炙热的望着小凤凰,渐渐的,夜歌面颊狰狞又夸张的笑容,凝固在唇角。

  小凤凰跃过了她,往她身后的位置走去。

  诸人更加的好奇了,小凤凰这是要做什么?

  “它难不成是后悔了,想去找神女了?”仙君打趣儿道。

  神女一愣,倒也满怀希望的看着小凤凰。

  世间俗人,便是不俗之人,又有哪个在流云小凤凰面前能够不心动呢?

  只可惜,不是神女,小凤凰从神女身旁走过,根本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打算。

  “狐娘,它要做什么,它该不会是有三急了吧?”妖殿问。

  狐娘笑了笑,“流云一脉,便是幼年,也很聪慧,它有自己的想法。”

  宫殿内的众人,越发好奇地望着小凤凰了。

  也不知,这小凤凰到底要走什么。

  只见下一刻,小凤凰走到了轻歌的脚边,仰头看了看轻歌,那模样神态,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

  轻歌微懵,这是个什么情况?

  纵然她狂妄自大,也看不懂这个情况。

  小凤凰可怜兮兮地望着轻歌,可谓是可爱至极。

  随后,小凤凰闭上眼,在轻歌的腿上蹭了蹭。

  趴在轻歌肩膀的小白猫,骤然睁开一双眼睛,锋锐如刀刃般直视轻歌脚边的小凤凰。

  那警戒炸毛的模样,极有灵性,像是知道来了个争宠的。

  小凤凰在轻歌脚边,扑闪了两下翅膀,像是在求抱抱。

  在座的每一个人,皆是风中石化,惊的合不拢嘴,下巴眼珠子齐齐掉了一地。

  这……

  “我看见了什么?我怕是瞎了吧?我要这双眼睛有何用?!”妖殿惊道。精灵神女细细打量着轻歌,“流云凤凰,极通人性,又极为高傲,幼年聪慧。世间泛泛之辈,它绝不会随意靠近,足以见得,姑娘并非泛泛之辈。妖殿所言极是,各平本事

  我等花了四十亿,打动不了它,姑娘一来,便捕获了它。机缘二字,还真是让人琢磨不定。”

  “本君就说,青莲王的心上人,怎会是人世间的泛泛之辈呢。”仙君道。

  赤阳王叹:“真是稀奇,真是世间少有之事。”

  妖殿冷笑:“狐娘,本殿现在严重怀疑,这只臭凤凰是不是摔坏了脑子。”蓝尾狐娘:“……”做人好难,啊呸,是做狐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