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097章 万里平地足下踏,千丈高空任尔飞!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孤塔。

  在那个高度,能看到最绚丽的红月光。

  妖域,有一个古老的传说。

  若在百丈高空,月光皎洁的子夜,于某个特定的日子,为心爱的姑娘描眉,此情久长。

  故而开始的时候,这仅仅是前妖王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

  “小魔君便被关在孤塔天牢里。”

  苍老深沉较为陌生的声音响起,轻歌眸光微凝,旋即扭头望去。

  奇花异草盛放此地,魔族的花儿簇拥中,老人拄着拐杖出现。

  方才说话之人便是她。

  “公主,你回来了。”

  三族婆婆复杂地看着夜蔚,还以为,夜蔚再也回不来了。

  夜蔚小跑至三族婆婆面前,低头不语,双手揪着衣衫。

  “这些日子,受了委屈吧,不过,这妖气是怎么回事?”

  三族婆婆目光锋利,直视魏伯“刻意掩藏屏蔽的妖族气息,能瞒得过其他人,可瞒不住我这个老婆子。

  魏老将,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年轻的时候,魔族的三族姑娘,妖域的魏大将军,都是两族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因妖魔两族是对立的关系,多年来纷争不断,就算没有开启大战,明争暗斗一直没有停过。

  而在上一次的妖魔大战,便是在万年前,三族婆婆和魏伯倒是切磋过许多次。

  “公主,妖族老将为何会出现在我魔渊,而且由你所带,是否该给魔渊一个解释呢?”

  三族婆婆说。

  “三族,多年未见,你还是老样子。”

  魏伯的身份被识破,也没有隐藏的打算,一步走出,双手拱起,落落大方地道。

  三族婆婆轻蔑冷笑一声,收回混浊的目光,若有似无地打量着轻歌。

  “婆婆,这位便是……”夜蔚急忙解释道,三族婆婆却是轻抬手,阻止了夜蔚接下来所有的话。

  三族婆婆此枯老的手拄着拐杖,缓步走至轻歌面前,俩人之间只有一步的距离。

  “人族凡女见过三族婆婆。”

  轻歌态度平和地道,微微颔首以示尊敬。

  “你来寻小魔君的?”

  三族婆婆问。

  轻歌点头。

  三族婆婆深感无奈,苦涩自嘲而笑,旋即无力地摆了摆手“魔族大势已去,妖后那老狐狸,给魔族战神们的封印加了禁制,而她又在千族里如鱼得水,魔族只怕再无翻身之可能。

  说实话,老身曾不屑,区区人族凡女,怎配为我族魔君的母亲?

  不过,小魔君知书达理,进退有度,懂得处世方法,也知坚守初心。

  这样好的小魔君,他的娘亲,应该不会差。”

  夜蔚眼眶微红,她陪伴在小魔君身侧,辅佐小包子胜任魔君一位。

  小包子似乎有某种难以言喻的魔力,能让人感到亲切,心生喜欢。

  因为小包子的存在,万年里阴暗如深渊的魔渊,竟有了温暖和阳光。

  小包子曾在数日的时间,游走魔渊各地,对那些迷茫在世的魔人们说“魔是族外他人对我们的定义,而天地未曾说过,魔便是杀人如麻,只有黑心。

  我们既然身为魔人,顶着各族的压力和诋毁,就更应该明白,我们需要如何对自己定义,魔的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

  三族婆婆轻笑一声,想起小魔君,低下头来,抬手轻拭脸上的泪痕“起初,得知魔君是个小孩的时候,族人们都心生绝望。

  可这段时间里,小魔君的努力和实力,族人们都是有目共睹的。

  哪怕发生了妖魔大战,小包子也能力挽狂澜,只是终不敌妖后心思毒辣和那灭魔草的厉害。”

  灭魔草……提及灭魔草,魏伯压低的眉眼,骤闪异色。

  轻歌轻瞥了眼魏伯,抿紧双唇。

  灭魔草的厉害,她是有所知的。

  “当年,妖后用灭魔草来欺我魔君,我族再诞魔君时,妖后又用此招!”

  三族婆婆震怒,手里的拐杖往地上猛砸数下。

  “若非灭魔草,我何至于被那三个废物追得狼狈逃亡!”

  夜蔚攥紧了双手。

  轻歌抬起双眸,遥望着伫立在妖王宫的孤塔。

  她的晔儿,便在这座塔楼里吗?

  孤塔天牢,灭魔草……妖后当真是好心思!魏伯叹气道“那座孤塔自从被妖后掌控后,万年来,妖后在里面施法,放入了许多克制魔族气息的结界禁制,除此之外,还在里面培育灭魔草。

  世间的灭魔草,唯独孤塔孕育,才能叫魔人闻风色变。

  妖后用了一万年的时间,来对付魔族即将诞生的第二个魔君。”

  “阴险毒辣的恶妇!前妖王与魔君两情相悦,她偏生横刀夺爱!前妖王与魔君妖莲没有出现在尘世,妖后便掌控妖域,四处诋毁妖莲,最为可笑的是,她还让手下的人写书,歌颂她与前妖王的爱情。”

  三族婆婆面颊爬满了怒气。

  怒火熄灭后,三族婆婆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与轻歌对视良久,才道“你走吧。”

  轻歌眸光微闪,颇为诧然,只怔在原地沉默,一言不发,只字不语。

  “三族婆婆,姐姐很强的。”

  夜蔚道。

  三族婆婆手中拐杖用力拄地,“公主殿下,再强,那也只是凡人。

  一个来自高等位面的凡人,怎能参与进妖魔大战里?

  她是小魔君的娘亲,我怎能眼睁睁看着她走进险境而不阻止?”

  “可……”夜蔚略是焦急。

  三族婆婆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掩去眸底的痛苦,颤声说“那日,小魔君出战前,似乎知道自己会有危险,特地来跟我说,若他死在战场,莫要告知娘亲,以娘亲的性子,一定会来魔渊。

  然,妖魔大战,死伤无数,妖后手段,层出不穷,他担心娘亲会受到危险。

  那么小的孩子,那么乖巧的小魔君,我怎忍心违背他的意愿,看他因此痛苦?”

  “夜姑娘,我知你好心,然妖魔两族之间的恩怨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自有大好的前途,没必要死磕在这水深火热之地。”

  三族婆婆打开双眸,真诚地道“你不必担心小魔君,我知魔族无法扭转乾坤,再创往日辉煌,唯有拼上全族的命和我这一身老骨头去救出小魔君。

  到时,小魔君和公主殿下,请你务必护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