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054章 绿芒星!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紫云宫三人俱已坐下,为首者好奇地看了眼小包子,玩笑道:“魔族有此君主,是魔族之幸。”

  小包子有模有样地行了个礼:“叔叔谬赞,晔儿愧不敢当。”

  “小小年纪,倒是进退有度,聪明伶俐,也知审时度势,果然是天域女帝和妖王之子,实在是叫人惊奇。”

  那人大笑道。

  小包子咧开嘴天真的笑,眼眸透着无辜的光彩,却在悄然思考,紫云宫人来死亡领域见娘亲是为了什么!小包子戒备起来,笑眯眯地走至轻歌身旁,垂在袖衫里一双肉嘟嘟的小手攥成了拳头,面上依旧是露出和善纯真的笑容。

  “不知几位叔叔来天域,是为何事,我若有能帮得到的地方,一定会尽力而为。”

  小包子尝试性地问道。

  紫云宫三人对视一眼,其中看似地位较高的人回道:“倒也没什么事,主上让我给女帝带来一封请柬,三年一度,九界风云志,主上盛情邀请天域女帝入浮生梦境。

  女帝,这可是主上为你争取来的机会,你要好好珍惜才对。

  浮生梦境,可不是高等位面的修炼者能去的地方。”

  此人才把话说完,却见九辞迅步而来,怒气汹汹,双掌压在桌上,微微俯身,睥睨着说话之人:“不去。

  什么狗屁机会,浮生梦境内的毒瘴之气,修炼者至少要为本源境才可抵挡,吾妹幻灵境而已,去那地方做什么?

  立刻给我滚回去告诉你家主子,爱谁谁去,吾妹,不去那鬼地方。”

  那人说话,颇为低沉,略带危险之意:“紫云宫主金口玉言,说出的话如泼出的水怎可收回?

  九辞殿下,你我都为九界人,就不要为难彼此。

  你亦知主上性情不定,喜怒无常,若我将九殿原话带回,只怕主上会误以为天域女帝,目中无人,不屑主上邀请。

  紫云宫主之怒,你我二人也好,天域女帝也罢,谁都承受不住。”

  九辞撑在桌面的双手微微用力,紧紧地攥成了拳头,狭长剑眸逐而爬满愤怒的血丝,眼眶部分的充血,赤红可怕。

  他怒视着紫云宫人,沉默许久,诡异轻笑:“你在……威胁我?”

  九辞半眯起眼,胸膛处黑雾汇聚,似有黑鸦尖锐的鸣叫声自远方响起。

  紫云宫人发出笑声,轻描淡写地道:“主上听闻令妹之事,对女帝极感兴趣,且认为女帝天赋可嘉,即便是幻灵境,亦有实力在浮生梦境来去自如。”

  “放你娘的狗.屁!”

  九辞双手伸出,攥着那人的衣襟,将其从椅上提起:“浮生梦境,一去不回,你当我是白痴?”

  “九殿,吾乃紫云宫人,你岂敢……”轰。

  九辞一拳打在此人脸庞,只见其摔得人仰马翻,好是狼狈。

  另外两位紫云宫人见此,震怒之下,齐齐出手,从左右两侧夹击九辞。

  九辞周身黑烟散开,身影如鬼魅消失不见,蓦地一脚踩在方才之人的胸腔,居高临下望他:“紫云宫人又如何?”

  那俩人找到九辞踪迹,再度出手。

  “啊,不要动手……”小包子惊慌失措,走过去抱住最强的一个紫云宫人:“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让开!”

  被抱住的紫云宫人怒瞪双目。

  小包子泪眼汪汪地看着他:“不要这么暴戾,晔儿害怕。”

  借此机会,在另一人攻向九辞时,九辞及时反应过来,与之颤抖三个回合后,将其拿下。

  九辞一手攥其黑发,同时抬头看向小包子,满面泪水的小包子,悄悄然地给九辞眨了眨眼。

  轻歌站起身子,走至九辞后边,báinèn小手轻放在九辞的肩上。

  “好了,别闹了。”

  轻歌说道。

  倒下的两名紫云宫人灰溜溜地爬起,愤怒之下欲冲九辞,携万千杀意,双目亦是充血,爬满怒气。

  “九辞,你若寻死,直说便是,都给我上,杀了这混账!”

  “……”陡然,画面定格,空气凝固。

  院内的凉风,夹着花的芬芳,掀起鲜艳如火的裙摆。

  轻歌扭头,神情淡漠,凤眸如寒望向那俩人。

  他们朝九辞攻去的动作僵主,保持不动,瞪大眼睛看着轻歌,不由得吞咽口水。

  难以想象,他们竟在害怕一个幻灵境修炼者。

  轻歌的周身,浮现着淡淡的魇北寒烟,血魔筋脉里的吞噬之气欲动,无形的危险已经逼近了他们。

  紫云宫的人的确很强,不过他们几个只是传话的,还没强到要轻歌格外忌惮的地步。

  轻歌的精神力,自目光里迸射而出,化作空气威压,足以要他们的灵魂为之一颤。

  “告诉紫云宫主,本帝谢过他的好意,只是本帝自知实力不足,没有资格前往浮生梦境,还望他另择英才。”

  轻歌说罢,走向小包子,抱起了他。

  小包子柔软的小手臂环着轻歌的细颈,歪着头睁着大眼睛眨了眨,好奇地望着轻歌。

  “怎么了?”

  轻歌问。

  “娘亲真是太美了。”

  小包子笑。

  紫云宫人尚有不甘:“东帝,得罪紫云宫主,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能得主上器重,可是无上荣耀,你这样倒是有些过分狂妄自大了。”

  轻歌勾唇浅笑,漠然望去,戏谑道:“你这是在挑拨?”

  紫云宫人面色剧变:“女帝,不要不知好歹,我们再给你一个机会,否则……”“不去。”

  轻歌抱着小包子转身离去:“诸位回吧,孩子乏了。”

  “女帝,你……”“言下之意让你们滚,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的?

  是不是要我找头猪来跟你们对话才行?”

  九辞拦住几人去路,不耐烦地道:“赶紧走吧,别给紫云宫丢脸了,哦,对了,告诉你们家主上,女帝是我的心头肉,谁若动她,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才好。

  不过嘛,上次寻无泪之事后,莫叔对我挺好,你们若想动我,也得问问莫叔同不同意。”

  “九辞……”“滚吧滚吧,是不是要我关门放狗?”

  九辞跟赶苍蝇似得挥挥手。

  三人咬了咬牙,灰溜溜地走了。

  轻歌朝大殿走去,听见九辞的话,脚步微微顿住凝固了片刻后,才抬步继而往前走。

  “娘亲,你笑什么?”

  小包子问。

  轻歌回头看了眼九辞,笑而不语。

  有个哥哥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天塌下来了,还有个哥哥顶着。

  小包子自轻歌肩上探出脑袋,打量着九辞,摸了摸下巴,寻思着要不要等到正月去剃个头?

  娘亲看舅舅的眼神,让小包子嫉妒了。

  九辞蓦地感到一阵恶寒,猛然望向小包子,打了个冷颤。

  莫名的,有一股杀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