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212章 来!再来一拳!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29 09:41:20|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试炼之地……不仅仅是隋灵归,白发苍苍满身疲惫的七族老听到这个话,亦是热泪盈眶,复杂地望向东陵鳕。

  现在的青莲一族,终究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急需一个能震慑青莲内外的王。

  东陵鳕过于感性,也是从最近才开始侧重青莲事务,他已经很尽力了,始终吃力,自是不如当年的青莲王,甚至连摄政王帝师都比不了。

  青莲上下已有诸多臣子族人怨声载道,抱怨青莲王不如摄政王,至少摄政王在位的时候,青莲王不求有当年的辉煌,却也不至于衰败没落。

  他们早已忘记了,青莲腹背受敌,千族岌岌可危的时候,是这个青莲王燃尽了自己的生命,只为守护天下的太平。

  世俗中的人们,多是捧高踩低,只知虎落平阳时,谁知当年大恩?

  隋灵归别过头去看向别处,偷偷抹了抹眼角的泪痕,旋即咧开笑。

  隋灵归的这个姿势角度,恰恰能与坐在城墙边沿享受晚风的轻歌对视,隋灵归抿唇微笑,眸光眼神里夹杂了诸多的感激。

  是了,隋灵归身为青莲族长怎会不知忠言逆耳的道理,若非魔渊五长老冒死说的那些话,隋灵归依旧会执迷不悟,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东陵鳕身上。

  方才隋灵归若是阻止了东陵鳕的决定,只怕东陵鳕此生不入试炼之地。

  隋灵归激动不已,满脸的兴奋,心里已经勾画好了青莲未来的蓝图。

  等东陵鳕进了试炼之地,一步一步修炼,再进武道登天烽火,假以时日,青莲必重回巅峰。

  隋灵归一直都知道,青莲在千族的地位,已经开始颤动了。

  中南幽族和血族,两大通天族筹备了万年,暗中勾结,不停地给青莲使绊子。

  若非长生界的天地婆娑阵已被撼动,邪殿又复出了,这两大种族知道青莲王没有实力后,一定会发动可怕的战争。

  现在之所以任由青莲稳坐千族之首的位置,绝对是没安好心。

  邪殿若是暴动,对付的便是千族之首。

  中南幽族和血族打算静观其变,等青莲与邪殿的战争结束后,再坐收渔翁之利。

  这些位于人间顶层的权力者,没有几个是愚昧的,都是人精儿。

  而这也是隋灵归不敢与邪殿族老再战的缘由之一。

  她不能战!许久过去,隋灵归的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

  隋灵归单膝跪在地上,抹去面颊的泪痕,仰头深深地望着东陵鳕。

  深吸一口气后,隋灵归垂下了头,轻声说:“回到族中,召集诸位长老,灵归便为吾王打开试炼之地的门。”

  召集族老……轻歌皱眉,不由问道:“需要集合族老之力,才能打开青莲试炼之地的门吗?”

  隋灵归点头:“为了防止他族内奸进入试炼之地窃取力量,要集合族老之力才能打开,这也是大帝姬为了以防万一立下的规矩。”

  轻歌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脑海里出现了个只有过一面之缘的老人。

  那便是青莲的三族老。

  轻歌始终记得,在武道登天烽的时候,那三族老的表现实在诡异,处处护着李翠花。

  摄政王尚未露出狐狸尾巴的时候,轻歌甚至怀疑三族老是李翠花的奸夫。

  如若三族老不是那个奸夫,又何必一直护着李翠花?

  轻歌轻瞥了眼默不作声的摄政王,慢条斯理地说:“帝师大人听闻吾王去试炼之地,怎么不大高兴?”

  摄政王原在沉思,轻歌飘飘然的一句话便把矛头指向了摄政王,以至于隋灵归、七族老等人全都看向了摄政王,眼神里略带几分狐疑和审视。

  摄政王心脏猛地一跳,当即跪下,字字诚恳,出自肺腑:“吾王愿意再次踏足试炼之地,是我青莲之福,是天下百姓之福。

  只是臣有些担心,上一次吾王进试炼之地险些丢了命,这次……”“你在胡说些什么,我王福大命大,是青莲太祖的传人,怎会在青莲试炼之地里丢了命?”

  隋灵归面上的兴奋被怒意取代,不悦地看向摄政王低声喝道。

  她倒是相信摄政王的为人,曾经摄政王在位时也与摄政王把酒言欢过,东陵鳕复位时摄政王二话不说就把青莲大权交去,让隋灵归甚是喜欢。

  但是自从知道是摄政王在帮助李翠花后,隋灵归便对他厌恶至极。

  最让隋灵归忌惮的是,她从来没有想到,已经把青莲大权交出来的帝师,虽说已经隐世山林,但轻而易举就能差遣青莲大臣和重要的骨干。

  这样的一个人,若是想要谋朝篡位,以下犯上,只怕是东陵鳕的大劫。

  隋灵归亦是不知,李翠花那样水性杨花的卑贱凡女,何至于让摄政王不惜暴露自己的实力也要救下!“隋族长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亦是为吾王着想,担心吾王。”

  摄政王冷静地说道。

  轻歌微眯起双眸,猩红如血的眼瞳里骤然泛过一道杀伐的光。

  从隋灵归和摄政王的对话之中,轻歌抓到了几个非常重要不容忽视的信息。

  “吾王已经入过一次试炼之地吗?”

