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978章 脑子还在,问题不大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似箭在弦,不得不发。

  五十二兵门对上映月杀手,一瞬之间,仿佛谁也讨不到好。

  其中,弓门门主楚长歌,依旧光着膀子,骚包的红裤衩,绣着精致的明huángjú花。

  楚长歌随意懒倦地挥动弓箭,悄悄然望向轻歌,一脸的挫败感,仿佛在说:身在曹营心在汉。

  东方破嗷呜大喊,就差被人以为是杀猪了,关键人家那兵器也没落下。

  叶青衣与神主见轻歌胆敢与之对峙,皆是愤怒不已。

  叶青衣怒喝:“东帝,你这般作为,只怕会让人以为你带这么个江湖术士前来是别有用心!”

  神主阴冷而笑:“夜轻歌,你以为本座会怕你吗?”

  轻歌缓步朝前走去,wàiwéi的映月杀手们俱为圣女让出一条路。

  与此同时,五十二兵门的士兵,见此情形,惧怕不已,竟不由自主朝两侧避开。

  适才还剑拔弩张,即将厮杀,这会儿只见那曼妙的身影,如过无人之地,出现在东方破面前。

  东方破喜极而泣:“东帝啊,你终于来了,天道不公,神主无义,不顾数万人之生死,要残杀忠良医师啊。

  神主非人哉啊,可怜我那师父,孤苦伶仃一人,为医而生,却要白发人送我这……”东方破正欲说出白发人送黑发人,却见东方破这玩意儿卡壳了一般,拔出一根头发看了看,这头发的颜色,说黑倒也不黑,严格来讲,是个棕色的。

  东方破了然于心后,适才还面无表情,如同三月的天,变戏法般,陡然间嚎啕大哭:“却要药王师父白发人送我这棕发人啊,可怜天下师父心啊。”

  轻歌:“……”不知为何,有种想装作不认识这厮的冲动。

  周遭的人听见东方破的话,俱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不仅不想救东方破,巴不得兵门军队们早些出手,让这家伙闭嘴吧。

  “药王之徒,身份尊贵无比,上三族的仁族在千族之中的地位不言而喻,而药王在药神殿,乃宗师级别的医师,在炼药一道,乃泰山北斗,受人景仰。

  你看看你这德性,说你是江湖术士都是抬举你了。

  若论药王之徒,你配吗?”

  叶青衣不屑地道。

  叶青衣的确说到了点上,对于中等位面的修炼者来说,九界千族都过于遥远。

  而之所以是上三族呢,也大有说头。

  九界之上,当真仅仅只有千族吗?

  不,有无数个种族。

  而唯有实力底蕴在千名之内,才称得上是千族。

  所谓上三族,便是千族之中的上三百个种族,乃千族之中的王侯伯爵。

  而中三族,乃是三百至六百之间,可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乃是贵族。

  至于最为平庸者,则是下四族,乃是千族之中的最后四百种族。

  曾经,梦族有段时间,实力底蕴,到了上一族。

  奈何还未重新拍卖,就因千毒瘟症被人屠族。

  上一族呢,便是前一百的种族。

  这里的‘一族’,乃是一百个种族宗族的总称。

  千族的故事,源于开天三大族,可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的。

  再看定北郊,东方破如个受伤而委屈的小媳妇般,捻着袖子,躲在轻歌身后,哀怨地望着神主、叶青衣和兵门军队们,佯装出一副瑟瑟发抖恐惧不已的模样,实则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吃剑尊大人做的饭菜。

  想想看,青帝岳父做的饭菜诶,他竟然吃了好多顿,真是此生无憾。

  想至此,东方破倒是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蓦地推开了轻歌,走在最前面,就差没北郊自刎了。

  “来吧,杀了在下,在下不惧。

  在下必名垂青史,而你们,都是历史上的人渣。”

  “……”轻歌头疼无比,太阳穴疯狂跳动,隐隐有怒气喷发,似克制不住。

  东方破怕是火雀鸟天赤上身吧,怎么戏这么多?

  东方破回头看来,挑眉一笑,那眼巴巴的样子,好似觉得自己表现不错,希望剑尊大人的晚饭里,能多加几个鸡腿。

  轻歌攥着东方破的肩膀,将其提起,朝巨坑里丢下去,摔得东方破嗷嗷大叫,揉着臀部泪眼汪汪。

  “拿出你的治病之策,来堵住这些人的嘴。”

  轻歌冷笑。

  “是!”

  东方破的手在身上摸来摸去,去找已经藏起来的空间宝物。

  轰隆隆。

  一道雷声从天而降,其声之大,震耳发聩,吓得东方破一个哆嗦,躲在了角落里。

  不过一瞬间的事儿,东方破面色惨白如纸,身体如筛糠般颤个不停,双眼发怵。

  从未遗忘的记忆和画面,历历在目,像是真实存在一般。

  无情的屠夫,温柔的母亲,尖叫的族人,流淌于床底的血。

  屠夫赤着的脚上,用刀刻着彼岸花的图腾,后边托着染血的刀,四处走来走去,似是在找最后一个活着的生命。

  他捂着嘴,睁大眼,听见了雷声和雨声。

  鲜血到了他的脚边,湿透了腿脚的衣料,恶心的味道让人作呕。

  东方破再无方才顽皮的样子,像是个行将饿死的人,无声的发抖。

  轻歌听见雷声,皱着眉,蓦地看向东方破。

  东方破每一次都是这样,害怕不已。

  正在此时,天穹之上,一支军队出现在定北郊。

  青莲的光,宛如晚霞,绚丽无边,绽放于长空。

  青莲之中,红衣银发的女子,踏在莲上,微微一笑,清雅高贵。

  那是……“青莲的人?”

  殿主蹙眉,喃喃自语。

  更让人意外的不是青莲来人,毕竟各大独立之主的人互通了消息,神主可能抱上了青莲某位大人物的腿儿。

  只是……那美丽的青莲女子,为何与东帝,如此的相像!如出一辙的容貌,八九分相似的神态!若说不同,便是东帝狂傲杀伐,有血腥之气,时刻绽放着从骨子里迸射而出的狂!至于那青莲女子,多了些秀气和阴鸷之色。

  说白了,便是小家子气。

  若说是个绝色美人,风华无双,倒也贴合。

  但——若说王侯之气,将军风范,却是远远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