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969章 证据确凿,可有话说?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殿主,神主,今日我们汇于定北郊,暂且放下四部神域之恩怨,是该为天下百姓之福祉所着想。”

  幻月宗主声音温和,宛如淡淡春风而过,纯净的面颊浮着微笑,且道:“众所周知,半妖之病乃是诸神天域疑难杂病之一,天域内,放眼钟林四部,天启神域,皆无医师有对症之策,治病良方。

  而让人恐惧的并非是病症,而是此病的传染性,极其之强,黏性甚高。

  正因如此,多年来,人们对半妖心怀恐惧。

  医师们找不到治病之策,只能预防感染,在此方面炼制出许多强而有效的丹药。”

  宗主之声,似好听的乐律音,传遍了定北郊的每个角落。

  仿佛燥热炎炎的盛夏午后,突来一场凉雨,抚平心头的燥火。

  听着幻月宗主的话,周遭的人都点了点头。

  这一次定北郊相聚,可谓是极为壮观,天域诸神,盛大来此。

  四部黑暗殿主,神出鬼没,一把二十四尺破天刀,可开天辟地断山抽水,足下黑巨龙,呼风唤雨搅天翻地覆。

  且说那幻月宗主,一笛一琴,让人不知不觉死在美好的幻境和音乐里。

  四部有一狼和一虎,独狼殿主,黑裙风华。

  笑面虎自是幻月宗主,谈笑间杀人而无形。

  即便幻月宗主杀人,亦是面带笑容,而死在乐律之下的人们,竟不会去怨怪幻月宗主。

  而这,才是幻月神宗的厉害之处,让人心甘情愿去死。

  除此之外,海域霸主天启王,一统无边海域,铁船战无极。

  再看那钟林山,隐世强者,方外之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锋芒毕露时,天域谁敢争锋?

  dōngzhōu女帝,年仅二十,算是第一个来自低等位面的独立之主。

  其父剑尊夜君横扫六合,其兄映月楼主风云九界,女帝自身潜力天赋,乃当代第一人,毫不夸张!风云汇聚,变幻莫测,天地为此颤,九霄因其变!黑巨龙甩尾,似羽如器的鳞片,脱离了龙躯,在长空中,以龙尾为始,放置出龙鳞阶梯。

  殿主身背大刀,踩着龙鳞往下走,眉梢微翘,眼眸狭长,冷光乍现时似有雷霆迸射!正在殿主沿着鳞片阶梯往下走的同时,琴声四起,四部军队纷纷而至,在定北郊灰尘四飞的地上,铺上极有质感的黑毯与檀木桌椅。

  殿主双足踏地,所有的鳞片回归原位,黑巨龙便化作一道黑光,钻入殿主的眉间。

  檀木桌椅旁,一把贵妃榻,殿主朝贵妃榻上躺去的同时,背在身后的二十四尺破天刀,脱离其脊,悬立于贵妃榻旁。

  殿主轻靠贵妃榻,慵懒散漫,微垂双眸,似在小憩。

  定北郊乃神域之地,殿主落落大方,气势十足,如临自家小院。

  正是殿主这样张狂而不可一世的姿态,叫神主怒不可遏,满面怒气。

  不过,想到了来定北郊的真实目的后,神主决定咽下这一口气。

  且看她黑暗殿主张扬猖獗,来日必一败涂地!华贵的金色面具之下,薄唇勾着无情的笑容。

  “天启钟林还有dōngzhōu女帝他们,何时到?”

  神主问宗府的另一位护法。

  护法答道:“天启王的夫人,感染风寒,天启王可能要晚一些到。”

  诸神天域人人俱知,这天启海之王,实在是宠妻第一人。

  据说,其夫人曾染病,是不治之症,后来天启海出了一名神秘人,乃月主月姬。

  月姬此人,年纪难测,据说出自何西楼的和风海域,带领和风海域的众人,在大海之上杀出一片天,且得云王之爱慕,天启之青睐。

  月姬擅医,一剂良方,竟治好了天启王的夫人。

  每每谈及月姬时,天启王通常都会说一句:“月姬,吾手足也。”

  由此可见,天启王和月姬的感情尤其坚固。

  当然,让月姬名扬四海,震彻天域的不是海上之战,而是屠榜。

  修炼榜上,月姬原是无名,一夜之间,屠戮修炼榜,冲至第一位。

  直到现在,那宗府修炼榜上的第一人之名,还是月姬二字。

  “钟林王呢?”

  神主问道。

  护法再答:“属下不知。”

  神主轻点头。

  若论实力,钟林王在所有的独立之主以上,只是钟林王爱好和平,隐世专研大道,倒无心这些纷争。

  关于钟林王是否能来,何时来,神主心里没底。

  但来与不来,都不重要了,至少神主已把请柬放了出去。

  这等为民着想的大事,钟林王不来,只会遭世人非议罢了。

  同理,神主的请柬放了出去,dōngzhōu女帝身为曾经的药宗大师姐,若不来定北郊,只怕夜轻歌此前苦心经营的仁君形象,将会功亏一篑,彻底被击碎。

  神主是聪明的,定北郊一事,不论怎么朝哪方面发展,都脱离不了他布下的轨道,百利而无一弊。

  坐在贵妃榻上的殿主,似是在休憩。

  不过,听到了神主与宗府某护法的谈话,微睁开双眸,轻抬眼皮,目光慵懒地望着神主。

  她今日能来此,倒不是当真在乎半妖之病,而是想看看,这个来自低等大陆的女人。

  一个二十岁不到的黄毛丫头,究竟靠得什么,能够在这片天地搅动风云?

