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067章 女帝一笑,天域三颤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六宗幻灵,谁与争锋!接连突破两宗小境地,惊了满堂的人。

  纵然是柳烟儿这类跟随轻歌多时早已对此麻木的人,依旧是目瞪口呆。

  再看那大弟子,一脸的呆滞,全然说不出话来,只呆呆地望着龙座上的女帝。

  连续两次的突破,亦在轻歌意料之外。

  幽冥花碎片和xiéè气息的自主xiūliàn,轻歌只是在尝试着锻造躯体,提升xiūliàn的速度而已,没想到效果这么好,不知不觉的突破了。

  完全是毫无征兆,就连自己都懵了。

  欢乐殿死寂一片,鸦雀无声,俱是相同的表情,一样的眼神望向轻歌。

  轻歌干笑着,以拳抵唇发出几道轻咳声,báinèn的小手抬了抬,撩起额前碎发,解释道:“是本帝失误了,没想到这会儿会突破,否则就去闭关了。”

  整个欢乐殿的人:“……”女帝不说此话还好,一说此话,众人咬牙切齿,羡慕嫉妒,眼红得很。

  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他们艰苦xiūliàn,战战兢兢守着突破瓶颈之时,掐着时间算闭关的日子。

  她倒是好,完全没有想到突破……轻歌目光落在置于锦盒内的珍品晋阶丹上:“这丹药成色和纯度都是上好的,灵虚匠师有心了。”

  大弟子尴尬地笑道:“女帝谬赞,早闻女帝鼎鼎大名,夜轻歌三字名扬四海,今日一见,果真是见面更胜传闻!这枚珍品晋阶丹,是家师托人从仁族购来的,是绝佳的珍品,特让我赠送女帝,愿女帝前程似锦,名垂千古。”

  “灵虚匠师盛情赠送,本帝怎能拒之门外呢,梁萧,收下此礼吧。”

  轻歌对这晋阶丹不感兴趣,此枚晋阶丹在诸神天域的确是珍品丹药,但放在仁族药神殿,什么都算不上。

  轻歌现在用xiéè之气xiūliàn,其余辅佐丹药都没有多大的用处,但不管怎么说,若是柳烟儿等人服用,倒是效果甚好。

  梁萧走过去,直截了当地把锦盒取走,脸上堆满了笑:“灵虚匠师果然出手阔气,在下佩服佩服。”

  大弟子见轻歌收礼,便趁胜追击,再次收起仕女扇,躬身行礼:“东帝,我那师弟妹……”“哦?”

  轻歌好似忽然想到,笑道:“你回去转告灵虚匠师,我知道灵虚匠师的意思了,灵虚匠师乃钟林山名人,门下徒儿有此祸害一定感到愤怒,送此大礼,是告知本帝莫要因为他们是灵虚大师之徒便要手下留情,相反,更要毫不客气。

  灵虚匠师此等大义灭亲之举,本帝好是佩服,看来本帝还有许多地位,需要向灵虚匠师请教和学习。”

  轻歌言笑晏晏,此刻没有女帝的孤傲和架子,异常和善温柔,眉眼含笑,甚是灵动,只是那样的一番话却叫灵虚大弟子高兴不起来。

  女帝巧舌如簧,诡辩是非,伶牙俐齿的一张嘴可将黑白颠倒,对错混淆。

  大弟子的脸色明显变得难看,一向能言善辩的他,望着笑如春风的女帝,动了动薄唇,辩解的言语都已吞入了腹中。

  “女帝,你误会了,家师……”“不必再说了……”轻歌眼眶微红,长叹一声:“本帝要亲自为灵虚匠师提字作为回礼!”

  言罢,轻歌执笔落下四个大字:六亲不认。

  墨水风干后,按下dōngzhōu玺印,便将宣纸卷起,以红纤绳绑住。

  梁萧取过此物,交给大弟子。

  “还请阁下将此礼转交灵虚大师,若是灵虚大师得空,一定要来我dōngzhōu喝杯好茶。”

  轻歌诚诚恳恳。

  大弟子拿着礼物,莫名其妙地走出了欢乐殿,浑浑噩噩回到了钟林山。

  等灵虚匠师将裹起的宣纸打开,看见龙飞凤舞笔力浑厚的四个大字,堪堪吐出了一口血。

  ‘六亲不认’四个大字上,泼上了一口鲜红的血,倒显得凄然。

  大弟子吓得失色,急忙扶住了灵虚匠师:“师父……”啪!灵虚匠师反手一掌打在大弟子的脸颊,打得大弟子人仰马翻倒在地上,那张比女人还要娇媚的脸,登时青肿不堪。

  大弟子慌张恐惧地跪在地方,耷拉着头,弱弱地出声:“那dōngzhōu女帝擅诡辩,巧舌如簧如唱曲儿,dōngzhōu又是女帝地盘,弟子把师父的意思带到,无法辩个输赢,没有为师父争光,还请师父赎罪!”

  灵虚匠师大口喘气,苍老的脸上满是褶皱,他咬着牙怒瞪大弟子,一副恨其不争的模样。

  “你们师兄弟六人,年龄都在女帝之上,却也是老朽得意门生,竟玩不过一个乡野丫头。

  你一向以口才闻名,怎的在那女帝面前就哑口无言了呢?

  她纵然天赋奇才,那也是个人,只要是人便有拖点,还望你们取而代之,如今看来是老朽痴人做梦。”

  灵虚匠师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好半日过去才缓过神来,坐在椅上喝着书童倒满的去火凉茶。

  “师父,东帝此人,言出必行,绝非泛泛之辈,丝毫不在意师父在钟林山的地位,也不怕得罪钟林王。

  再过几日,沐师妹他们便要在dōngzhōu问斩,师父可要救救他们才好!”

