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337章 沐卿雪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30 09:30:43|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祭天仪式因为莫忧的到来算是彻底结束。

  东洲阁楼内,杨宏带着人把九界颁发的玺印送了过来。

  杨宏笑道:“天域玺印,有九界公章,往后女帝可就不仅仅是东洲女帝了,会是真正的天域女帝。”

  天域女帝只是个虚名而已,并没有什么实权,但对于轻歌而言已经足够,这是一种权威,也是东洲和她迈出的第一步。

  天启王和四部殿主带着部下亲自来阁楼送上祝福,轻歌索性在阁楼里摆下庆功宴,喝了个痛快。

  殿主举杯走向轻歌,笑着说:“难怪菁菁小家伙的魂儿都要被你勾了,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却觉得,连本殿都要被你下蛊了。”

  殿主一口饮尽酒水,随手把酒杯一丢,一双手便放在轻歌的脸上扯了扯,嘴里还嘟囔着:“东帝,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千年的狐狸,或是万年的老怪物,你怎么可能才二十岁呢……”扯了许久,轻歌面颊都红了,殿主眨眨眼,叹了口气,回头望向幻月宗主:“宗主啊,你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就这么强?”

  “后生可畏。”

  幻月宗主说罢,端起酒杯敬向轻歌:“女帝,恭喜。

  祭天仪式,你东洲一家独大,不过也要小心树大招风。”

  幻月宗主的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轻歌面色肃然凝重,轻点了点头。

  诚然,如幻月宗主所说,既然东洲敢拿下最好的名次,发挥出最强的实力,那也意味着现在的东洲已经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哪怕什么都不做,即便一心向佛,也会树立无数的敌人。

  这一夜的明远山庄,除了东洲阁楼这一块狂欢声此起彼伏外,其他之地,几乎都是死气阴沉的。

  上官睿已经向紫云宫主报备了,先把沐卿雪带去降龙领域,直接在降龙领域举行婚礼。

  紫云宫主不是不知道上官睿的歪心思,只是他这样的大人物,还不至于为了一个沐卿雪去与上官睿多说什么。

  上官睿听见东洲营地传来的欢呼声,闷哼了几声,冷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东帝还是年轻,太张扬也不是什么好事。

  钟林四部,神域天启,哪个不是底蕴浑厚,历史悠久的独立之地,东洲才成为独立之地的第一年,就敢大出风头,这不是找死吗?”

  上官睿低声闷哼,有模有样地把手负在身后,轻敲沐卿雪房间的门。

  沐卿雪被关在设有阵法的屋子里,都要把泪水哭干,坐在床边,两眼空洞,想到自己的未来,好像就只剩下惨淡了。

  她原有美好的人生,前程似锦,修炼之途也顺风顺水,只要她肯静下心好好修炼,去往九界千族也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一夕之间,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她始料未及。

  她逃不走了,也死不掉。

  听见轻微的敲门声,沐卿雪瞳眸紧缩,蓦地瞪向了紧闭的门,嗓子发出沙哑而紧张的声音:“谁?”

  “卿雪,是我……”上官睿笑眯眯地推开了门,一脸和善地望着沐卿雪,沐卿雪还是金缕台上衣衫不整的模样,她的心情已经跌落到了谷底,自然没那么多的精神去整理衣衫。

  这会儿上官睿突然到来,沐卿雪感到锁骨处一阵阴凉,下意识地床榻的丝绸覆在自己身上,警惕而疏离地看着缓步而来的上官睿。

  “上官家主,这么晚了,你还有事吗?”

  沐卿雪问。

  上官睿在桌前斟了一杯酒,“卿雪啊,以后你可就是上官家的人了,得知道上官家的规矩。

  我呢,一直都很想要个孙儿……”沐卿雪瞳眸紧缩,即便有所心理准备,可只要一想到她将与那傻子有肌肤之亲,便扶着床栏干呕。

  纵然她的夫婿不是天域最优秀的男儿,也不该是个愚蠢的傻子。

  沐卿雪眼睛发肿,通红,眼白全部充血,攥着床栏的手发狠用力,似要把床栏给捏碎来。

  上官睿不是什么胸有谋略的聪明人,但在沐卿雪面前也算是个老狐狸了,知道沐卿雪的心思,也没想着强行灌输念头,而是温水煮青蛙。

  “卿雪你不要太担心了,你的师父在天域钟林必然会很好的,而且不是还有你师妹沐如歌陪伴着她吗?”

