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322章 以……斩帝为命!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29 09:41:20|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轻歌一路往回走,随手把碧玉青丢上了金缕台,慵懒地坐在椅上,冷眼看着碧玉青。

  她身为独立地之主,贸然动手伤人,只会落下让人口舌的诟病。

  那侧,南洲叶府的贵妇,叶玄姬之母步履匆匆来到北洲容府等人面前。

  叶母冲向了容家主,“你们的女儿,好狠的心啊,竟毁我儿的眼,你们良心何在啊?”

  容家主面色淡漠“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若非九辞殿下立了规矩,你女儿能不能活着都说不定。按理来说,你还得感谢青儿的不杀之恩。”

  “一个修炼者没有了双眼,你要她如何活啊?她还这么年轻?这么年轻!”叶母泣声哭诉,双手扒拉着容家主的衣裳。容家主蹙眉,一手甩开了叶母,垂眸睥睨狼狈倒地的叶母“没了眼睛,不是还有命在吗,急什么?而且是她命里无福,注定失去双眼,可怨不得别人。既然没那个金刚钻

  就别揽瓷器活啊,若无几把刷子,也有勇气走上金缕台?”

  “回来。”叶父把叶母扶起。

  叶母抓着丈夫的手,颤声说“你看见了吗,玄姬那孩子流的眼泪都是血,是血啊,若非碧玉青心狠手辣,玄姬何至于遭受此罪?我不管,北洲容府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啪!

  清脆剧烈的巴掌声,震彻了整个金缕台,金缕四方的修炼者们纷纷看向叶父。

  叶父一掌打得叶母人仰马翻,珠钗落地,唇角带血,脸上掌印清晰明显,她捂着脸茫然地看着丈夫。“还没闹够吗?是叶玄姬她自己技不如人,怪得了旁人吗?她已经不是你我的女儿了,你还在为一个白眼狼说话,她有把你当成过母亲来对待吗?这些日子她前往无名荒地

  路过南洲有进叶府见家人吗?不忠不义不仁的白眼狼,管她去死,便让她自生自灭,被废一双眼,实数活该!”叶父闷哼一声,双手负于身后,快步回到南洲众人之间。

  南洲燕家主劝慰道“叶夫人也是爱女心切,你别放在心上了。”

  “妇人之仁,假情假意。”叶父冷笑。

  叶母从地上爬起,不甘地看了眼容家众人,在容家修炼者的嘲笑声中离开此地。回到丈夫的身旁,叶母几次看向正在被段芸、雄霸天等人医治的叶玄姬,欲言又止,满目担心,可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凶悍的丈夫,终是不敢迈动双腿前去关心伤势很重的

  女儿。

  轻歌眸光清寒,自叶母、叶父身上一带而过,若有所思。

  都说天下不会有糟糕的父母。

  可总有孩子苦不堪言。

  一场闹剧到此结束,轻歌对碧玉青的出手也算是点到即止,再者主持之人是九辞,也没人小题大做。

  杨宏说罢第三战开始时,dōngzhōu阵营夜倾城请求出战,轻歌点头过后,夜倾城走上金缕台。

  金缕台对面还是碧玉青,方才歇息之时,碧玉青服用了一些丹药,身上虽然有伤,不过不会影响比试。

  碧玉青擦了擦唇边的血,冷漠地看着夜倾城,她能废了一个叶玄姬,更不介意多来一个夜倾城。

  相比碧玉青浑身散发着暴戾之气,夜倾城仿若是冰雪里走出的女子,清冷如霜,淡漠以对。

  万道金缕封闭这座台,夜倾城盘膝而坐,伏羲琴便放在了双腿之上,微微低首,不经意间拨动琴弦,发出几道美妙琴音。

  碧玉青见夜倾城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瞬间被点燃。

  据她所知,这夜倾城也不过是低等大陆而来的修炼者而已,与女帝同样出身。

  “我啊,最是看不惯你们这些卑贱的低等人,在我们天域耀武扬威,不把天域弄得乌烟瘴气,你们永远都不会善罢甘休的。”碧玉青两眼发狠,斜睨叶玄姬“叶玄姬,你听着,你根本不配在天域人,不配为叶府的女儿,你身为叶府正系大小姐,竟与四星人氏厮混在一起,为此连家都不会。畜生都干不出这种事来,你根本没有脸活在这世上,今日废你一双眼,是给你的教训,告诉你饮水思源,做人莫要忘本。那女帝再好,能比得上含辛茹苦把你养大的父母双亲

  你还是个人吗?”

