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242章 盗花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29 09:41:20|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小白猫窝在王座,睡得香甜又踏实,发出呼噜呼噜的高兴之声。

  虚无之境里其他野兽们,倒是很宠这只有一双忧郁眼眸的猫儿。

  小白猫的身上有着独特的气质,那一种忧郁旁人学不来。

  小朱雀和九尾曾经玩心打起,也学着小白猫时而忧郁地望着前方虚空,自以为是伤心客,不过东施效颦滑稽可笑罢了。

  轻歌不再悟意,把贴合在碑面的手放下,朝青莲王宫的方向看去,那座富丽堂皇辉煌奢华的宫殿上空,火光冲天,浓雾弥漫。

  轻歌不言,则是缓慢地转过头朝摄政王看去。

  这一把火,绝不会突然烧起,只怕是有人故意为之。

  箭场里的修炼者和青莲族人打算前去青莲王宫时,火光突然消散,被三位青莲族老联手灭了,长空中远远看去,只有浓烟。

  不多时,一列人踏步而行,来到箭场。

  青莲九位族老和族长隋灵归簇拥在东陵鳕身后,东陵鳕站在首位,步伐极快。

  摄政王蹙眉,一愣,这会儿东陵鳕应该在试练之门才对,怎么会出现在青莲箭场?

  “拜见吾王,吾王万岁!”

  摄政王率先来到东陵鳕的面前单膝跪地,随即便见箭场上的多数人齐齐下跪,真诚地低下了头。

  “都起来吧。”

  东陵鳕淡淡地说“箭场切磋比试一事本王已经知道了,阿云姑娘和血魔长老已经不是小孩,我青莲太祖以德服人,从未食言,即,言出必行。

  你乃青莲族人,难道想要食言吗?”

  东陵鳕目光直视阿云,逼问。

  阿云忐忑不安,求救地看向摄政王,摄政王目不斜视,就算感受到了阿云的慌张无措,此刻在东陵鳕面前也是无能为力。

  至少在此刻,摄政王不会和东陵鳕彻底撕破脸,而且这件事摄政王没有过多的理由干预。

  “吾王!”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轻歌侧目看去,只见旁侧走来了个身穿黑色蟒袍的中年男人。

  男人阔步往前走,雄赳赳气昂昂,身材魁梧高大,似一方巨人,双目如雷霆暗闪,眉间有寒芒凛冽,好个威武的……青云侯!轻歌似笑非笑地望着青云侯,便知,这场好戏才是真正的开始了。

  事已至此,不仅仅是切磋比试那么简单,更不仅仅是过于夸张的赌注,而是摄政王和东陵鳕的第一次博弈。

  轻歌千方百计引诱阿云入局,为的就是现在。

  若能除掉摄政王的一个助力,这趟青莲才不算白来。

  而且,一举三得的事,何乐而不为……轻歌微笑抬眸的瞬间,恰逢隋灵归略带探究的眼神看过来,隋灵归蹙着眉感到疑惑,片刻后眸底有闪过一丝喜色,对血魔有了几分改观。

  她知血魔和青莲王是好友,没想到血魔会这样帮助青莲王,明面上得罪了摄政王可没什么好果子吃,即便如此也毫不怯弱,斩下摄政王一员大将。

  青云侯也算是老一辈的人了,是在数千年前被摄政王扶持的一位侯爷,当时青云侯表现的老老实实,却没想到如今事事与东陵鳕作对。

  在青莲一族有太多人支持摄政王,可没有几个会像青云侯这样明目张胆的了,时常挑东陵鳕的刺儿,甚至不顾青莲王的颜面,当众给东陵鳕难堪。

  严格来说,青云侯就是摄政王手里一把明晃晃的利刃,不惧潜在的危险,见谁砍谁。

  对于隋灵归而言,如今的青云侯在青莲一族,就是个搅屎棍。

  隋灵归早就想除掉这个人了,然而他受摄政王的保护,暗中无法铲除,明面上也没有理由削其侯爷之位。

  只是隋灵归万万没有想到,世上竟能发生如此滑稽的事情,叫隋灵归不得不暗暗夸血魔长老一句。

  这一步棋实在是太绝,正常人都想不到的,就算想到了,又如何做的了?

  青云侯阔步走来,阿云流下了两行眼泪,委屈地看着青云侯,“爹,我被算计了……”青云侯面无表情地看着阿云,一双鹰隼般锋利的眸子里没有任何父亲对女儿的温情,纵使看见了阿云的眼泪也不为所动,没有任何的心疼。

  啪!清脆作响的一道巴掌声,响彻了整个箭场。

  青云侯这一掌把小女儿阿云打得人仰马翻眼冒金星脑子里一片空白,阿云摔在地上,发髻上斜插的珠钗全部落在了地上,慌张地捂着红肿不堪的脸颊,嘴角溢出了一缕鲜红的血液。

  “本侯没有你这个逆女!”

  青云侯转而跪在了东陵鳕的足边,双手拱起,垂首说道“青云侯拜见吾王,王上,箭场之事是子虚乌有,小侯在数日前就已把此女从族谱里剔名了,此女不再是小侯的女儿,也不是青云府的人,她的行事与青云府没有任何的关系!”

  阿云似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瞪大眼睛看着青云侯,本以为事情闹得再大都有摄政王和父亲收场,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如此狠心的一句话,一个巴掌。

  夜歌带着人从后方赶来,坐在了席位上,她通知摄政王时,摄政王便派人去了青云府做一手准备,而这就是青云侯想出来的对症之策。

  只要跟阿云断绝了父女关系,甚至把阿云赶出青云府,那么阿云所做的任何事都和青云侯没有关系,又如何能让他把侯爷位交出来呢?

  青云侯思前想后,才找到这么个完美的办法,牺牲一个人,把损失降到最低。

  而且这件事也是阿云挑起的,阿云必须负责。

  “爹……不是这样的……”阿云难以置信,朝青云侯走去,跪在青云侯身旁死死地抱着青云侯的大腿“我还是爹的女儿对不对?

  爹一定是在骗我。”

  在千族天地里,被长辈从族谱里剔名可是最为耻辱的事情之一!她的箭术天赋过人,原有最好的前程,若被除名,她的未来将会是一片惨淡。

  这一刻,阿云没有时间去思考青云侯这样做是为了青云侯府,她只知道,自己绝对不能从族谱里剔名。

  她的人生,她的未来,本是一片辉煌,怎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