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41章谋朝?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262章入土

  风停。

  夜正熊剧烈的咳了许久,终于止住了,他耷拉着脑袋,无力的抬起头,朝轻歌望去,目光落在那一头白发上,又是一抹自嘲的笑,“我从未想过,你会是无名。”

  轻歌不言。

  “无痕还没来吗?”

  “没有。”

  “夜羽呢?”

  “没有。”

  “……”

  男人再次大笑,癫狂的笑着,死之将至,膝下的儿女竟没有一个过来,连一段见他最后一面的路都不愿走,可见他这个父亲当的有多失败。

  “轻歌。”

  这是夜正熊头一次平心静气的念着轻歌的名字,轻歌往前走了一步,算是回应,面对这个随时会死去的男人,她也心思复杂,曾也恨过,厌过,杀气涌动过,她以为到了最后,两人都会狰狞着脸,望着一方死去。

  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气氛却异常的好。

  夜正熊突然往后倒去,倒下去的时候,他紧攥住轻歌的衣袖,双眼瞪得很大,目眦欲裂,眼球仿佛要从眼眶里跳出来,血丝那么明显,他手上乌黑的血将轻歌身上的胭脂长衫染上了另一种极端的颜彩,他的身体痉挛了几下,临死之前,他用尽浑身的力,断断续续的说着,“小……小心皇……上。”

  他的身体停止了抖动,七窍之中还在流着乌黑的血,紧攥着轻歌衣袖的手无力的垂下,鲜血沿着指甲滴落在地上,如墨一样,黑的可怕。

  “二叔。”

  “一路走好!”

  轻歌闭上眼,薄唇轻启,清冷之声响起。

  屋外的风冷了几分,谁家的坟头草亭亭如盖,天地的尽头,又是下一个轮回,十八层地狱之下,谁知道会不会又是春暖花开。

  谁也不知道,生老病死和明天,哪一个先来。

  “他的身体里边和你一样,下了双生蛊,北月皇上应该是把养在体外的蛊虫弄死了,所以夜正熊才毫无征兆的死了。”姬月道。

  其实夜正熊心里比谁都清楚,只是他恨也罢,怨也罢,他都斗不过那个男人,因为他是北月的王啊。

  王土之下,他要谁死,谁就不能活。

  “姬月。”轻歌睁开双眼。

  姬月凑上前,眼睛睁大。

  “以后不要随便动用体内的力量,如果你死了,我会很难过的。”

  姬月笑了。

  你还活着,我怎么舍得死?

  ——

  轻歌转身离开,走出这个充斥着死亡之气的房间,她朝夜青天看去,道:“二叔死了,准备葬礼的事情吧。”

  夜青天太息一声,道:“从你父亲死的那一刻开始,你二叔的死就已经注定了,不过是个时间早晚问题罢了。”

  轻歌蓦地抬眸,眸光轻颤。

  夜青天这番话很有深意,他难道知道夜惊风的死与北月皇有关系?

  此时,仓促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夜羽一路跑来,过了门槛,走进屋子里,看见轻歌等人,停了下来,“我爹呢?”

  “已经去世了。”轻歌道。

  夜羽脚步不稳,身体摇摇晃晃,一头朝前栽去,轻歌立即扶住了她,夜羽靠着轻歌无力的站着,眼眶立即红了起来,声音也有些哽咽,“死了?”

  是噩耗吗,也不是,她对夜正熊,也是有恨意的,可是当知道他死了的那一刻,夜羽只觉得天都塌了。

  从小到大,父亲都如山一般,让她崇敬,她一直以他为目标,努力着,奋斗着,当她长大,这个男人,却死了。

  夜羽朝房间走去,她站在门楣旁,手紧扣着檀木门,看见夜正熊的尸体,另一只手立即捂着脸,泪涌不止,从指缝中流出。

  不管怎么说,都是她父亲。

  ——

  因四朝大会的事,夜青天的葬礼只能草草的举行。

  夜青tiānzàng礼举行的这一天,夜无痕失踪了,府中的人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他。

  晚上。

  轻歌去了那夜与夜无痕一共饮酒的亭子,月如钩,夜似墨,男子藏身于墨色中,绛紫色的袍子,埋在阴影里的眉目,他坐在亭子中,脊背靠着椅木,看见轻歌,他无力的抬了下头,问道:“那个男人,已经埋了?”

  “入土了。”轻歌点头。

  “真好,他终于死了。”夜无痕大笑。

  “是啊,真好,他终于死了。”

  可两人都开心不起来。

  “这几日的四朝大战你没有去看,不过应该也知道了詹秋这匹黑马得了第一的消息。”

  夜无痕沉下眸,将话题引开,道:“詹秋实力深不可测,与你有得一战,沐七和东陵鳕二人与你有交情,至少不会下杀手,詹秋不知为何,很想投靠北墓王,最近与北墓王走的很近,你一定要小心,若他与你对上,绝对会往死里逼。”

  “我会的。”轻歌应道。

  “迦蓝学院的人昨日已经到了,幻殿的俞长老在接待他们,这几日,有很多人前去通过考验,想要进迦蓝学院,不过没有一个成功的,你若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幻殿看看,日后你若想进迦蓝学院,至少有点经验。”夜无痕道。

  轻歌点头。

  冷风自两人之间来回,夜无痕站起了身,站在轻歌面前,语气肃然,“皇上若是对你下了杀心,以夜家现在的实力肯定拼不过皇室,虽说他没有下杀心的理由,可万事总得防着点才好,四朝大战,你放心去战,其他的事情,交给哥哥。”

  轻歌抿唇,突地发现了夜无痕青丝上的一点白光,讶然的道:“你有白发了,最近会不会太累了些?”

  “有你的多嘛?”夜无痕挑眉。

  轻歌哑然失笑。

  明月当空,清风醉人,北月西城门旁的酒馆之中,鹤发苍颜的老头子流里流气的坐在床上,手肘撑在枕头上,手托着脑袋,嘴里不停的罗嗦着,“也不知道我这徒弟怎么样了,四朝大战后,应该会来迦蓝吧?”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安长老,有一个男人说想要入你门下……”

  话尚未说话,便被老头打断了,“入他个奶奶,老夫不收男弟子,男弟子胸大吗?男弟子屁股翘吗?”

  外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