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459章 后遗症,嗜睡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09 09:28:28|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轻歌乘上九尾血鸾,打算回夜神宫。

  精神世界,古龙长长叹了一声:“丫头,不是我用恶意揣测你在乎的人,只是陪你的这段路程,见识到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人性。我不敢说谁是最好的,谁又是最坏的。”

  很长时间的沉默。

  轻歌双手抱着后脑勺,卧在九尾血鸾的脊背,羽翼展开护她,鬃毛柔顺犹如软被,狂风自两侧呼啸而过,猎猎作响,刺得耳朵生疼。

  轻歌的怀中,依旧躺着小白猫,慵懒高贵,冰蓝的眸,似深海之处的水流。半晌,古龙残魂继而道:“你知道的,我不过一缕残魂,无法陪你很久。我也许会死在风里,也许会为战争献身。夜丫头,我知你不喜离别,厌恨孤独,我也想永远陪着你

  可我终是不万年前那叱咤风云令八方丧胆的巨龙了,有朝一日客死他乡,就不能和你一同承担艰辛苦难。我担心你,你太苦了,太苦了……”

  古龙失魂落魄甚是丧气。

  这丫头的苦,寻常人承不住啊。

  那一身钢筋铁骨,他怕会破碎来。

  他多么希望,如此至真的姑娘,能一世无忧。

  轻歌撸猫的动作顿了顿,眼皮微抬,眸光轻动之时,神识抵达了精神世界。

  这片犹如深渊般的精神世界里,有两条巨龙,沉睡五年之久的火焰龙和周老之龙的残魂。

  古龙巨大的躯体,盘旋在精神世界,龙麟闪烁着锋利凛冽的寒光,眼眸深邃浩瀚,里面透出的古老力量,让人胆寒震撼,不仅肃然起敬。

  龙须轻缠,幽风缓动。

  轻歌站在古龙前方,正视古龙的目光,伸出了báinèn的小手,抚摸古龙的头部。

  “前辈,请你陪我征战四方,去往更高的地方吧。我需要你,永远。”

  古龙残魂不言,龙躯却是围绕着轻歌缠绕了起来,轻歌坐在鳞片发光的龙身上,微微一笑。

  轻歌望了眼沉睡颇久的火焰龙,沉睡的火焰龙还没有龙鳞,一身火红的鬃毛早已被轻歌拔光了。

  轻歌眉眼柔和。

  神女阿澜喝了火焰龙和她的血,若是好好修炼,来日一定能大展宏图。

  许久,九尾血鸾载着轻歌来到了夜神宫的上空,轻歌甩了甩袖,翻身跃下,落在夜神宫。

  柳烟儿、龙释天、尤儿以及夜倾城四人等候已久。

  轻歌看着她们,点了点头。

  帝云归正在瓶颈起,只能留在dōngzhōu专心突破,而且叶玄姬的双眼还没有彻底好,若有帝云归与梁萧、魏伯一同把持朝政的话,轻歌也比较放心。

  蹬蹬蹬的脚步声响起,九姑娘和阿七欢快地走来,望见轻歌,九姑娘弓腰行礼,俏皮可爱:“大师姐好。”

  奴七复杂地看了眼轻歌,却没有说什么。

  二号从斜侧走来,停在轻歌的身后,骨瘦如柴,看似弱不禁风,却有一双锋芒毕露犹如野兽般凶悍的眼睛。

  对于很多人来说,奴七是个只知道吃的傻子,而二号更是个魂灵不健全的疯子。而龙释天、柳爷等人,并不觉得奴七和二号会拖后腿。

  “降龙无极之地,赤龙果,我必须拿到,诸位,请助我吧。”轻歌道。

  “是!”她们全部迈出一步,双手抱拳,不约而同齐声道。

  夜神宫,莫忧、九辞等候已久,这一次轻歌前往降龙,由莫忧带路。出发之前,轻歌在欢乐殿见了雪女几人:“梁萧,云归曾治理过海域,你与他一同留在dōngzhōu,我很放心。dōngzhōu的消息且秘密封锁,我前去降龙领域的事,不可告知任何人。

