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219章 百步穿杨,正中靶心!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29 09:41:20|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鲛魔城。

  妖魔之战结束后,三族婆婆拿着是圣羽族长给的七千万元石用来修建魔族。

  轻歌倒是乐得自在,只等待着试炼之门打开的日子,同时还要掐算着诸神天域祭天仪式的时间。轻歌走出地宫时,姬月在府邸庭院里等候已久,望见了俊俏的男人,轻歌眼底的戾气全部消散,脸上扬起了笑,朝姬月一路跑去,猛地一跃,整个人都挂在了姬月的身上

  姬月稳稳地接住了自家媳妇,无奈地看着轻歌,这丫头倒是越来越调皮了。

  轻歌双腿夹着姬月的腰部,两手捧着姬月的脸颊,低下头去,在男子的唇上轻咬。旁侧,走来一道身影,墨邪倚着墙壁,摇着扇子,还嗑着瓜子儿,一面嗑一面说:“力道不够,亲的再用力点,对对对,就是这样,不要停,保持这个状态。那个……夜殿

  是吧,你的表情不够深情,眼神最好再温柔一点……”

  姬月二人的面色大变,黑如锅底,甚是无语地看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墨邪。

  姬月原以为东陵鳕够是厚颜无耻了,没想到无耻他祖宗在这里。

  他始终想不通,曾经天真可爱的东陵鳕为何变得这么腹黑了,原来都是拜墨邪所赐。

  想来,一定是跟着墨邪学的。

  轻歌从姬月的身上跳下来,双手摩拳擦掌,气得牙痒痒,充斥着怒气的双目直直地瞪视着墨邪。

  “鬼王,要来切磋一下吗?”轻歌露出了笑,双手来回搓动时,发出骨骼碰撞的声音,叫人毛骨悚然。

  墨邪看着轻歌摩擦来去的双手,讪讪笑了几声,脚底抹油似得逃了,跑的比谁都快,活像是后面有人在追债。

  切磋?

  开什么玩笑,他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吗?

  ……

  轻歌在鲛魔城的日子,倒是过得舒坦,没有战争血腥的魔族,城中一片宁和。

  每日都会有魔人送上礼物放在鲛魔城前,是赠送给小魔君和五长老的。

  他们心怀感激。

  这日,贵妃榻上,姬月坐着,轻歌便枕在姬月的双腿上,整个人完全地躺靠在贵妃榻。

  姬月极有耐心的给轻歌喂着魔族的水果,独有异象,入口甘甜。

  轻歌翻看着萧夫人赠送给她的古书,翻动了几页后便沉沉的睡去了,古书落在了一旁。姬月接过魔婢的帕子擦了擦手,随即把掉落在地的古书捡起,合上古书置放于桌,他取来旁侧檀木架上的毯子,动作缓慢地盖在了轻歌的身上,指腹微动的同时,朝门窗

  看去,刹那间,半敞开的门窗都已关上,挡去了午后浓烈的光。

  幽静的环境下,轻歌睡得甚是香甜,始终枕着姬月的双腿,姬月甚至没有动一下。轻歌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她睁开双眼,见姬月靠着榻子边沿小憩,轻歌低头看了看覆在地上乳白色的毯子,勾唇一笑,爬了起来,双腿弯曲跪在两侧,双手则是

  扑向了姬月,脸贴着脸蹭了蹭,直把姬月给蹭醒了。

  这段日子里,姬月亦有些疲惫,倒是坐在这里睡了一个下午。

  轻歌跪坐在姬月的双腿上,双手环着男子的脖颈,仰起头来,微噘着嘴,那意思不言而喻。

  姬月笑了笑,宠溺地望着轻歌,低头在姑娘唇部啄了一下。

  “小月月……”轻歌嘟哝着,那语气,直戳姬月的心窝子。

  “我在。”

  “你可以再变一次小狐狸吗?”轻歌眨了眨晶亮灵动地眼,期待地看着姬月。“不可以。”姬月才说完,只见光芒一闪,适才还坐在贵妃榻上的男子瞬间消失不见,一只猫狐状态的小家伙出现在贵妃榻上。一身赤红锃亮的毛发,妖冶邪美的异瞳,浑

  身上下俱散发着浑然天成的高贵气息。

  看见小狐狸的一刹那,轻歌热泪盈眶,许多丢失的记忆,犹如潮水般再度涌来。

  轻歌跪坐在贵妃榻,颤巍巍地伸出了双手,轻柔地怀抱着小狐狸,把脸贴在小狐狸的身上。

  “就这么想我?”姬月的话语里是克制不住的笑意,还有几分得意。

  “好好想我,不要想其他的男人。”姬月闷哼了一声。

  轻歌算是把小狐狸当作肉团了,又揉又捏,还放在手里搓了搓,小狐狸的毛发甚是柔顺,一根一根细如蝉丝。

  唔。

  手感真好。

  轻歌乐此不疲玩了好久,偶尔用力过猛地抱着,险些把小狐狸憋窒息了。

  姬月无力的叹息,自家傻媳妇儿,还能怎么办,只好宠着呗。

  毕竟,外面的狂蜂浪蝶那么多,个个虎视眈眈,就等着抢媳妇儿,他可得看好了。

  姬月精神世界里的老怪物目瞪口呆,眼睁睁地看着姬月被揉圆搓扁没有丝毫的怨气。

  “你可是青帝!怎能如此!”老怪物怒了。

  堂堂青帝,沦落为一介妇人手中的玩物,成何体统?

  老怪物憋到现在,已经忍不下去了。

  姬月翻了翻白眼:“是我媳妇儿,又不是你媳妇儿,你急什么?”

  老怪物如鲠在喉,憋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想当年,他也是有媳妇儿的一个人啊。

  虽然老怪物很愤怒,可不得不说,这美好的温馨,他有几分羡慕。

  他以为自己足够痴情,他深爱着那个美丽的少女,甚至非她不娶。

  却不知一步踏错终生错,无情骨痛如那阶梯,一阶比一阶疼痛,终于到了他熬不下去的时候。

  他像是个屠夫,把刀刺在她的心脏。

  等他清醒过来,怀中只有她冰冷的尸体。

  故此,老怪物始终不相信,有人能熬过无情骨痛……

  青帝的表现,却在他意料之外。

  映照出了他的丑陋。

  其实,杀死心上人的那一刻,他是清醒的,从来没有那样清醒过。

  只是他不肯直面自己的内心,把一切归咎于无情骨,假装疯魔。

  是无情骨的错,不是他太残忍!

  一向话痨的老怪物,沉默了好久。突地,老怪物说了一声:“熬过去吧……让我看看你的深情,让那些无情者们看看,无情一道的真谛并非无情,兴许是有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