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425章 还可以再不自重点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09 09:28:28|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自从天启夫人的病好后,天启王不论去到何处,都会带上夫人。

  俩人恩爱甜蜜,羡煞旁人。

  都是这么多年的福夫妻了,却如初见般深爱彼此!

  两位走后,便是黑暗殿主,殿主足下火光,蔓延了五道天阶。

  九百天阶上望星!

  殿主满意地看着五道天阶,这种程度的足底疼痛,还难不倒她。

  而后便是李元侯了,李元侯的欲之火,只烧了一道天阶,尽管如此,李元侯还是感到疼痛。

  他缓慢地往前移动,终于熬过了九百天阶。

  最后的独立之主是轻歌。

  她立在白玉天阶的边沿,身后是断层的一山之高和满天符文光!

  万众瞩目下,她终于迈动了双腿。

  走一步,两步,三道天阶,始终没有动静。

  如平和的水面,不起涟漪波纹,也没有任何的火花。

  徐闻奉眼中含笑:“倒是不知,女帝是无欲之人,真是出人意料,还以为女帝野心很大呢。”

  这一幕,也震惊了周围的修炼者们。

  九辞双手环胸,见紫云宫主被轻歌惊到,便道:“看见没,吾妹就是这么个淡泊明志的人,们也不要太惊讶,都是基本状态。”

  一脸呆滞的紫云宫主等人:“……”

  莫忧凝眸。

  现在的九辞和以前是天差地别,自从有了妹妹后,九辞的画风都不知要歪到哪里去了。

  轻歌走过十道阶梯的时候,众人都把女帝无欲的事情消化掉了。

  正在此时,突然之间,轻歌足下起了火光!

  火光呲呲作响,众人目不转睛地看!

  那火光已经开始蔓延,一道,两道……九道天阶!

  九道天阶,那是什么概念?

  寻常修炼者的人欲,至多只能燃至六道天阶!

  她竟然烧到了九道,可见野心之大。

  果然,君王之相的人,野心都不小。

  这才是女帝该有的欲阶火!

  等等……

  “那是什么……?”有人指着天阶惊呼,无数人看去,瞳眸俱是紧缩,不可置信!

  欲阶火并未停下,还在炽烈燃烧,像是蓄力之后全部喷发。

  在轻歌往前走的时候,只见这青空下侧,万面符文光的上方,欲阶火,竟迸射开来,犹如瞬间绽放的烟火。

  却见九百道白玉天阶,霎时点爆,欲阶火弥漫半壁天!

  无数的人倒吸一口冷气,这……算什么?

  正常人六欲六道阶之火,女帝九百道,这之间隔着的是天和地啊!

  欲阶火燃烧引爆的时候,九辞表情僵住,甚是古怪。他才说完自家妹妹淡泊明志无欲无求,怎知这漫天的火,给了他狠狠一巴掌。

  他知轻歌有野心,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夸张……

  这也……太夸张了吧……

  象牙塔下,夜惊风仰头看来,面上扬起了父亲仁慈和蔼的笑。他不再是沙场的铁血战神,而是一个关爱女儿的普通父亲。

  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

  她要去的地方,很远……

  即便欲阶火燃烧九百道,轻歌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淡漠雍容自火光中往前走,披风湮在大火里。

  白玉天阶,把她的野心全部暴露。

  她从来都不是安于现状的人,也不满足现如今的一切。都说dōngzhōu足够好了,她在天域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可距离那长生还有漫漫一段路。

  她志在彼端的天,为此,愿意折下骨头炼成刀刃,从此所向披靡,斩杀半个苍穹的人。

  来到望星大殿,轻歌微笑着朝几位独立之主点头。

  天启夫人笑道:“那满天纷然的欲阶火,实在是太美了,女帝,总是这样,让人感到惊讶。”

  天启王叹气。

  九辞掠来,揽着轻歌,问:“歌儿,到底有多少野心是为兄不知道的?”

  “九殿,这可就不对了。”天启夫人优雅道:“那不叫野心,那是志向,是勇敢和坚毅。”

  “有什么区别吗?”九辞耸了耸肩,只不过是换了个好听的方式而已。

  天启夫人轻笑:“人活一口气,生命的意义在于志向,为此坚毅而勇敢,拼搏奋斗得来的一切才最踏实。”

  九辞左耳进右耳出,天启夫人温和地看着九辞。九辞性子是绝对的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常人如避瘟神,天启夫人倒是觉得九辞率真可爱,不同于其他的年轻人。

  九辞见天启夫人用母爱泛滥的眼神看着自己,打了个寒颤,退到了轻歌身后。

  若非天启海是dōngzhōu的盟友,只怕他早就把这个老女人给丢下去了。

  姜如烟立在望星大殿,说话时刻意注入气力,以至于这片天地的人都能听清:“女帝志在长生,欲为青后,九百道欲阶火不为过,也算正常。”

  听到了姜如烟的话后,修炼者们恍然大悟,登时明白了过来,也不再震惊。

  是了,如姜如烟所说,女帝志在长生青后的话,就算燃烧九百道欲阶火也不算什么呢。

  毕竟这世上,能有几个人把长生青后作为目标的?

  这偌大的天域,恐怕也就只有女帝一人了。

  七王妃阴恻恻地看着姜如烟,不明白姜如烟的做法。

  姜如烟和夜轻歌非亲非故,到底为了什么,才赶来天域帮助夜轻歌渡过难关!

  轻歌抬眸望向了姜如烟,姜如烟亦看着她,来人遥遥对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姜如烟漆黑的眸,讳莫如深,平静似海。

  与之相视时,轻歌感到了分外的幽静。

  不只是七王妃,就连她都不是很懂姜如烟。

  这千族第一美人,是敌是友?

  长白仙族是云神的人,姜如烟身为仙母义女,前来帮她,又算怎么回事呢?

  姜如烟的面纱之下,泛起了笑。

  ——夜轻歌,不必知道我的来意,不必关注我的想法。

  ——他日,我二人,终为敌,我期待成长的那一日。

  ——这漫漫人生啊,若只有自己一人笑傲群雄,莫过于太孤独了。棋逢对手,才叫人生。

  她永远都不怕输。

  至死厌恶了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连个与她匹敌的人都没有,人间是如此的无趣。

  轻歌始终不知姜如烟的想法,亦没有时间去在乎。当务之急,是望星大殿的命格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