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062章 烹茶等客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轻歌挑起眉头,侧目看了眼段芸。

  张匠人张羽,师从钟林山灵虚匠师。

  三十年前祭天仪式,钟林王甚至没有现身,座下队伍,直夺榜首,其中一人便是张羽之师。

  如此说来,灵虚匠师在钟林山地位崇高,他的徒儿必是杀不得的。

  只是轻歌不知,此人出何目的,欲要青月弟子数十万人的性命。

  这些房屋建筑,乃是居心叵测,结构问题极大,暗藏杀心,而且不易察觉。

  若非轻歌感知敏锐,嗅到了墙缝之间淡淡的异味,又侧重观察了下四面墙的重量和材料,否则也发现不了这个问题。

  灵虚匠师……轻歌心内轻喃这个名字,平静的湖水起了些许涟漪,沿着风一圈一圈的散开。

  那侧,林伯山还在研究房屋构造,许是结构严谨,那些危险都已被掩藏,一时半会儿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轻歌倒有耐心的等待着,悄然打量着张羽。

  张羽三十而立,及冠时倒是有个妻子,可惜成亲后发现张匠人不举,妻子跟人跑了;张羽悲愤之下,沦落为散修者,后被路过的灵虚匠师捡了去。

  张羽站立不安,忐忑惶恐,偶尔朝轻歌看去一眼。

  他倒不是胆小如鼠之人,只是在这小女帝面前,有种从未有过的窒息压迫感。

  眼见着时间缓缓流逝,张羽咬了咬牙,于袖袍中悄悄掐碎一只拇指大小的血灵鸽。

  血灵鸽晶莹如玉,碎后作烟,一缕流动的胭脂色,渐渐变淡,在风里消失的无形无踪,无色无味。

  张羽耳边响起的是师父的警告:羽儿切记,若遇危险,务必碎此血鸽,为师可保你平安。

  张羽闭上眼,强压下所有的恐惧,只希望师父大人能够早些来。

  “东帝!”

  查看房屋结构的匠人林伯山去而复返,来到轻歌的面前单膝而跪,双手高高拱起。

  “说吧,情况如何?”

  轻歌问道。

  “回禀东帝,这些房屋,结构都是一样的严谨,乍眼看去,是大师所铸。

  然,结构有着细小的偏差,四立之墙采用的材料,都是轻薄的鹅鱼石,天顶却是百辰重岩。

  用这种的结构做成房屋,只有三个月的寿命,百辰重岩内有未被淬炼的引雷针,阴雨天可引雷电,山风若至,四面墙必倒,而天顶会掉下来砸死人,就算不被砸死,也会碰到从天顶缝隙里落处的引雷阵,吸引雷电砸人。”

  林伯山缓声道:“而四面墙的缝隙里,还藏有血魔花粉,可致人迷幻,有暴戾之气。

  再加雷雨夜,必会互相túshā。

  若水漫大地,未被淬炼且已遭过雷电重击的引雷阵,雨水则化。

  血魔花粉,碰见潮湿的空气,亦会划开。

  如此,所有的证据全部消失,便只剩下自相残杀的青月弟子。”

  “到时,世人便会抨击东帝,认为青月不祥,东帝不祥,否则的话,在神域好端端的弟子们,何至于在青月变得魔怔?”

  此刻说话之人,是一步踏出的风青阳。

  而后,青月学院一片死寂,每个人都是呆滞的神情,似是还在消化林伯山所说的那一番话。

  轻歌多看了几眼林伯山,她只以为林伯山能给出个大概结果,却没想到,这厮从头到尾推测了一遍,而且八九不离十了。

  原来是血魔花粉……怪不得她能闻到隐藏在缝隙里的味道。

  而她没想到,天顶还有引雷针,这个局比她想象的还要可怕。

  若非因为血魔花粉的存在,闻到了一丝淡淡味道,注意了一下房屋结构,再摧毁此屋,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到时十万青月弟子丧生于此,她东帝便是最大的罪人,还真应了天机楼空虚的语言,东帝即妖女。

  轻歌似笑非笑地望着张羽:“张匠人,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即便算计被戳破了,张羽故作镇定,面不改色,挺直了腰部,以拳抵唇干咳了一声才说:“我不知道林匠人在说什么,什么引雷针,什么血魔花粉,我只负责建筑此屋,更何况,四面立起的墙壁里一直都有缝隙,谁都有可能把血魔花粉放进去,你们凭什么断定是我?

  我张羽何许人也,钟林山灵虚匠师之徒,何须做出此等下作之事?

  东帝,你还年轻,不知世事险恶,我这是被人栽赃陷害,你可不能错杀一个好人呢。”

  咔——刀刃摩擦,火化四溅。

  明王刀出鞘,女帝身影骤动,刀刃贴在张羽脖颈,察觉到脖颈肌肤的冰凉,张羽不敢再说一个字。

  “死到临头,还要狡辩吗?”

  轻歌红唇轻扯,冷嗤一笑。

  “大师姐!杀了他!杀了这个歹毒蛇蝎的人!”

  有弟子愤怒地喊。

  “何师弟所言甚是,若非大师姐今日英明之举,所有人都会被瞒在鼓里,他日青月十万弟子因此身亡,这可是十恶不赦的小人,此罪,的确该杀!”

  “大师姐,吾等请求大师姐,杀此祸害,给青月弟子一个安宁。”

  “……”张羽面色铁青,却是不敢多说一语。

  突然间,张羽感受到了什么,眼底深处红光乍现,似有血鸽飞掠过。

  张羽脸颊浮现了扭曲的狞笑,望着跪地的数千青月弟子们,沉声道:“吾乃灵虚之徒,是钟林山人,给你们大师姐一个胆子,也不敢杀我。

  你们dōngzhōu,可有胆量与我钟林山作对?

  岂非以卵击石不自量力,女帝成就功勋的确过人,却也没资格与钟林山平起平坐吧。

  我今日若死,他日,钟林山人,必灭汝dōngzhōu。

  而你们这些青月弟子,谁又能逃走?”

  说至最后,张羽发出刺耳沙哑的笑声。

  轻歌手腕微转,加深力道,刀刃往前深了一分。

  刺。

  利刃裂出一道口子,肌肤如此的脆弱,一滴一滴血珠凝在明王刀身上。

  张羽笑声止住,惊惧地望着面前冷漠的女帝。

  “你连钟林山的狗都论不上,算个什么东西,配提钟林dōngzhōu之战?”

  轻歌嗤笑,轻蔑地道。

  张羽脸色惨白如纸,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血,眼里只剩下深深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