  轻歌问道。

  这是她不知道的事,没想到东陵鳕还进了一次鬼门关。

  诚然,此乃青莲机密之事,旁人就算有心打听都无法知晓。

  听到了轻歌的问话,隋灵归和摄政王都已沉默。

  轻歌倒也知趣,没再问下去,毕竟心里已经有了确定的答案。

  轻歌走至隋灵归的面前,双手作揖,放低了几分姿态:“隋族长,在下有一事相求,还希望族长答应我。”

  “何事?”

  隋灵归问。

  “在下对青莲试炼之地的事甚是好奇,打开试炼之门的时候,可否让我陪伴在侧?

  哪怕只在试炼之门的外面观看也行。”

  轻歌道。

  隋灵归皱眉,“五长老,你似乎有些得寸进尺了?”

  “让她来吧。”

  东陵鳕说。

  “王上,我族机密,使不得。”

  隋灵归略急。

  “我相信他。”

  东陵鳕微笑,侧目看向轻歌,眼神温柔如水,含着情谊。

  陡然间,东陵鳕的视线里多出了一道身影,完完全全挡着他看美人了。

  姬月妖孽的脸庞上堆着藏刀子的笑容,笑眯眯地望着东陵鳕:“青莲王,在下也想见见世面,看看试炼之门的样子。”

  “不行。”

  东陵鳕侧过头,斩钉截铁地道:“你不能去。”

  “哦?

  为何?”

  姬月好奇地问。

  “你见过哪个挖墙脚的,还请主子来观看的?”

  东陵鳕直接地说道。

  城墙之上,风来,却是骤然凝固住了。

  众人面面相觑,掉落了一地的下巴,震惊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七族老低头垂眸,嘴角猛地抽搐了数下,我的王啊,这种事咱就别说出来了,你不要面子,青莲一族和太祖还是要些颜面尊严的。

  墨邪在旁侧听到这话,捧腹大笑,尤其的夸张,暗暗对东陵鳕竖起大拇指。

  这厮把他心里想的话一并说了出来,实在是勇气可嘉。

  不过,这么嚣张的事,恐怕也就只有东陵鳕能做得出来了。

  姬月的面色越来越差,“五长老是我的未婚妻,近日我们打算成亲,恐怕她也没时间去试炼之地了。”

  “我反对你们的亲事。”

  东陵鳕道。

  姬月双手环胸,戏谑地道:“反对无用。”

  东陵鳕闷哼:“本王命你陪同进入试炼之地。”

  “拒绝。”

  姬月懒洋洋地道。

  “拒绝无用。”

  “……”轻歌眨了眨眼,眸光微闪,旋即无奈一笑,不由耸了耸肩,简直这对俩幼稚男人无语了。

  大庭广众之下,真是一个比一个幼稚。

  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三个,墨邪只怕会更幼稚。

  墨邪便站在旁侧,无端了个喷嚏。

  陪同在旁的林家姐妹,亦步亦趋守着墨邪,林紫藤双手互相交叉搓了搓,两眼冒星星,一脸花痴样地看着东陵鳕。

  “姐姐,青莲王好可爱,唔,好喜欢哦……”林紫藤色眯眯的。

  林墨水目光微沉,不由看向自家妹妹:“昨日不是还深爱着公子夜吗?”

  “可是东陵王好可爱哦。”

  林紫藤面颊微红。

  “可爱个屁。”

  墨邪一拳打在林紫藤的头顶,看向林墨水,没好气地说道:“墨水,传令下去,我殿凡是心二意见一个喜欢一个的女人,就给本王拿去浸猪笼。”

  林墨水:“……是……”林紫藤瞪大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墨邪,她不过就欣赏美男而已,竟然还有浸猪笼的危险?

  邪殿族老狐疑地看着墨邪,一度怀疑自己的眼光,这鬼王可是她给选出来的……邪殿族老不由想到,墨邪脑子是不是被驴给踢了。

  “青莲王,本王也想去试炼之地看看。”

  墨邪梗着脖子说。

  “不行!”

  “不行!”

  两道声音不约而同地响起,东陵鳕与姬月异口同声喝道,与此同时,俩人一同扭过头没好气地看着墨邪。

  墨邪满面呆滞,顿感委屈,怎么他成了被排队的那一个?

  邪殿族老望着可怜的墨邪,捋了捋胡须,思考等回到邪殿是不是得带墨邪去看看脑子。

  他一个邪殿的王,竟想去青莲一族机密的试炼之地,看来得去吃点儿补脑子的丹药才行。

  ……城门前,除却圣羽一族的队伍以外,只有妖域军队了。

  妖域军中无将,群龙无首,战士们在原地面面相觑,顿感挫败。

  数日以前,妖域还风光无比,这会儿已是战败之兵了,将为魔族俘虏。

  其中有骨气的战士们,煽动妖域士兵们,高声喊道:“妖后被囚,冰帝已亡,我等纵是战死此地,也绝不会魔族之奴!纵是自刎鲛魔城前,亦是豪杰!”

  “我等绝不为奴。”

  妖域士兵高举手臂,挥舞着手中锋利凛冽的兵器。

  有人带头后,都打算在鲛魔城门前自刎。

  他们高举起的兵器,不是想与魔族决一死战,只想死在此处。

  他们是妖域的精锐,要么战胜,要么死在沙场,没有第三个选择。

  一个真正的士兵,是永远都不会投降的,哪怕粉身碎骨头破血流,也不会成为敌族的俘虏。

  人活一口气,妖域族人亦是如此,这铮铮铁骨,永远不会软。

  轻歌看着妖域军队的士兵们,红唇紧抿。

  在他们打算挥刀自刎时,轻歌浅笑一声,淡淡地道:“吾身为魔渊五长老,拥有着魔族的最高话语权,今日,我在此宣布,妖魔大战,到此结束,从此化干戈为玉帛,二族互帮互助,永不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