  叮——

  夜倾城的手波动琴弦,一道音刃如风而过,袭向碧玉青。

  碧玉青不再破口大骂,及时止了嘴,身子侧闪,躲开音刃。

  夜倾城双手接连而动,几十道音刃朝碧玉青扑去。

  碧玉青执剑游走在音刃之间,音刃越来越多,宛如狂风骤雨。

  碧玉青轻松躲掉音刃的攻击,再以红珠异火焚烧音刃,琴声戛然而止。

  “琴神,就这么点儿本事?东帝身旁的狗,也不过如是嘛。”碧玉青立在金缕,长剑于掌心快速旋飞,戏谑地望向了稳然而坐的夜倾城。

  一代琴神,也不过是她的手下败将。

  夜倾城面如冷霜,眸光淡漠,如方外之仙,对这人世不含感情,一心只有伏羲琴。

  那布满了老茧的纤长双手,弹奏音刃的速度越来越快,音刃汇聚,从四方包裹了碧玉青。

  碧玉青稳了稳重心,沉下双眸,聚精会神的感受。

  旋即,碧玉青一笑,身影如光冲出堆积的音刃里,飞跃至半空,当她如雏鹰展翅翱翔的那一瞬,身后足下的音刃皆被红珠异火燃烧完毕。

  碧玉青居高临下地看向了夜倾城,大笑数声,以极快的速度俯冲而去,迅如疾风,猛若奔雷,那一刻碧玉青的身体四周都浮现了可怕的红珠异火。

  夜倾城的音刃扑灭了大半的异火,却还有两道叶子大笑的红珠异火,掠向夜倾城的双眼。

  碧玉青还想毁了夜倾城的双眼!

  她倒是想看看,失去了双目的琴师,还能不能弹奏出那动人的音。

  碧玉青脸上的笑扩开,狰狞而扭曲,充斥着毒辣的戾气。

  便在无数人都以为两道红珠异火必然毁去夜倾城双手时,夜倾城的双手再弹琴音,这一回,全是杀音。

  杀音刺耳,修炼者的耳膜都在疯狂鼓荡,似要碎裂。

  夜倾城以音驱动自己的身子离开原地,出现在碧玉青的左侧,两手弹一道《杀曲》,三千杀音入耳,世上再无清风人!

  两道杀音直穿碧玉青的双眼,碧玉青眼前血液飞溅,下一刻就已是漆黑、空洞,痛苦!

  啊!

  碧玉青跌倒在地,随着‘嗤嗤’的声音响起,红珠异火全部熄灭。

  叮!一道杀音而至,直进碧玉青的体内,将红珠异火的红珠粉碎,又撕裂了真元。

  碧玉青抱着受伤的小腹在金缕台上打滚,秋风吹来,掀起夜倾城堆积在地的衣袍。

  一双手,一道琴,杀音不止。

  幻月宗主震撼道“三千杀音,倾城这孩子,小小年纪,就能使出三千杀音吗?”

  “三千杀音应该使不出,大概是三百杀音左右。琴宗说道。

  幻月宗主倒吸一口气,“即便是三百杀音,那也很惊人了。”

  “倾城,前途无可限量。”琴宗叹息。

  “……”

  金缕台。

  万道金光未曾破,对战双方没有一人跌下台,就算成了单方面的折磨,战斗依旧是没有分出胜负。

  夜倾城淡定地弹琴,一道杀音打在碧玉青身上,衣裳破裂,皮开肉绽,其躯猛然颤了一下,疼得发出尖叫声。

  “啊啊啊……”碧玉青喊破了喉咙,嗓子已经彻底的沙哑。

  一道,两道,三道……

  数以万计的修炼者便这样看着,一道道杀音宛若毒鞭打在了碧玉青的身上。

  碧玉青到最后已经叫不出来了,身中杀音时还是会痉挛发颤。

  碧玉青双手捂着眼睛,指缝里全都是鲜血。

  这样残忍的战斗,已经有人看不下去了。

  “够了!”容家主怒道,质问轻歌“女帝,这便是你们dōngzhōu的作风吗?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必如此nuèdài人?”

  “容家主莫急,令千金的命不是还在吗,眼睛被毁,身受重伤,是她命中无福,怨不得旁人。”轻歌说完,无精打采死气沉沉的叶母猛地抬头看向女帝。

  轻歌的说辞都是从容家主那里学的,一字一句,原原本本还给了容家主,把容家主堵得说不出话来。

  叶母看了看女帝,又看向金缕台上指尖杀音不曾停下的夜倾城,甚至有一个瞬间觉得叶玄姬的选择是对的。

  跟着这样的君主,身旁有义气的朋友,有何不好呢?

  “夜轻歌,你真是个……”容家主忍不住大骂,即将把最难听的两个字说出来时,对上了姬月的双眼,刹那心惊肉跳,慌慌如丧家之犬。

  容家主猛吞口水,忐忑不安地轻瞥着姬月,甚至不敢正视姬月的双眼。

  容家主心里就奇了怪了,他堂堂北洲容府的大家主,怎会惧怕一个难登台面的女帝面首呢?

  金缕台,碧玉青已经昏死过去,夜倾城转音。

  琴音如春风而过,也叫碧玉青清醒。

  下一刻,杀音再起,打在碧玉青的身上。

  周而复始,三百杀音,每一道都没有落下,全被碧玉青的血肉之躯承受了去。

  天山宗主低声说“这dōngzhōu的女子,都是怪物吧……”

  低等大陆走出来的夜家三女,一个比一个狠啊……

  虽说夜菁菁在金缕台输了战斗,但四部之中,谁人不知她夜菁菁。一柄明王刀,一把伏羲琴,一道阴鸦煞,这四星夜家真是不得了。

  第一狂妃

  第一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