  ”

  “梁萧领命。”梁萧颔首低头道。

  “雪女,拜托了。”轻歌道。

  雪女轻笑:“放心吧,有我镇守dōngzhōu,谁都不敢欺你的人。”

  闻言,轻歌心怀感激。

  再交代了几件事情后,轻歌便带着人和莫忧去往降龙领域。

  这一趟降龙之行,她不仅是要拿回赤龙果,也是锻炼柳爷几人。

  日后她遇到的危险,会比现在可怕的多,她们若能提升随机应变的能力,那就再好不过了。

  同阶的位面,不需要进入位面隧道,也能跨位面而行。正因为如此,当初的追夜大陆才能攻打四星。

  在九界,蓝阶及以上的守护者,都会分配位面神兽,可穿越同阶位面。

  莫忧亲自取出位面神兽,把轻歌一行人送到了降龙领域。“女帝,这里是降龙领域的落脚点,你们人数众多,直接送到无极之地会引来怀疑,接下来,就得靠你们自己了。”莫忧拿出几枚六芒星胸章:“这是你们的身份牌,请务必

  保管好。”

  轻歌接过六芒星胸章身份牌,一一发给同行的人。

  告别前,轻歌在九辞面前严肃认真地交代:“哥,我树敌太多,四星有我们的亲人,爷爷、外婆他们,这段时间,就交给你了。”

  “你安心在降龙领域,我和小忧也会注意你情况的,你不必顾虑太多。”九辞伸出手,轻抱了一下她,揉了揉轻歌的脑壳:“还有哥哥在呢,别这么坚强。”

  “知道了。”轻歌耸耸肩,看向了莫忧:“圣女,他若敢欺负你,告诉我,我绝对把他揍到不能下床。”

  “好。”莫忧浅笑。

  九辞面色发黑,这是亲妹?这种禽兽的话也能说得出来?

  轻歌一行八人,行走在降龙领域的荒漠,大风起时,掀起了各自的衣摆,黄沙遮了人眼,轻歌笑时伸出手背对着莫忧二人晃了晃。

  莫忧深深地看着轻歌的背影,唇边的笑,愈发的浓。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如此张扬。

  九辞轻握住她的手,长指一根根镶嵌进莫忧的指缝里,二人立在大漠的半空,看人影远去。

  “小忧,等歌儿多骗点钱,我就给你下聘。”九辞低声温柔地说。

  莫忧无奈的笑,嗔了眼九辞,多大的人了,还要坑妹妹一笔钱财。

  俩人相视而笑,一同回到了九界。九辞一向不喜九界,此次前来,也是想动用自己在九界的力量,保护着夜青天他们。

  他们到达九界后就分道扬镳了,九辞前去拜访莫叔,莫忧则是回到了圣女宫。

  却说圣女宫,头发苍白身穿布衣的老人,伛偻着背部拄着拐杖立在宫殿,他的柜前摆放着一本无字书。

  随之心神动,无字书被自动掀起,紫黑古老的字体,悬浮出现。

  莫忧跨过大殿的门槛,一眼便看见了老人苍老的背影。

  “圣女,回来了?”老人问道。

  “女帝已是紫珠异玉星了,我想,暂时不会有神罚。而且她的手中还有罂粟,能抵神罚。”莫忧语气淡漠冷冽。

  “圣女忘记了梦族的规矩吗?”老人似是没有听到莫忧的话,再次问道。

  莫忧心脏咯噔一跳,往下坠落。

  她走在了老人的身旁,目光落在泛着光火的无字书上。

  紫黑字体,在视线之中,连成了一句话:梦者,贪婪人族繁华,眷恋人间情爱,自取灭亡。“圣女不可望了自己的使命,梦族人的心和精力只能放在宿主身上,不可被他人扰乱。”老人道:“你该知道的,梦族的诞生,是为了救赎不得轮回的幽灵。你若没有完成使

