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831章 我们没有家了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进入dōngzhōu后,沿着小道慢慢摸索进去,在一座山脉下驻留,扎营。

  轻歌站在dōngzhōu地形图前,执笔圈出几个地方。“

  已经失守很多城了。”轻歌蹙眉道。“

  想要夺回来,还不是轻而易举。”南雪落站在旁侧,目光自地形图上一扫而过。阿

  娇等人坐在椅上,准备着疗伤止血的丹药,雄霸天毫无心思,总是情不自jìnkàn向南雪落。“

  东帝!萧山燕求见。”营帐外,传来萧山燕的声音。轻

  歌负手而立,笔在指缝“进来。”萧

  山燕走进营帐,郑重其事朝轻歌行了一个礼后,道“东帝,探子传来消息,西北二洲的大军,正欲攻向dōngzhōu妇孺所在的北风山岭。”“

  北风山岭……”轻歌低声喃喃,眸闪精光。

  战争开始后,dōngzhōu的修炼者们保护着妇孺老少撤退,护在北风山岭。

  可以说,dōngzhōu大部分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们,俱在此处。

  因为北风山岭地形较偏,又不是前线战争之地,故而派来驻守北风山岭的战士不多。

  夜神宫内派了一位大人驻守北风山岭,便是轻歌之徒,尤儿!

  “大师姐,我们要去北风山岭吗?那些人的战斗力都很低,多得是老幼妇孺,西北二军一旦过去,只怕会砍下所有人的头颅。”九姑娘红着眼道“自古以来,战乱不休,可从未有哪一场战争,以人头数封功勋,这般惨绝人寰,不怕遭天谴吗?”“

  若老天当真有眼,又怎由得恶人张狂嚣张?”阿娇淡淡地道。

  “大师姐,这可如何是好?北风山岭距离较远,若要去保护她们,我们必须现在出发,否则一切都晚了。”风锦道。

  “南阁下,你怎么看?”轻歌转头望向南雪落,问道。

  “不建议过去,原因有二,一则调虎离山,声东击西,看似攻打北风山岭,实则是在屠戮夜神宫。至于二,瓮中捉鳖,方狱、神王二人布下天罗地网,以北风山岭等无辜之人为诱饵,引蛇出洞,你若上当,必是自取灭亡!”南雪落道。轻

  歌微微点头“映月楼三千杀手还没出动,很有可能是准备屠戮夜神宫。又或者是埋伏在北风山岭,等我入局,一网打尽。”

  “依我看,放弃北风山岭,保下死亡领域。死亡领域可攻可守,攻则所向披靡,守则固若金汤。”南雪落说。

  “那北风山岭那些无辜的人呢?”九姑娘问。南

  雪落轻蔑地看了眼九姑娘,寒笑一声“自古以来,每一场战争的胜利,都要有千万无辜人的鲜血祭奠。三洲之战,惊动宗府,分刮dōngzhōu土地,这场战争的规模之声势浩大,全然可以载入史册的。死一群北风山岭的人,换来一场战斗的胜利,此乃万全之策。”

  九姑娘眼眶愈发的红,盯着南雪落看了许久,想要辩驳,却是欲言又止,无法反驳。虽

  然残忍,却是现实。

  战争不过是上位者的博弈,却是底层人的灭顶灾难。

  想要在乱世战争中生活下来,难如登天。

  九姑娘想到那些流离失所的无辜者们,泪水淌落了下来。

  但是,她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轻微撇过脸去,擦拭掉矫情的眼泪。“

  你打算怎么做?”南雪落问。

  轻歌取出一道bǐshǒu,目光锋利逼人,若有所思。“

  这是……映月匕!可调动映月楼的匕!”阿娇激动地道。“

  我兄长精心栽培的映月楼三千杀手,怎可听寻无泪的命令?这其中有怪。”轻歌把玩着bǐshǒu,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这把映月匕,是她一次在映月楼醒来,九辞赠送的。

  那会儿,她还不知九辞是自己的哥哥。

  “九界下令,贬去九辞映月楼主的身份,如今映月楼皆在寻无泪的掌控之中,你这映月匕,只怕是毫无用处。”南雪落道。

  “南阁下,夜神宫交给你了。”轻歌面朝南雪落,微微颔首,满是敬重之意。

  南雪落目光微闪,旋即,不屑的嗤笑“你这是做什么?怎么?你要管北风山岭的人?成大事者,必须时刻有着清醒的头脑,不可被一时用气之事迷了眼。”

  “我知道。”轻歌笑着说“我明白舍车保帅的道理,比之北风山岭,夜神宫更为重要。但是,北风山岭纵然是龙潭虎穴,我也得去闯一闯。”“

  你……糊涂……!”南雪落愠怒,指向轻歌,掌心发颤“你可知一来二去要浪费多少时间?”

  “夜神宫拜托南阁下了!”轻歌道,语气不似帝王般的刚硬威武,只剩下虔诚。

  南雪落扬起下颌,发出了冷笑“你不怕我临阵倒戈,毁了你的夜神宫?”“

  我信任南阁下。”轻歌双眼坚定。南

  雪落怔了怔,吁出一口气“好,我倒要看看,你一个人去北风山岭,能掀出什么风浪,已无力回天的事,何必再去走一遭?”

  “南阁下,我明白,战争的背后必是血腥,只是……南阁下,我不仅是夜神宫的掌控者,我更是dōngzhōu东帝。自从我踏步这片土地,成为dōngzhōu一帝,我便明白我肩负重任,如山沉重。那等使命,不仅仅是dōngzhōu存亡,更是dōngzhōu无辜子民的安好与否。这场战斗,我必胜利,但我希望,伤亡能降低到最少。我也知道,有一群人在等我,我不可以以天下为重任的理由,放弃他们!”说

  完这一番话,轻歌舒了口气,旋即苦涩的笑着。

  是了,她曾是不折不扣的小人,自私自利,睚眦必报。她

  说自己是遗留了千年的祸害,谁能想到,却以苍生为己任。

  倒是可笑。时

  间啊,真能改变许多人。“

  大师姐所言极是,不到最后一刻,不可以放弃任何一个求生的人!”九姑娘兴奋地道。

  精神世界里,古龙沉默了许久。难

  以想象,这样的话,会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说出来的。“

  你去吧,只要我南雪落还活着的一天,死亡领域必不失守。但是,你听好了,你若不活着回来,我便把你徒儿烤了吃了。”南雪落道。

  正在神游的雄霸天,陡然脊背一凉,恐惧地望着南雪落。公

  子……好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