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296章 琴宗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29 09:41:20|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就算是千族来的叫拍者们有底蕴跟价,却也忌惮七王妃。

  七王妃什么人,海族之女,神月七王的妻子,最让人害怕的是,她儿子轩辕麟嫁给了云神之女上亭公主。

  因着几层身份在,怕是千族之中没有几个人敢明面上与七王妃作对。

  七王妃正是料到了这一点,才更加笃定自己能用一个亿的元石拍下前南洲荒地。

  蓝尾打算一锤定音时,高楼雅座响起了一道空灵的声音:“两个亿。”

  七王妃蓦地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只能从敞开的窗户里看到一个曼妙的背影七王妃咬牙切齿,朝着身旁侍从低声道:“去,查查此人是谁”“三亿!”

  七王妃怒道。

  “四亿。”

  轻歌弹了弹袖,摇摇头,轻叹一声:“这全天下,还没有比本宫有钱的人。”

  姬月嘴角一抽,耐着性子听自家娘子使劲地吹。

  “五亿。”

  七王妃说罢,浑身都没了力气,若对方再叫价,她是绝对不可能跟拍了的。

  然,许久过去,也没有了声音。

  七王妃皱起眉头看向那个背影,蓝尾等了一会儿见轻歌没有跟拍,便问:“五亿元石,可有人跟拍?”

  依旧是寂静无比。

  雅座里,上官睿问:“阁下,你何不跟拍?”

  “拍什么,拍一块荒地?

  本宫是人傻钱多吗?”

  轻歌冷笑。

  “那可是拥有元晶矿的地。”

  上官睿诧然。

  “瞧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本宫后院里最不缺的就是元晶矿。”

  轻歌不屑地说,将一个败家女演绎的完美。

  而不远处的七王妃,恰恰听到了轻歌这一声毫无遮掩的话,险些吐血派出去查看对方身份的侍从也回来了,躬身在七王妃身旁说:“身份神秘,但是干跟我们神月都作对的,一定不是什么小门小户。”

  七王妃眯起了眼,冷哼一声,只觉得肉疼,五个亿去拍元晶矿,她一定是疯了。

  七王府不缺五个亿,但是要她拿出来还给云神,终归是舍不得,才会投机取巧想来拍元晶矿。

  如今反而弄巧成拙了,只能说净赚一个亿吧,让七王妃惦记的是,未开采的元晶,价值可比元石大多了。

  若她好好利用元晶,兴许能发挥出八亿元石的价值,这也是七王妃为什么舍得花五亿去拍元晶矿的根本原因。

  她想把血舞楼丢失灵戒的损失降到最小,不曾想这个窟窿越补越大!“恭喜七王妃,花费五亿拍下dōngzhōu无名荒地,请七王妃移步前厅。”

  蓝尾看向了轻歌所在的雅座:“刘将军一并来吧。”

  刘芸嫦代表dōngzhōu而来,除却拍卖场扣除的费用以外,剩下的钱都是她拿的。

  轻歌满意地看着这个结果,这也在她的意料之外,她知道元晶矿会拍出高价,没想到是五个亿。

  看来这一趟拍卖场是来对了。

  “阁下,不如移步前厅?”

  紫云宫主道。

  上官睿可劲儿点头,“对对对,去前厅才是正事。”

  拍卖场前厅,七王妃把五个亿的元石交给了蓝尾,随即便派出一人带七王妃前去荒地。

  “七王妃,这位是dōngzhōu的刘将军部下的士兵,他会亲自把荒地交给你。”

  蓝尾微笑道。

  “刘将军何不亲自交接?”

  七王妃望向刘芸嫦问。

  上官睿道:“七王妃有所不知,刘将军是我儿媳,正在此地商榷婚事。”

  刘芸嫦勃然大怒,正要发气,最终还是算了。

  七王妃何等身份之人,自然不会亲自过去交接,而是派了贴身的侍从跟着刘军士兵前往dōngzhōu。

  轻歌正打算离去时,七王妃道:“阁下请留步。”

  轻歌顿住,停下,回头冷漠地看着七王妃。

  冤头债主,世有轮回报,几十年的光阴已过,祖爷过去的痛却从来不曾遗忘。

  祖爷已经老了,没心思去找七王妃讨债,但轻歌却记得清清楚楚,这个女人,曾经是用什么手段对付祖爷的。

  血舞楼,四海城,她要七王妃血本无归!轻歌敛起了笑意,一寸寸地回头看向七王妃。

  “阁下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难道,这面纱之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七王妃两眼一眯,伸出了手要去摘掉轻歌的面纱。

  七王妃不同于紫云宫主、上官睿之流,她不害怕轻歌背后的势力,到底是神月七王妃,几分魄力还是有的。

  轻歌不动如山,姬月闪至轻歌面前,右手一挥,七王妃后退数步。

  七王妃凝眸瞪视着姬月,细细打量着姬月此人,何方神圣!而姬月的出手,则让紫云宫主完全打消了疑点。

  眼前的女子,绝对不可能是那无所不能的dōngzhōu女帝!“七王妃,动手之前,还请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为自己的王府想想。”

  姬月冷声道。

  此刻就连七王妃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还真怕对方是什么可怕的宗族。

  “诸位莫要动怒,我已取来上好的美酒香茶,诸位不妨坐下来品一品。”

  蓝尾前来,话出,气氛稍稍好转。

  轻歌道:“本宫只喝琼浆玉液,只用赤海神金的玉杯喝酒。”

  蓝尾:“”这七王妃皱眉,赤海神金是什么,她不知道。

  不过,听到赤海神金后,七王妃的态度有所好转,至少不敢跟轻歌起冲突了。

  刘芸嫦在旁侧看戏,着实为轻歌捏了一把汗,不得不佩服一下轻歌的心理素质,若是一不小心露了馅,可是灭顶之灾啊。

  紫云宫主,神月王妃,哪个都不是东帝能惹得起的刘芸嫦在欣喜雀跃的同时,又开始为轻歌担忧,怕轻歌的演戏露出了破绽。

  “阁下喝惯了琼浆玉液,不如来品一杯四海清酒,也算是别有一番风味。”

  蓝尾如是说道,轻歌才不情不愿地坐下。

  轻歌在喝酒的同时,掐算着祭天仪式的时间。

  “王妃!王妃!不好了!”

  前往dōngzhōu的王府侍从屁滚尿流赶来,跌跌撞撞跪在了七王妃面前,慌慌张张。

  “怎么回事?”

  七王妃放下酒杯,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无名荒地之下,只有废铁矿脉,不见一点元晶!”

  侍从嚎道。

  第一狂妃

  第一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