  大弟子急道,忙不迭磕头。

  “为师知道了。”

  灵虚匠师放下茶杯,掷于桌面,整张桌子轰然发颤,大弟子把头垂下,恐惧之下不敢再出声。

  灵虚匠师走出此屋,来到xiūliàn场,正中心有一个阴阳乾坤图,灵虚匠师站在中心处,便见大地颤抖,一方巨石从地底出来。

  他闭上双眼,白发飘飘,双手合十再结印,嘴里念念有词,好似在低吟着古老的术语。

  片刻,巨石表面的石屑掉落,化作龙凤相缠的雕塑。

  灵虚取下手中的木扳指放在雕塑的龙目上,龙目折射出诡异的紫光,雕塑之躯再次变形扭曲,化作一道虚空之门。

  灵虚大师跨过虚空之门,来到一个特殊的空间内,踩着树木枝桠般的阶梯往下走。

  一圈一层的枝桠下方,有个树藤交织而成的房屋,一个伤痕累累的老人坐在树藤床边。

  老人的脚踝被藤蔓缠住,只要老人走出了这个房间,藤蔓就会缩小,直到勒断他的脚踝。

  此时,藤蔓已经勒破了一些皮肉,老人识趣,便没有出去的打算了。

  老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身上的衣裳沾有已经发干的深褐色血迹。

  蓬乱染血的白发垂在面颊前,遮住了本来模样。

  嘎吱,嘎吱。

  灵虚匠师踩着枝桠阶梯往下走时,枝桠轻微地晃动,会发出奇怪的声音。

  走至老人的面前,灵虚匠师发出了略微沙哑的笑声:“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老人坐着,没有再动一下。

  “真是唏嘘呢,物是人非,寥寥数语道不清呐。”

  灵虚匠师斟满一杯老酒。

  老人依旧保持不动的姿势。

  “东帝在四处寻你,你说,她为什么要寻你,我派弟子前去羁押你的地牢里一查究竟,才知,你竟然以血代墨在地上留下四个大字。”

  灵虚匠师把酒杯递给老人:“空虚啊,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那些人,不都是你的仇人吗,你竟然害怕女帝陷入囫囵,告知危险。

  空虚啊,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怎么,连酒都不跟老朋友喝了吗?”

  灵虚匠师问。

  空虚不动。

  “哈——”灵虚匠师高举起手,手腕微转,杯口朝下,酒水哗啦洒在了空虚的头顶,满头白发都已湿透。

  “我已是一具废人,你关我于此,有何意义?”

  空虚终于开口说话:“你若担心我将秘密告知女帝,何不一刀杀我?”

  “你在说什么呢,我们可是多年的老朋友,怎么能自相残杀?”

  灵虚匠师笑了:“空虚,你难道不恨吗,你爱她整整二十年,她的心始终在夜惊风身上,你难道要就此罢休吗?”

  空虚颤巍巍地抬起手,撩开遮脸的发,露出苍老的一张脸。

  每每提及阎碧瞳,空虚沉寂的心,终是有所动静,波澜四起。

  空虚痛苦地阖上眼,垂下的双手揪着破烂的衣裳。

  这一段时间里,他一直被关在这个地方,暗无天日,渐渐地,明白了阎碧瞳的痛苦。

  dōngzhōu地牢里,轻歌说的话,他依旧记得。

  若无这些恩怨,若他是个慈善的人,那俩孩子见到他,会喊一声空虚叔叔。

  “你想要我做什么?”

  空虚颤声问。

  “做你,擅长做的事。

  最近东帝紫星,隐约有强大迹象,似有贵人相助。

  若不完全吞噬紫星,绿芒星便无法崛起。

  我已寻来一名强大的天机师,可助你一臂之力。”

  灵虚匠师说道。

  “命劫星吗……”空虚再问:“人偶何在?”

  灵虚匠师拍了拍枯老的手,石壁一侧,出现长形的门。

  石门打开,两个黑衣人推着一个囚车走进来。

  囚车铁牢,用特殊的铁铸造而成,牢内的姑娘,绝美动人。

  一双漆黑的眼眸,如盛满了群星的光,一头银白的发,如精灵踏风而至。

  空虚瞳眸紧缩,双手发抖,就连嘴唇都在哆嗦:“像……真的像……”“不,不像……”灵虚匠师满意地道:“她就是女帝,没有像之说。”

  灵虚匠师摊开手,情绪激动地走到囚车前,逐而平复下心情,低声问:“告诉老朽,你是何人……?”

  “dōngzhōu女帝,夜轻歌。”

  囚车里的女子,穿着美丽的红衣,有着空灵的声线。

  灵虚匠师兴奋地拍手鼓掌,如个孩子般雀跃,甚至在地上蹦了几下。

  “完美,完美,实在是完美。

  你就是老夫最完美的工艺品!”

  灵虚匠师突地抓住两根铁柱,把脸埋在空隙之间睁大眼睛望着女子。

  女帝漠然地望着他,清冷而慵懒,红唇勾起一抹笑:“你这个老东西,也配对本帝指手画脚?”

  闻言,灵虚匠师愈发的兴奋了。

  灵虚匠师欣喜若狂,来到空虚的身旁,抓住空虚覆满褶皱的手:“看见没有,这何止是像,这就是夜轻歌,是女帝!以后,整个青莲都将匍匐在我的脚下!”

  灵虚匠师发出刺耳夸张的笑声。

  空虚望着囚车里的女子,略微发怔,与记忆里的夜轻歌重合。

  空虚垂下了眼眸,四肢发凉。

  这个人偶的相似度,连他都分辨不出来,实在是太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