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48章 死无对证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李翠花改名夜歌来到青莲后,族长隋灵归为了青莲的颜面,教过夜歌许多东西。骑

  马射箭,琴棋书画,修炼参悟,阵法符文。夜

  歌样样无能,唯独在棋道方面有着精湛的天赋。

  而隋灵归发现这一点后,着力培养夜歌棋道。

  这也是夜歌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夜歌纤纤玉手,红袖舞动,灌了阵阵风和妖娆的光。她纤长的手指,正指向轻歌。无

  数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轻歌身上,轻歌坐在席位,喝着美酒,对上夜歌灼热而强势的视线,轻歌垂眸轻叹……她

  不会下棋啊……

  这可如何是好……

  “我来。”神女漠然如寒,起身望向夜歌。夜

  歌挑眉,笑道:“我可不敢与未来青后分个高下,姬姑娘,你是怕了吗?”

  激将法对轻歌无用,轻歌有自知之明,棋道方面,她是真的不太行。

  “老大,我会我会。”虚无之境内,九尾血鸾双眼发光,兴奋地大喊。轻

  歌放在玉桌上的手微微一顿,“你会?你会什么?”

  “我会下棋!”九尾血鸾道:“老大,快答应她,要她好看。”

  轻歌有些狐疑,九尾血鸾一族,还有研究下棋的癖好?

  下棋除却天赋外,还需要钻研,轻歌从未花时间在这上面过。“

  殿主是棋道天才,我跟着殿主数百年,耳濡目染,开了棋道窍通。”九尾血鸾激动地说道。

  “……”轻

  歌指尖轻敲桌面,眸中流转着暗光,若有所思。“

  姬姑娘,若是棋艺不精,怕输给青莲准王后,便吱个声。”妖殿笑道。

  “罢了,看来姬姑娘不愿与我一战呢!”夜歌轻抬手扶额,露出了几分惋惜的神情。“

  那我便换个人吧。”

  夜歌再度抬起手,不知要指向谁,目光自人群之中穿过。

  倏地,长风止住,氛围凝固,坐在席位上的清幽女子缓缓起身,茶色长衫,黑眸银发,唇角扬着从容淡然的笑意。

  “准王后急什么。”

  轻歌跃出席位,缓步走上玉台。夜

  歌眯起眸子细细打量着轻歌,有些张狂,还有几分忌惮。

  她怀疑轻歌是有备而来。

  “承让了。”夜歌双手作揖,随后望向隋灵归,“族长,开始吧。”隋

  灵归点点头,看向几名侍卫,侍卫们一同发力,但见玉台光芒涌动,交织出冶丽之景。光

  线再度相连,成为棋盘,晶莹剔透散发着阵阵光芒的黑白棋子,宛如珠玉落盘般,纷纷落在了棋局之上。“

  这是青莲太祖的友人,周老先生留下的残局,至今无人可解。”隋灵归道。周

  老先生的残局,是无法作弊的,若能解开此局,李翠花在千族内的形象可以一跃千丈。

  至少可以彻底脱离乡野二字。

  毕竟,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棋道,乃是清雅之人所玩。

  李翠花倒吸一口凉气,紧张万分,一双黑眸紧盯着棋局。

  pòjiě残局,需要思考。

  轻歌望向那残局,一个头有两个大了。“

  如何?”轻歌朝虚无之境抛去灵魂传音,问道。

  九尾血鸾隔着虚无之境看了看残局,忽而脸色大变,满脸通红,身后的九条大尾巴都揪到一起去了。九

  尾血鸾抓耳挠腮,干咳了好几声,眼见着轻歌脸颊愈加的黑,九尾血鸾连忙给出了答案:“老大,这个有点难……”九尾血鸾说话时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周老先生的棋局,殿主都解不了,他如何能解?轻

  歌无奈……她便知道是个不靠谱的,而今骑虎难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总不能转身就走回到席位上去。

  轻歌与李翠花是相对而站,两人之间,是光作棋盘星作子。正

  当轻歌的目光漫不经心从李翠花身上扫过时,李翠花头顶一缕黑烟,黑烟之内,金光闪烁。金

  光之中,出现许多画面,还有那唯有轻歌才能听见的声音。

  金光画面里,给出了许多讯息。—

  —夜歌,原名李翠花,弟弟李元侯,父亲李霸……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成为夜歌后,把杏花村的村民,全部杀死,一共三百七十二人。

  ……轻

  歌不知,好端端为何会出现这种景象,而且看四周人的目光,这等画面和声音,只有她能听见。在

  此之前,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那便是她前去四星,斩杀追夜大陆的公主皇子时。

  与此同时,轻歌虚无之境内的舍利子,流转着淡淡的金光。

  这好像是个潜在的技能,能够通过双眼,发现敌人的过去。大

  多数都是得到一些杀人数,轻歌不知这些杀人数的作用是什么。轻

  歌微微眨眨眼,李翠花头顶的黑烟金光全部消失不见,适才所发生的一切,仿佛都是假象。

  但轻歌深刻地明白,那是真实存在的。

  “有了!”旁侧,李翠花欣喜地喃喃自语。

  李翠花落下棋子,咧开嘴一笑,“pòjiě之道就在这里。”当

  落下棋子后,李翠花脸上的笑渐渐凝固,直到比哭还难看。李

  翠花落下的棋子消失了,这便意味着,她失败了。

  “怎么会这样……”李翠花皱着眉头。

  妖殿大笑道:“到底是周老先生留下的残局,便是准王后也束手无策,也不知姬姑娘能否拔得头筹。”李

  翠花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她与隋灵归对视一眼,看到隋灵归眼里深深的失望之色,李翠花的心脏茫然一跳。

  李翠花强颜欢笑,“妖殿所言极是,周老先生的残局,万古以来,无一人可破,我能见上一见,参悟一二,已是三生有幸,不求能pòjiě此局。”李

  翠花看了眼轻歌,目光里充斥着轻蔑。

  她都无法pòjiě,姬美丽又如何能够pòjiě?

  毕竟,周老先生的残局,说是无人可破也是应该的。

  只可惜,她不能借此一鸣惊人,脱去出身柴门的外袍。

  轻歌与李翠花交换了一个地方,轻歌站在棋盘前,垂眸望着棋盘。这

  棋盘好生奇怪……轻

  歌记下了棋子落地的方向,而后闭上眼,用一道道星辰光,代替着棋子。

  光芒汇聚,隐约可见一个轮廓。

  那是什么轮廓呢。

  龙!是

  古老的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