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026章 吞噬!真元!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轻歌坐了下来,闭上眼眸,思考着萧如风所说的,不死不灭,灼则灰烬这八个字的意思。

  轻歌紧蹙着眉,蓦地睁开锋利如刀剑的眼眸,紧盯着下方囚笼里的二号。

  二号在囚笼内瘦骨嶙峋,背靠着铁柱而坐,不知是不是巧合,正抬头与高楼雅座窗前的轻歌对视。

  那样的眼神,如同漆黑似墨的夜,永远都无法化开。

  空虚所说的木偶替身,与二号有什么关联呢?

  此时的轻歌,就像是漂浮在深海的正中央,四面八方都是无边无际的辽阔海域,而在深海之下,一头露出骇然獠牙的巨兽,一点一点的靠近轻歌。

  而随之靠近,轻歌那片海域,出现了巨大的可以吞噬万物的漩涡。

  萧夫人给轻歌添了一杯茶:“王上,喝点茶,休息一下吧。”

  轻歌接过茶杯,点了点头,却在萧夫人把手收回的时候,眼尖的看见了萧夫人的手里的木制手镯。

  “木镯,倒是稀见。”

  轻歌挑起眉梢,收回了目光。

  萧夫人低头看了眼腕部的手镯,微笑道:“如风发现二号的时候,我便在身旁,那时二号的身边,有一棵手掌大小的龙凤树。

  我只在古书上看见过龙凤树,便把龙凤树和二号带回了北月王朝。

  后来发现怀孕时,想着龙凤树的气息能改变孩子的气运,便让如风找人将其打造成手镯戴着了。”

  “龙凤树……小小的四星,竟有龙凤树的存在,真的是稀奇。”

  精神世界里,古龙前辈诧异地道。

  轻歌心脏微颤,双唇轻抿,她曾翻阅史书无数,也对龙凤树稍有印象,而在先祖宝典里,有关龙凤树的记载则更加的详细。

  因为凤栖和夜青天的事,轻歌把先祖宝典都背了下来,对这龙凤树也不算陌生。

  除却改变气运以外,龙凤树若是入药,可治百病,打造成兵器和盾牌的话,更是所向无敌,或是刀qiāng不入。

  除此之外,更让轻歌关注的一个点是,龙凤树不依靠土壤而活,大小也各不相同。

  譬如萧夫人见到的这棵龙凤树,只有巴掌大小,而有些龙凤树,比天还高。

  而且龙凤树只要根部未被火烧,就算被人一刀斩断,也能在一夜之间重新生长出来。

  许久,萧如风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本泛黄的书,书已被翻开至某一页。

  萧如风急忙把书递给了轻歌,指着一处,说:“这两页,都是关于二号的记载。”

  轻歌一眼看去便知这是冥千绝的字迹,最关键的部分已被墨水浸透得看不清原来的字了,她只能在可见的字上寻找着蛛丝马迹。

  漠北,太清墟。

  命归,龙凤森。

  ……“丫头,传说中,太清墟上出神秘木匠人,可接骨,可生花,可制人,手艺完美极好,但从不出墟。

  龙凤森林的树木俱有灵性,若以此木雕刻出人偶、魔兽,可还原其本身的力量。

  太清匠人,对木的要求极高,非龙凤木不用。”

  古龙前辈道:“没想到低等位面,竟有人也知道太清墟和龙凤森的存在。”

  轻歌看完合上书,望向萧如风夫妻:“龙凤树何在?”

  片刻,萧如风把龙凤树取了过来,置于掌心,一棵极小的树,枝桠茂盛如蒲扇般。

  萧夫人拿过龙凤树,放在轻歌面前的桌上:“看来王对她很有兴趣,不如就收下龙凤树吧。”

  “这太贵重了。”

  轻歌摇摇头。

  “能陪在王身边,是它的荣幸。”

  萧夫人笑道。

  闻言,轻歌也不矫揉造作,落落大方把龙凤树收下:“既是如此,那我便收下了,我还想带走一个人。”

  “不知王上对何人感兴趣?”

  “二号。”

  “……”一会儿后,斗兽场的侍者便把双手捆绑绳索的二号带来。

  轻歌起身走到了二号的面前,双眸如寒,直视二号:“跟我走,你愿意吗?”

  在萧如风的眼神示意下,侍者把二号腕部的绳索解除。

  墨邪抢过萧如风别在腰部的扇子摇晃几下,扇了扇风,眼眸含笑地望着轻歌与二号。

  二号一动不动,似乎听不到轻歌的话,冰冷的一双眼,默然地凝望着轻歌。

  轻歌眸光微动,朝二号伸出了手。

  二号低头看去,báinèn的手掌,掌心纹路清晰分明。

  这一刻,没人知道二号在想什么。

  “我能给你自由。”

  轻歌说。

  二号依旧毫无波澜,只盯着轻歌的手掌看。

  “我能给你权力。”

  “我能帮你报仇。”

  轻歌每说一句话,都会仔细盯着二号的神情看,二号不为所动,纤细如柳的身子,仿佛能被大风刮走。

  直到她听见报仇两个字,抬起了眸,直直地望着轻歌。

  轻歌能够明显的感受到,二号那双死寂如古井之水的眼眸里起了丝丝涟漪。

  暗黑的夜,骤然间亮起了光火。

  二号机械般地抬起手放在了轻歌的掌心,她期待地望着轻歌,眼睛里逐渐有了希望。

  轻歌握紧了二号的手,不似一双人类女子的手,更像是细长的枝,枯萎的木。

  “丫头,你怎知她心中有恨?”

  古龙前辈问。

  “我猜的。”

  轻歌耸了耸肩,随口回答。

  人若无欲,必然有恨。

  二号一个被关押的斗兽者,连对自由的向往都没有,这便意味着她知道自己获得了自由,也没什么意思。

  权力二字,都无法激起二号的心,也说明了,二号的仇敌,可能特别的强大。

  若真如萧如风所说,二号的手臂被斩断之后一夜新生,二号的来历和背景,绝对恐怖而复杂,不只是低等位面那么简单。

  暗中的敌人太多,都是超越了空虚和神主的存在,空虚留下的木偶替身,牵扯太多。

  轻歌毫无头绪,就算知道二号与北清木匠有所关系,也不知从哪里开始猜测。

  “吾王何在?”

  雅座房外,传来了肃然的女声。

  随即侍者抬手叩门:“王上,云夫人和释音公子求见。”

  云娘……“快快有请。”

  轻歌眼眸放光,眉间含笑。

  雅座房门打开,侍者领着云娘夫妻二人至雅座。

  云月霞摘掉头上的白色斗篷,一身冷霜,携着寒气,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