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321章 女帝的裙下之臣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29 09:41:20|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王运河徒手挖坟埋葬了最后的儿子,一身蟒袍染血,两手全是泥土和恨。

  清风过林,桃花芬芳。

  落英缤纷之际,王运河踩着一地娇花往前走。

  桃林深处,渔夫钓鱼,一人等候已久。

  江边静放一叶小舟,渔夫烹茶摆香,不过三十而立的青年,两鬓却生华发,眉眼低垂,如老实人家。

  血如猩红之花绽放的蟒袍在旁侧摇摆,渔夫身穿蓑衣,头戴斗笠,轻喝了一口香茶,闻到血腥味,扭头望向王运河。

  “王家主,好久不见。”

  渔夫笑道,轻挥手额:“坐——”王运河在渔夫的对面坐下,端起茶杯,一口饮尽,旋即捏碎茶杯作齑粉,“道儿死了……果真如你所说,今年有道儿的生死劫,是我沉浸在轻鸿之死的背悲伤中,过于大意了。”

  “女帝命克诸神众生,克死令郎,是迟早的事。”

  渔夫看着江边的芦苇草说道。

  “温敏大人,你……可准备好了?”

  王运河问。

  “嗯,我将代替空虚大人,亲自送女帝上黄泉。”

  温敏说道。

  王运河蹙眉,脑海里闪过一张妖孽的脸庞:“大人,女帝身旁有一身份不清来路不明的男子,实力深不可测,只怕……”“他一人之力再强,敌得过芸芸众生和数以亿计的百姓吗?

  抵得过那些日渐恐慌的xiūliàn者吗?”

  温敏道。

  “大人,女帝善于阴诡手段,又专破而后立一道,务必万全!”

  王运河担心地说。

  温敏轻笑了一声:“王家主放心,空虚大人输在吃亏,我不会。”

  温敏放下茶杯,走上小舟,坐在上侧平心静气地钓鱼。

  愿者上钩。

  温敏笑了,“听说四星来了两个天机师,我已派人把他们请到天机楼了,失去了两大助力,女帝啊女帝,看你如何渡此命星劫。”

  有温敏之言,王运河稍稍安了心,立身朝桃花林走去。

  明远山庄桃花林,集天下之美,绚丽如霞。

  温敏江边钓鱼,看落英四飞,闻江河之气,嗅桃花清香,谈天机一道!温敏,天机楼副楼主,曾在路边饥寒交迫,行将饿死,空虚将其带回天机楼,成为了天机楼的杂役。

  后再经空虚提拔,成为了如今的副楼主,享誉一方,受万千xiūliàn者的景仰。

  温敏手握鱼竿,江面波纹四起,温敏笑时手腕用力,提起鱼竿,一条鱼儿水花四溅,挂在鱼钩上挣扎。

  “清蒸红烧,哪一个比较好呢?”

  温敏摸着下巴低声说,旋即敦厚的笑了:“那便红烧吧。”

  温敏提着鱼,在江边架起了锅。

  桃花林外,金缕台前,第二次的比武正式开始。

  dōngzhōu派出叶玄姬,神域乃碧玉青。

  “叶玄姬,你这个叛国贼,在你叶府当大xiaojie不舒服了,要去dōngzhōu当一条走狗是吗?”

  碧玉青咬牙道。

  叶玄姬面不改色,“不必多言,动手吧。”

  叶玄姬一手执剑,旋即与碧玉青交缠。

  呲呲,呲呲……四侧,凌空骤起了许多红珠异火,化作獠牙毕露的鬼面,打向了叶玄姬。

  叶玄姬挥剑而战,轻松应对。

  好歹也是叶府的天才,怎会不敌碧玉青?

  碧玉青见叶玄姬游刃有余,咧开嘴笑了,再一道红珠异火打向了叶玄姬,叶玄姬专心应付,很轻松夺去。

  “小心!”

  轻歌眸光一闪,担心地喊道。

  而在叶玄姬侧身躲开红珠异火的时候,两道火焰刺向叶玄姬的双眼,灼痛叶玄姬的眼球。

  铿锵两声,叶玄姬手中的剑落在地上,重心不稳难以站立,跌跌撞撞往后退。

  刺啦!一剑贯穿了叶玄姬的肩胛骨。

  碧玉青鬼魅般‘呼出’一口气的时候,宝剑骤然燃起了异火。

  红珠异火焚烧叶玄姬的骨骇,叶玄姬疼得上半身猛颤,曾在西洲祭坛朝比时,叶玄姬的肩骨就有旧伤,虽说被轻歌治好,二次贯穿带来的伤害,可是无法形容的!叶玄姬眼中流出两行血泪,原是清高的一个人,此刻竟满身伤害,还被灼烧了双眼。

  轻歌手微颤。

  姬月轻眯起眼睛。

  适才一瞬间,一股桃花香蔓延过来,让他有些晃神,也就在这一瞬间没有救到叶玄姬。

  碧玉青拔出剑刃,一脚踹在叶玄姬的肩胛骨伤口上,叶玄姬从金缕台倒飞出去。

  轻歌一掠而起,半空中迅速抱住了叶玄姬稳稳落地,叶玄姬两手惶惶,血泪不止,泣不成声:“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我看不见了,看不见了……女帝,我好怕,我好怕黑啊……”轻歌眉染哀愁,抱着叶玄姬回到dōngzhōu营地,段芸、雄霸天、药宗宗主等医师们全都过来为其治疗。

  轻歌看着叶玄姬百般痛苦,眼角湿润。

  那桃花香……是怎么回事……所有的人在叶玄姬受伤的一瞬间都晃了神!“dōngzhōu的垃圾们,真是可悲又可怜,神域永远都是你们的爷爷,一群蛮夷人,还以为跟着一个半路女帝就能飞黄腾达了,不过是废物的自欺欺人呢。”

  碧玉青如恶魔般咧开嘴笑,分明是一张精雕玉琢的粉嫩小脸,却毫不犹豫的羞辱dōngzhōu。

  dōngzhōu战士们怒不堪言!倏地,光影掠去。

  下一个瞬间,女帝出现在金缕台。

  轻歌一手扣住碧玉青的衣襟将其高高举起,一路往前飞去,撞碎了十几颗参天大树。

  碧玉青的脊背抵在一面墙,轻歌一拳打在碧玉青的脸上,碧玉青身后的正面墙都坍塌了。

  碧玉青仓皇时想要使用红珠异火,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红珠异火正要烧向轻歌,轰然之间,轻歌周身迸射而出青莲异火,将红珠异火尽数吞噬。

  轻歌膝盖高高顶起,撞在了碧玉青的小腹,碧玉青的身体如长弓般以奇异的角度弯起,吐出了一口血。

  轻歌的异火正要毁了碧玉青的眼睛,以牙还牙!一道琴音骤响,如清辉明露,洗涤了轻歌的杀戮。

  青莲异火止住,轻歌朝后看去,夜倾城抱着伏羲琴,弹奏清心之曲。

  “女帝,该第三战了。”

  夜倾城微笑道。

  与夜倾城对视的一瞬间,轻歌挑眉而笑,提着碧玉青走向金缕台。

  “是啊,第三战了……”轻歌面颊的笑,叫人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