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78章 不是离别,是生离死别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轻歌的易容术在云神面前无处遁形。

  云神手握权杖坐在铺着绒毯的椅上,气势惊人,不容置疑,雷霆一怒,震慑青莲台。诸

  多视线纷纷望向轻歌,隋灵归与七族老蹙起眉头,甚是不解云神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姬月还在承受着噬骨的疼痛,平日里的思念骨疼,远不及此刻的相见。

  他强忍下骨头的疼痛,目光深情地望着轻歌。

  青莲王后……简

  简单单四个字,叫他的心千疮百孔,四肢百骸似是被人碾碎,万箭穿心之苦不过如是。“

  云神……”神女叫云神发威,急忙道。隋

  灵归立即跪地磕头,“云神恕罪,姬儿还小,不知何处惹云神不快。”轻

  歌站在青莲台,双腿修长而笔直,美眸噙着泪笑望姬月。

  她甚至忘了,上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那种温暖的怀抱是什么滋味。

  她从不是小女儿心态,需要男人为自己顶天立地,可在看见姬月的这一瞬间,她有千言万语要说。她

  想诉苦。这

  些日子,她在刀尖上舞蹈,在百死之地求一生,只为走向他。她

  想带他去见小包子,你看,你再不来,小包子就要给你找后爹了。所

  有的话梗在咽喉,却都化作幽怨和愤怒。果

  真,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青

  莲台的氛围渐渐变得甚是奇怪,无数人看着这诡异的一幕,皆是不知该从何开口。

  寒风四起,东陵鳕解下身上的披风盖在轻歌身上,继而揉了揉轻歌的发:“别冷到了。”轻

  歌不为所动,杵在原地,美眸微微睁大,清寒似雪,却又透着丝丝绵绵的情谊。

  纵然有千万分的理智,可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要了,不要那万里江山,不当一个有野心的人,只想要一个姬月。

  “青莲王与王后琴瑟和鸣,倒是叫人羡慕的很。”云神嗤笑道。

  “她是谁?”云神望向神女,问道。适

  才神女为轻歌开口说话,叫云神的怒气消了一些。

  神女连忙单膝而跪,奉上护心阵法,“帝姬大人乃姬美丽是也,是我闺中好友,一个人族女子。我族赤炎大人身中魇北寒气,便是帝姬大人治好的。帝姬大人得知云神大人的女儿染上了毒瘴气,特把护心阵法交给我,要我给云神大人。”

  听到护心阵法,云神最后一丝威严怒气消失云散。

  “倒是个玲珑女子。”云神说道,“隋族长,起来吧,不必太难看了。”

  “云神恩典,感激不尽。”隋

  灵归起身拍拍胸脯,重重吸了口气。

  神女站在云神身旁,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姬月。她

  听说过许多关于神君青帝的传闻,譬如青面獠牙,血盆大嘴;譬如牛头马面,人面兽身;譬如风度翩翩器宇轩昂,再或者是邪佞如魔阴晴不定,还有关于不举的传闻……这些传闻,曾让神女排斥青后的身份,但又无可奈何,在看见姬月的那一瞬间,神女心花怒放,刹那的兴奋欢愉是难以形容的。若

  未来的丈夫是此人,倒是不错。“

  青帝,这位便是精灵神女。”云神道。

  姬月面色隐隐透白,唇部却是血一般的红。他

  的眼眸深深望着轻歌。“

  青帝?”云神再唤。闻

  言,姬月望向了神女,只淡淡一眼,便垂下双眸。“

  澜儿,去,坐在青帝身旁。”云神道:“来人,还不加一张座椅。”

  当有人把座椅加上时,神女尚未朝前挪动步子,青莲台人群之中的冰翎天忽而如疾风一般冲刺出来。冰

  翎天终是忍不住走向姬月,“王……我好想你。”

  这暧昧不清的一句话叫人面面相觑,尤其是隋灵归,右眼皮疯狂的跳动,骤然生出了怒气。

  云神为了长生界能够掌控在自己手里,一直与精灵族联姻,冰翎天此刻说这个话,岂不是找死?冰

  翎天冲了过去,扑向姬月。

  倏地,一名长生强者,一掌凌空打去,冰翎天身子翻腾了好几下,最后才缓缓砸在地上。

  不错,是砸的。之所以没有粉碎冰翎天,也是不想闹得太难看了。冰

  翎天头上的发钗全部掉落在地,衣衫凌乱透着狼狈和落魄,脸上一个渗着血迹的巴掌印尤为清晰。冰翎天双手抓地,不可置信般看向了姬月。

  “青帝,你认识她?”云神望向姬月。

  “不知。”姬月道。“

  倒是有趣,如今什么狗东西都想着往长生界上爬。”云神似笑非笑地看着冰翎天。

  冰翎天面色大变,着急地大喊:“王,王,我是你的妻子,我是冰翎天啊,你……”姬

  月眉头紧蹙,眉目间闪烁着凛冽的杀气,那一刻,冰翎天惶恐至极不敢再开口说话。“

  丢人现眼的东西。”隋灵归咬咬牙,一挥手,一阵强劲的风把冰翎天丢了出去。

  远远传来冰翎天痛苦尖叫的声音。轻

  歌回头看了眼冰翎天砸地的方向,隔着清风中微扬的轻纱,好似看见了头破血流的冰翎天。她

  也会是一样的下场吗?

  她说那个人是她的未婚夫,有人会信吗?

  “澜儿,过去。”云神言辞温柔,可见对神女的青睐与器重。神

  女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优雅走向姬月,她的心很忐忑,紧张的一直咬着下嘴唇。

  至于冰翎天的话没有人当真,只以为是个疯婆子失心疯罢了。终

  于,神女走至座椅前,轻提裙摆,似要坐下。

  望此,轻歌忽而觉得都是个笑话,她口口声声祝福神女成为青后,谁知青帝是姬月?

  心,撕裂一般的疼痛。

  轻歌眼眶微微泛红。

  她未施粉黛,头发凌乱地散下,漆黑的袍给人阴暗邪恶的感觉,与神女的明艳高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现在不再是旁观者,而是局中人。一

  根针,从指间痛到心脉。轻

  歌吁出一口气,“护心阵法既已带到,诸神,告辞。”轻

  歌不愿停留,毫不犹豫转过身便走。神

  君青帝呢,呵,高攀不起。

  从姬月没有第一时间来找她,她便知姬月有难言之隐。从云神的强势态度可见姬月受制于人,在长生界的日子兴许不如青帝名号那般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