  而且,旁人不知,她还会不知吗。

  好端端的三宗弟子,怎会突染半妖之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神主的计。

  神主毒辣狠绝起来,连自己人都不放过,数万三宗弟子,没有一个能够全身而退的。

  这是给dōngzhōu女帝布下的局,若夜轻歌当真眼睁睁看着三宗弟子死亡,岂非残忍无情,冷漠没心!可夜轻歌真的出手相救,却是违背了天下的人。

  救感染半妖之病的人,就是害那些身体健康的无辜百姓。

  据黑暗殿主所知,神主暗中与青莲的人物有联系,就算夜轻歌找到了治病之策,且不说天下人是否相信,纵头顶有九界九辞,父亲剑尊,雪女大人,可也不敢随意出手,触了青莲的忌讳,只怕这些大将,都会一一折损。

  殿主来此,是看戏的。

  她轻瞥了眼站在旁侧的夜菁菁与一号,这少年少女,天赋好得吓人,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但也正是这么两个人,忠心追随夜轻歌,倒是让殿主有些好奇,那dōngzhōu女帝,究竟何许人也。

  黑暗殿主第一次对夜轻歌有印象,倒不是因为夜轻歌在诸神天域创下的战绩,而是因为,当她觉得夜菁菁和一号是可造之材时,特封二人为圣女、大祭司。

  那一夜,二人在她的椅下跪地匍匐,说他们心里有一个谁也无法取代的人,他们努力修炼,只为有朝一日能保护那个人。

  故而,他们觉得自己对黑暗神殿不够诚心,不愿成为神殿之女和神殿大祭司。

  对于二人的不臣之心,黑暗殿主很是愤怒,而见两个小年轻,如此的诚实,黑暗殿主又很欣慰,至少,她没有看走眼。

  当时的她,派人去查了一下夜轻歌,的确小有名声,然而在她的眼里,只是个无名小卒罢,并没有过多的在意。

  不曾想,短短的时间里,彼时的无名小卒,成了大名鼎鼎威风凛凛的女帝。

  黑暗殿主红唇微掀,轻笑了一声。

  “菁菁,今日定北郊,你打算如何做?”

  殿主问道。

  幻月宗主看了眼夜菁菁,嗓音温柔好听:“菁菁,你已不是小孩,知道什么事该做。

  我和殿主不反对你追随女帝,但是你现在乃是神殿之女,背负着神殿责任,行为举止,都关系着黑暗神殿的未来,更应该考虑四部才对。”

  夜菁菁抿了抿唇,想起了姐姐的话,犹豫少顷,目光坚定,点头道:“菁菁幸得二主栽培之恩,莫不敢忘,定不辜负二主厚望!”

  见此,幻月宗主脸上的笑愈发浓郁,轻拍夜菁菁的肩:“你是个重情重义知恩图报的好孩子,我与殿主甚是欣慰。”

  “菁菁还小,你莫给她加那么多的压力。”

  殿主目光宠溺,轻声道。

  “这不是怕你把菁菁给宠坏了。”

  幻月宗主微笑。

  殿主耸了耸肩,毫不在意。

  她既能宠夜菁菁一世,也能宠其一世。

  夜菁菁感激地看了眼二主,心里却为轻歌感到忐忑不安。

  她也知自己的身份是神殿之女,若因一时冲动贸然为轻歌出手,反而会带来反效果。

  只是——她担心姐姐。

  在数年的时间里,每个难熬的夜晚,她都会想起四星夜府的日子。

  那时的她还很小,轻歌保护着她,抱着她,逗她玩。

  在外人面前凶悍残酷的姐姐,却会对她笑,用百倍的温柔来哄她。

  姐姐说,我们菁菁啊,一定会觅得如意郎君,替姐姐照顾菁菁。

  那时,夜菁菁还想着要嫁给墨邪。

  往事说来也是好笑,又很温暖。

  一号转眸,沉默地看着夜菁菁的侧脸。

  他答应过主子,照顾好夜菁菁,这不仅是承诺,更是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夜菁菁似是察觉到什么,看了看一号,与之对视良久,夜菁菁浅笑,挽起了一号的胳膊。

  幻月宗主和殿主都笑了。

  “啧啧,天要下雨,我们小丫头要嫁人咯。”

  殿主笑道。

  夜菁菁脸颊难得一红,幻月宗主亦说:“不如挑个良辰吉日,把婚事办了吧,不然我们俩个可真是要操碎老母亲的心哟。”

  两人在夜菁菁面前,不像是神殿之主,幻月宗主,更像是慈祥和蔼的长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