  命,将永世不得轮回,活在那十八层地狱下遭受永无止境的苦难折磨。族中有言,人间情爱虽好,却是上瘾的毒,沾上,便难以戒掉。但我相信你可以的。”

  “我会完成我的使命。”莫忧说罢,走出大殿。

  傍晚,她坐在了墙头,遥望着那轮明月,嘴角扯出了自嘲的笑。

  “族长,我该怎么办呢……”若是清醒的梦族长,一定能为她排忧,告诉她正确的做法。

  她从来不敢忘记自己的使命,只是在完成使命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个美丽的意外。

  这一刻彷徨无措的她,不知该扼杀意外,还是延续这份美丽缱绻的情……

  老人出现在莫忧的身旁,将绒毯盖在了莫忧的身上:“圣女,生活总是这样,起起落落,有风有雨。我不想成为扼杀你感情的凶手,但我希望你能轮回。”

  “我知道了……”

  老人叹息。

  莫忧一直都是很乖的孩子。

  若她只是个普通的人,老人会为她的情窦初开而呐喊吆喝。

  然,她终不是寻常之流。

  每一个梦族的族人,都是罪恶的幽灵,为了得到成为梦族族人的机会,需要互相厮杀。

  一万个幽灵里,只有一个幽灵,能诞生为梦族族人。

  莫忧便是那万灵之一。

  完成使命后,便能有轮回的喜悦。

  否则,十八层地狱的大门,将为她打开。

  这人世间,真的会有十八层炼狱深渊吗?

  有的。

  ……

  在九界的另一端,古老的府邸,恢弘而有气派。

  牌匾两字,下笔有力,威武震慑。

  莫府!

  九辞站在石狮前,仰头看了眼牌匾上极有劲道的字,犹豫少顷,九辞终是一步踏了进去。

  绕过亭台轩榭,九曲环廊,可见一间偏僻的屋子。屋前东侧是一大片的花苑,西侧则是菜园。

  一个穿着黑衫,头顶灰白色短发的老人,蹲在菜园里摘菜。

  “莫叔。”九辞毕恭毕敬。

  “辞儿来了?叔等等给你熬个地瓜汤,还有你喜欢的小白菜。”莫叔拿着菜走到了厨房,九辞则跟在莫叔的身后。

  “厨屋烟大,你在外等我,那里热了一碗极品燕窝,你先拿去喝吧。”莫叔道。

  九辞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也没拿燕窝,在屋中等待莫叔。

  莫叔做了几个简单的菜,端来和九辞一同食用。

  “在天域还好吗?可没闯祸吧?”莫叔添上碗筷,问。

  九辞摇摇头:“天域有父亲、妹妹,我很好。”

  “那便好,别乱闯祸,也收起你的杀心,不可再去猎杀幽灵了,知道吗?”莫叔说。

  九辞皱眉,不语。

  在他年少时,是莫叔给了他一把镰刀,让他猎杀幽灵,以此作乐。

  后来,他上瘾了,沉浸于其中,乐此不疲,莫叔却让他不要这么做。

  可,他还有回头路可走吗?

  他的一生注定杀戮,血腥,在邪恶的九幽路上,屠虐无辜的野鬼们。

  好在他遇到了轻歌,便放下了那把镰刀。

  九辞看着莫叔慈祥和蔼的脸,有一瞬恍惚。记忆里的莫叔,谈笑杀人,饮血如酒。

  他越是笑,九辞越是恐惧。

  他能和善地把九辞推进死亡之路。

  九辞把饭菜吃完,放下碗筷,再次抬眸望向了莫叔。

  莫叔把极品燕窝递在九辞眼前:“你都瘦了许多,要好好补补身子。”“莫叔。”九辞问:“你为何把无情神骨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