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094章 魔骨开力!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近来,dōngzhōu女帝闭关一事,传遍诸神天域。

  不仅仅是神域元君和伯爵王运河,亦或是南洲燕、叶两府虎视眈眈,野心勃勃,更有他势伺机而动。

  dōngzhōu若非女帝之能,脱离了神域,成为独立之地的第一日,土地就会被他势给瓜分了。

  一大块肥肉,人人都想咬上一口。

  dōngzhōu大半年来的太平和荣耀,几乎都是来自同一人,那便是短短一年就已扬名立万的女帝。

  至于闭关一事,天域修炼者们众说纷纭,什么声音都有。

  有人说,女帝之所以闭关,无非是因为泄露了元晶矿的事,害怕出面,故而借口闭关,实则逃避。

  不过,多数人则是认为轻歌身为dōngzhōu一帝,想在两月后的祭天仪式后一鸣惊人,因而在此之前潜心闭关。

  ……dōngzhōu、天域风云四起,暗潮涌动,各方势力都露出了藏起来的狐狸尾巴。

  此时的轻歌,带着魏伯、夜蔚二人,早已远离dōngzhōu,穿过破绽隧洞来到妖魔大战之地。

  魔族岌岌可危,小魔君被掳,将军赤髯生死未卜,让魔族军心摇动,士气不振。

  重重墨黑色的迷雾,弥漫在丛林里,如轻纱般流动的黑雾,遮住了人前行的视野。

  一行三人,出现在这片地方。

  轻歌举目四顾。

  丛林的周围,有许许多多的魔人,这些魔人,或是化作人形,或是凶狠狰狞的兽形。

  在嗅到轻歌气息的一刹那,四周的魔人,全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眼神骇然地望着轻歌。

  如同戒备仇视着侵略者,悄悄打量,甚至在心中计算,那瘦小的猎物,值得他们出几分力。

  夜蔚抬足,出现在轻歌面前,双手展开,魔匕旋转舞动,夜蔚下颌高抬,轻蔑不屑地望向他们:“尔等,还不退下?

  ”

  魔族公主的权威和气息,尊贵血统气质,整片丛林里的魔人全都跪拜在地,不敢再做出放肆的举动。

  夜蔚微躬身,朝轻歌伸出了手,恭恭敬敬的态度叫那些匍匐在地的魔人悄然观察打量,甚是好奇。

  这人族的女子是何方神圣,为何连魔族的公主都对她恭敬有加?

  一双双奇异的眼睛,俱都把好奇的目光汇在轻歌的身上。

  轻歌倒是不惺惺作态,勾唇微笑后,落落大方地把手搭在夜蔚掌心。

  “姐姐,这片是魔族的不祥之地,下等魔人都在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妖魔两军战况激烈,这里倒是个安全之地。

  我逃亡数日,这短短几天的时间,对于正在博弈的妖魔两族来说,是瞬息万变的事。

  我想先打探好准确的战况情报,再决定如何做。”

  夜蔚道。

  轻歌诧然地看了眼夜蔚,她确实没有想到,夜蔚的心思,竟也这般缜密。

  精神世界里的古龙前辈,不由得感叹道:现在的小姑娘,一个个真是不得了呢。

  轻歌点头,三人便朝不祥之地的最深处走去。

  小心翼翼地退避在丛林小道两侧的魔人们,面面相觑,皆是疑惑不解。

  一魔,一人外,那个老头是谁?

  他们识别不出老者的气息,分明身穿仆人衣饰,却在不知不觉中散发出大将气势!丛林的一侧,岑天高树,茂密的枝桠间,片片紫叶遮人视线。

  一道身影,斜躺在枝桠间,似在休憩,听到了魔人们的窃窃私语,他猛地坐直身体,侧过头看去。

  好看如宝石般晶亮的眸,暗藏妖冶之气,略带几分才睡醒时的惺忪迷离,颇为茫然。

  那个背影……与记忆里的姑娘叠合在一起。

  他的脸上,覆着偌大的树叶,一阵风来,树叶沙沙作响,枝桠犹如银铃晃动,吹走了贴在男子面颊的叶,露出一张精致如刀削的脸,透出或妖或魔亦正亦邪的邪佞之气。

  若轻歌在此,看见这张脸,必然会想起一个人。

  曾在四星陪她南征北战的圣兽大人,无忧。

  四星一别后,轻歌数次回到四星,特寻旧友,唯独再也没有见过无忧。

  宛如人间蒸发了一般无踪影,世人不知他的生死和去向。

  无忧打了个哈欠,抬起手揉了揉头,将发丝揉得凌乱。

  视野里的一行三人,越走越远,仅看背影,都能感受到中间银发女子的高贵。

  银白的发,随意地披散。

  无忧摇头一笑。

  这一年多,他去过许多姑娘,见过各式各样的美人儿,个个花枝招展,艳丽风情,却再也遇不到,她那样洒脱桀骜的女子。

  “那是……人族吗?”

  无忧喃喃自语:“人族,怎会出现在魔域的不祥之地?”

  甚是疑惑,不得其解。

  在无忧低声自语时,轻歌三人已渐行渐远,等无忧后知后觉有所发现,蓦地抬头看去,目光的尽头,已无他们的身影。

  无忧赤着双足踩地,一身黑袍在风中飞扬,快速往前,想要找寻方才的三人。

  站在丛林里,无忧皱眉眯眼,微攥双手。

  “许是错觉吧。”

  无忧苦笑。

  他真是疯了,兴许是昨夜酗酒成疯,今日脑子都不大清醒了。

  无忧正打算转身回走时,忽的顿住脚步,蹲下来,伸出修长的手自长满魔草的平地,挑出一根似在发光的银发。

  “妖魔两族,银发者数不胜数,然,来不祥之地的人族银发凡女,却是头一次遇见。”

  无忧眯起双眸,猛挥红袖,随即便有灵气仆人来到身旁,匍匐跪地,尊敬的说:“大人可有吩咐?”

  “方才可是有人族女子出现?

  去,查查她的身份。”

  无忧道。

  “是。

  那人族女子,好似是魔族公主夜蔚带来的人。”

  灵仆回道。

  “夜蔚……”无忧目光一闪:“夜蔚血战七夜,被三位妖人追杀,其中更有一个是妖蛇蝎,体藏剧毒。

  夜蔚应该死了才对,怎么还会出现在魔族?”

  不知是酒后症状,还是思考过多,无忧忽感头疼,猛地揉了揉眉心。

  掐眉心时,无忧顿住一凝,旋即苦涩的笑,摇了摇头。

  他想念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女,曾在杀伐和鲜血淋漓里尽情游走的王。

  许久未见,他倒是习惯性的去学她。

  头痛症也好,揉捏眉心也好,那慵懒的气质,也来自于她。

  无忧垂下眸,手轻抚胸膛,忽而发出了笑声。

  “是……你吗?”

  这一刻,他终于可以肯定。

  听小道消息说姬王因妖后而死,身为妖王姬月的爱人,你怎会坐视不管呢。

  哪怕妖后是姬王的母亲,你也一定会杀了她,毁了她所爱的魔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