  上官睿笑道:“方才我在过来的时候,还和紫云宫主去见了灵虚匠师,他真的很疼爱沐如歌。”

  上官睿的一把猛烈的火,烧毁了沐卿雪,原以为泪水枯竭再也哭不出了,一瞬间又泪如雨下。

  上官睿端着酒杯坐在床榻边沿,一手轻搭在沐卿雪的肩膀按揉安慰,再把酒杯递给沐卿雪:“卿雪,身为长辈,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你是个好女孩,我想帮助你。”

  沐卿雪扭头犀利地看着上官睿,上官睿满脸和蔼微笑,倒是让沐卿雪放松了戒备:“你能帮我?”

  上官睿点头,“我在不高兴的时候呢,便喜欢喝酒,酒能消愁,哪怕只有片刻的遗忘也好。”

  沐卿雪接过了酒杯,一口饮尽,下个瞬间,却发现自己的丹田和真元都已被封锁……沐卿雪猛地把酒杯砸在地上,惶恐地看着上官睿,扶着床栏站起,指着上官睿问:“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这年轻小姑娘就是好,连手都是这么好看。”

  上官睿握住了沐卿雪的手,轻轻咬了一口。

  沐卿雪宛如触电,毛骨悚然,看着上官睿有些褶皱的皮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卿雪啊,你不知道,我有多渴望你,我早已对你敞开了怀抱,你如若是个好孩子,也该与我坦诚相待。”

  上官睿低下头,失落地说:“你不知道呢,家里的那个女人,对我动辄打骂,她的皮肤早已松弛,整日凶神恶煞的,谁想与这样的人过一辈子呢。”

  殊不知,公主年轻时也是名动一方的美人,上官睿可是用花言巧语连哄带骗让降龙公主坐上了花轿。

  公主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险些丧命,因此还落下了病根,一生都不得修炼。

  除此之外,公主就算服用再多的养颜丹药,皮肤也越来越差,苍老了许多岁。

  公主还未出月子,就看见上官睿和府上的婢女眉来眼去,偶尔路过,手会从婢女衣襟里带一把。

  公主一怒之下,把府上所有的婢女全部赶走,只留下侍卫。

  因此,降龙的王还找上官睿谈话了,上官睿表示再不敢偷腥。

  可他日思夜想啊,总是听老友说年轻的姑娘有多销魂,这哪能抵得住呢……而今天高皇帝远,就算公主在他身边安插了人,也不会想到沐卿雪。

  话说回来,公主只给他生了两个儿子,他都不满意,可惜生小儿子的时候,公主的身体越来越差,不能再怀有身孕了。

  上官府上人丁单薄,上官睿又不敢明目张胆与其他女人生孩子,这沐卿雪来的可真是时候。

  沐卿雪也算是钟林山的天才,师出灵虚,与她的孩子,想必不会差了。

  而且沐卿雪还年轻,多生几个不是问题,最关键的是,谁也不会怀疑,家里的公主甚至会把‘孙子孙女’视如己出。

  上官睿做了一辈子的小人,这下作的算盘早就打好了。

  为了能让沐卿雪在回到上官世家前怀有身孕,来此屋之前,上官睿就把珍藏多年的‘宝药’取了出来。

  “卿雪,帮帮我吧,我受够了那样的日子,每天面对一张枯黄的脸,动辄发怒,以权压我。”

  上官睿痛苦地说。

  沐卿雪不听,来到门前,疯狂地敲门。

  “放弃吧,此屋有阵法,你就算喊破了喉咙,也没人知道的。

  你听,东洲阁楼那边,他们都很高兴,我们也该高兴一下,不是吗?”

  上官睿起了身,如同夜里的厉鬼恶魔,迈着旱鸭似得步子走向了沐卿雪。

  巨大的阴影笼罩着沐卿雪,沐卿雪身后抵着门,无路可退,恐惧地看着上官睿。

  她跪了下来,不停地磕头:“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答应嫁给大公子了,我不闹了,放过我吧……”大公子纵然是个傻子,至少有一张年轻的皮囊,眼前的男人,凑近了些,身上还有一股令人作呕的油腻味道。

  沐卿雪不敢去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只一个劲儿地磕头,乞求上官睿生出悲悯之心,放她一马。

  上官睿轻揉了揉沐卿雪的头:“是个好女孩。”

  沐卿雪心脏微动,眼中落泪,还以为上官睿听进去了她的哀求。

  怎知,上官睿接下来的的话,让她惶恐……“这么好的女孩,谁不想拥有呢……”“啊……”沐卿雪退无可退,丹田真元都被封锁,就算挣扎也跟蚊子叮咬般,对上官睿不痛不痒。

  上官睿将她打横抱起,撬开她的唇轻吻,芳泽清香叫上官睿爱不释手。

  谁人不喜欢……年轻的姑娘呢?

  而被熬成半老徐娘的夫人们,哪个没有年轻过呢?

  沐卿雪拼命地挣扎,发出阵阵悲鸣哀嚎声,却是无济于事。

  东洲营地的觥筹交错声传进了耳中,沐卿雪眼里爬满了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