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94章 一个人会很孤独的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云水水卷土而来,手握权杖,身旁是此前欲朝轻歌出手的十几位长生强者。云

  水水的水灵权杖内,迸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力量,以火山喷发般的气势袭来!

  海浪水雾凭空出现,呼啸而过,带起刺骨冰寒的冷风。

  云水水仇视凤栖,杀意冉冉:“给本神住手!”

  凤栖不为所动,如骨爪的右手抓向冰翎天的背部,一只脚掌又踩在冰翎天后背,叫冰翎天有力也无法动弹。

  凤栖的手轻松破开了冰翎天的皮肉,一道伤清晰可见,衣裳朝两侧翻卷,这道血伤,皮开肉绽,足以看见冰翎天那森白瘆人的脊椎骨。凤

  栖风轻云淡的浅笑,似要把冰翎天的骨头全部拔出。冰

  翎天颤抖不安,发出哀嚎尖叫,这一刻的恐惧,超出了往日所有的害怕。云

  水水手中的权杖砸在地上,权杖顶部的宝石,再度蓄力,当蓄力达到了一个巅峰,便见海水奔涌冲向凤栖。海水化作了野兽,涛浪的一滴滴水珠成了野兽的獠牙,水雾之气化作野兽的羽翼。野

  兽奔向凤栖。“

  云水水,我干你祖宗。”

  妖莲的怒火滔天焚烧,正欲出手,便见云水水再使权杖之力,而后与十几位长生强者合纵拖延妖莲的时间,如此一来,权杖蓄力之气所幻化的野兽便能阻止凤栖的攻击罢了。云

  水水倒不是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人,不过是个心理问题罢了,你妖莲和凤栖想杀的人,我偏偏要救下来,让你们心里膈应,尤其是云水水知道冰翎天曾对妖莲的孙子下杀手之后,反而更加的痛快,这欲救之心,如烧得正旺盛的柴火。云

  水水与诸长生强者拖住妖莲,洪水猛兽冲向凤栖,才步入长生的凤栖,显然不是已经在长生境修炼了万年之久的云水水的对手。凤

  栖探向冰翎天脊椎骨的手收回,连连后退。

  那侧,云水水一挥手,放下权杖,也止住了战斗。“

  妖神,你在我肩胛刺了两剑,每一剑都穿了骨,你要适可而止。”云水水道:“这个人,我保下了。”云水水指向冰翎天,“你我二人从来无仇,今日之事的确是本神有错在先,不该对你儿子看上的女人出手,但你那两剑可是实打实的,你孙儿、儿媳皆是安然无恙,我想救下这个人,妖神可否放过?”

  云水水是个聪明人,赢得不来就来软的,察言观色,审时度势。

  妖莲虽然出口彪悍,性子暴躁,但是个有脑子的,有些事,的确要适可而止。

  “的确,你云水水纵然不是个东西,可你家那轮回神起码是个东西,本神给你们俩口子一个面子,带着这个狗东西,滚出本神的视线,否则,本神一个都不放过!”妖莲轻抬眼皮,慵懒至极,杀机内敛,唇角勾起了一抹张扬的笑。“

  妖神,后会有期!”云

  水水的肩胛骨被妖莲刺了两剑后,血流不止,痛苦不已,可她再没有上药的打算。她

  要记住这切肤的痛,来日,定叫妖莲不得好死。云

  水水面容眼神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扭曲狰狞,片刻,云水水稳了稳神色,手一挥动,给了身旁长生强者一个眼色,长生强者便往前走,走至冰翎天身旁,把冰翎天提起,再走回云水水的身旁。“

  诸位族人,随本神离开!”

  云水水看了看面面相觑手足无措的精灵族人。最

  终,云水水的目光落在了神女身上,眼底有一抹杀意稍纵即逝。“

  澜儿,来,与我走。”

  神女出自精灵族,乃云水水族人,跟云水水走倒是没有问题,故而妖莲连眼皮都不抬。轻

  歌捕捉到了云水水的杀意,自云水水来到青莲就接二连三的吃亏,尤其是妖莲刺了云水水的第二剑,云水水即便痛苦,却是不肯包扎伤口,可见愤怒到了极点,此时神女前去,势必有死无生。可若不去,于理不合。

  这会儿,神女倒是陷入了一个举步维艰的两难局面。神

  女听见云水水的话,蓦地看向云水水。神女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朝轻歌淡然一笑,淡绿色的眸里,是如星夜深海般的宁静稳重。

  “轻歌,遇见你,我很高兴,亦不后悔。纵然世事的意外让人始料不及,但我想那都是上天赐予我的惊喜。愿你与青帝白头偕老……我……”说至此,神女哽咽,眸里有些湿润。

  她不得不走。

  不是离别,是生离死别。

  一旦踏出青莲台,她的命就如砧板鱼肉,任由云水水宰割。可

  她再不愿给轻歌造成困扰了,她是神女,她有使命,当她无法完成使命时,那她的使命就只有死路一条。纵

  然死亡,她也不愿与轻歌为敌。“

  我……”

  神女低着头,憋回眼泪,吸了吸鼻子,吞咽口水,而后猛地抬头望向轻歌,一鼓作气道:“我可以抱抱你的孩子吗?”那

  个孩子,太可爱了。眼

  珠子一转,满是机灵之色。

  眉目五官虽偏向青帝,但神情更像轻歌。闻

  言,轻歌眉头一压,鼻腔酸楚。她

  看着神女憔悴苍白的脸,心有不忍,甚是不舍。这

  个朋友,值了。太

  值了。“

  晔儿。”“

  娘亲?”“

  去你姨那里。”说罢,轻歌轻咬着下嘴唇。小

  包子坐在妖莲的腿上,仰头看了看妖莲。妖

  莲的确彪悍,却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点点头便松开了环抱着小包子的手。小

  包子蹬蹬蹬地跑向神女,站在神女腿边,仰头,张了张小手:“抱抱……”软软糯糯的声音,煞是好听。

  云水水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神女蹲下来想把小包子收起,可她遍体鳞伤,没有了力气。她

  便保持蹲着的姿势伸出手拥抱小包子,不敢抱得太紧,怕身上的血腥味染在小包子身上。

  “好孩子,要乖,要保护好你娘亲。”神

  女起身时有些摇晃,小包子连忙细心地扶住了神女:“姨,你受伤了,要疗伤,娘亲是个医师,让她为你疗伤好不好?”

  神女的泪水终是忍不住流出,小包子想为神女擦去眼泪,奈何小小个不够高。小

  包子拖来椅子,站在椅子上,轻拭去神女脸上的泪,“不要哭哦,晔儿把肩膀借给你靠,要是有人欺负你,晔儿的拳头会把坏人们全部吓跑。”稚

  嫩的童言童语,软软糯糯的声音,激起满江的涟漪。青

  莲台诸族人心思各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