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26章 反咬一口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最快更新第一狂妃最新章节!

  轻歌把阎碧瞳的手给捂热了,心底里那一丝阴郁之气也逐渐地烟消云散。

  阎碧瞳望着轻歌,忽而笑了。

  她伸出手,抚平轻歌的眉:“年纪轻轻,可不要总是皱眉。”

  轻歌抿着唇,却是听话地舒展紧皱的眉。

  阎碧瞳眉眼微弯,笑着揉了揉轻歌的发,“这才乖。”

  阎碧瞳面对轻歌时的温柔,出乎诸人的意料。

  “赤炎大人……”沐清欲言又止。“沐大人,她是人族又如何呢?人是我让神女带来的,私带人族,窝藏人族的罪名我担了,沐大人若要秉公执法,便把我押去十八殿,进十八天牢受罚即是。若连救命恩人

  都无法护住,我这灵女之尊,不要也罢。沐大人,你说是吗?”阎碧瞳似笑非笑,她一面扶着轻歌起身坐在旁侧,一面意味深长地看着沐清。

  阎碧瞳握着轻歌递来的迷你万金鼎,一阵阵暖意从鼎内传出,温暖着她的双手。

  这一股温暖的热气,从十指连到心脏,阎碧瞳眉眼微垂,最是那一低的温柔。

  酒桌前,阎狱看见阎碧瞳,眼底深处是炙热之火,随即缓缓熄灭。

  姑姑……

  姑姑还记得他吗……

  ……

  “赤炎大人身份尊贵,我怎么敢。”沐清说。

  “既然知道,沐大人便不要多说废话了。这个人族女子,是我的救命恩人,在神月都,谁若敢伤她分毫,休怪我不讲道理了。”

  阎碧瞳说至此,轻咳一声,起身往外走。

  走至一半,阎碧瞳回头看向轻歌和九辞,“走了,回去了。”

  九辞一怔,犹豫少顷,欢快地飞奔过来。

  旁侧的神女稍显落寞,苦笑一声,旋即走过去。

  路过南熏时,南熏一把抓住神女,凑在神女耳边咬牙切齿沉声问:“你可真是厉害,请来了这么一尊大佛,日后有赤炎大人保驾护航,你岂不是要一手遮天了?”“公主若想成为青后,不应该想着如何打倒我,而是该提升自己。就算我没那个身份,长生殿的人,会要你吗?”神女说完,轻甩开南熏的手,握着权杖跟上阎碧瞳的步伐

  沐清握着装有两根银发的水晶瓶,站在原地,垂下双眸,浓密的睫翼遮去眸底阴郁幽邃。

  阎狱悄然离开。

  不多时,几只恶犬忽然狂叫,冲了出来。

  南熏吓得花容失色,沐清面色一变,带着南熏离开帝师府。

  沐清蹙眉,“这程鳯究竟是什么癖好,关门放狗?果然是卑劣狡诈的人族!”

  帝师程鳯有个特殊的癖好,遇见不喜欢的人,便放出恶犬赶走。

  譬如这次夜宴,是他所设,当夜宴结束,他不会提醒众宾客该走了,而是放出恶犬赶人。

  直到出了帝师府,南熏面色才渐渐好转。

  南熏咬碎一口银牙:“姬美丽!”“她是赤炎护着的人,别想着动她了,你该想想,如何从神女手里夺走青后的位置。若能成为青后,眼前的阻碍都不足为惧,便连那赤炎大人,也不过是一只任由你践踏的

  蝼蚁罢。”沐清淡淡道。

  “没有赤炎大人的举荐,我……”南熏失落地低下头。

  沐清张了张嘴,欲开口说话,看见东方破慢悠悠从帝师府内走出,沐清缄默不语,一言不发。

  沐清见南熏还陷在伤心,轻敲南熏肩头,朝着东方破努了努嘴。

  看见东方破,南熏收起失落之色,款款而去,“东方阁下,今日真是抱歉……”

  且不等南熏把话说完,便见东方破行色匆匆离去,南熏快步跟上,拦截东方破,“东方阁下,你这是……”

  “去赤炎府找姬姑娘。”东方破毫不掩饰。

  南熏脸皮一扯,隐忍着怒意干笑:“东方先生,夜已深了,这于理不合……”“有什么于理不合的,我们行医之人,讲究的是仁义之心。公主,你不必管我了。若是有什么事,就去赤炎府找我。那种生病咳嗽的小事就不必过来,要是快死了,可以来

  让我治一治。”东方破逃一般地溜走。

  南熏黑着脸陷在阴影之中,眼见东方破渐行渐远,南熏面上阴霾愈发严重,比那阴沉沉的天还叫人瘆得慌。

  ……

  帝师程鳯这作风,叫人厌恶,也叫人恐惧。

  古鹿马车,缓而前往赤炎府,阎碧瞳坐在软垫上,嘴角溢出一丝血液。

  “娘……”

  轻歌只觉得惊心动魄,连忙查看阎碧瞳的情况。

  阎碧瞳伤口的魇北寒气,已经侵蚀到了四肢筋脉。

  下午之时还没有这么严重,夜晚着了凉气……

  轻歌暂且用体内的星辰之力和青莲火焰温暖着阎碧瞳的身子,这般,阎碧瞳的状况才逐而好转。

  轻歌额上沁出了汗珠,双肩微微颤抖,许久过去,轻歌呼出一口热气,望着阎碧瞳咧开嘴笑了。

  “夜姑娘,赤炎大人如何了?”神女问。

  “无大碍。”

  神女松了口气。

  九辞捻着袖子拭去轻歌额上的汗,又望了望阎碧瞳,眨了眨眼睛,而后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默不作声。

  轻歌依偎在阎碧瞳的身旁,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放松姿态。

  阎碧瞳打开披风,裹着轻歌,目光在轻歌的膝盖处一顿,“腿……怎么了……”

  轻歌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还是被阎碧瞳发现了异样。

  “没什么。”轻歌摇头,对上阎碧瞳的视线,久久过去,轻歌才道:“不过是被人用利器贯穿了,不影响走路,已经过去了很久,不疼的……”

  九辞、神女陡然不约而同的齐齐看向轻歌膝盖。

  只不过是被人用利器戳穿了膝盖骨……

  那样风轻云淡的语气,真的能掩盖曾经的痛苦吗。

  阎碧瞳眼眶一红,不言,却是紧紧搂着轻歌,“是为娘无能。”

  “那个人呢,在哪里?!”九辞周身黑雾荡漾,夜深时分,似有成群的黑鸦啼叫。

  “死了。”轻歌说得轻描淡写。

  “便宜她了。”九辞敛去那阴郁之气,转过头看向马车之外不断变换的夜景。

  马车内的氛围很是沉重。

  后侧,传来了一道突兀的声音,“姬姑娘,姬姑娘……”

  古鹿马车停下,东方破带着一身凉意而来。

  轻歌甚是嫌弃,用青莲异火隔绝了东方破的凉意,似怕那寒凉之气伤及阎碧瞳。

  轻歌:“东方阁下?”

  “姬姑娘,请收了在下。”东方破一本正经。

  轻歌:“……”哪里来的妖怪。九辞:“你想当我妹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