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464章 贺兰春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09 09:28:28|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男人不屑一笑,抬起下颌以鼻孔看人,指着那一列佣兵团说:“勘察地形?

  哪个佣兵团不会勘察地形?

  不是我说,你们工会拿出这样的佣兵团,是在给你们工会丢脸,让我们看轻降龙的雇佣兵工会。

  不必再解释了,我不是三岁稚童,也不是冤大头,绝对不会花重金雇佣这群废物的。

  赶紧换佣兵团吧,若不能让我们满意,明日我们便去国王那里投诉你们!”

  工会女子轻声道:“阁下,你前往无极之地,这支佣兵团再好不过了,你可以考虑一下。”

  “我说的话你们听不懂吗?”

  男人不再给好脸色,猛地甩开了工会女子,气势汹汹道:“谁要这么一群废物?

  我们是雇主,难道还不能挑选出自己心满意合的佣兵团吗?

  你是工会的老板?

  这就是你处理事情的态度?”

  工会女子不怒,绝色的小脸蛋上堆满了娇艳的笑,即便被推开了,她又软飘飘过去,柔荑玉手轻勾着男人的臂膀,温声道:“阁下,何必动怒呢,若是不满意,再挑一支佣兵团就是。”

  男人看了眼工会女子白皙如雪吹弹可破的肌肤,艳丽的面颊,眸色如水雾,正含情地望着他。

  一侧,男人的队友,一个容貌清秀身材清瘦的青年笑道:“老大,人美娇娘都这么说了,你也别得理不饶人。

  我们来降龙领域,可不是在一支队伍佣兵团上浪费时间的。

  赶紧换个佣兵团走人吧。”

  青年的话警醒了男人。

  勘察为主的佣兵团,有几个人眉眼含怒,有些气不顺,想要去找男人理论,终是被佣兵团里的长辈拉住了。

  佣兵团中的长辈摇摇头,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低声说:“多事不如少一事,何必找不痛快呢?”

  其中一个短发少女,手腕戴着银铃。

  轻歌眸光微挑,看见了银铃后侧的刀疤伤口……这少女的两只手腕,都有着密密麻麻的疤痕。

  大概,曾经无数次轻生过。

  短发少女不顾团中长辈的阻拦,疾冲至凶悍男人的面前,冷视男人:“你若不想要我们佣兵团,直说即是,何必狗眼看人低?

  记清楚了,现在不是你取消对我们佣兵团的雇佣,而是我们佣兵团不稀罕你。”

  轰!男人一脚踹在短发少女的胸膛,少女的身躯犹如断线的风筝朝后倒飞,嘴角吐出了一口血。

  她跌坐在地,却未气馁,怒视男人,旋即拔出两把弯刀,身体快若疾风,电闪雷鸣间狂奔至男人的身后,两把弯刀插向男人的后腰。

  弯刀尖锐处碰触到男人后腰时,发出了‘呲呲’作响的声音,刀尖闪烁着激烈的火花。

  少女惊讶地抬起头:“防御法宝?”

  男人轻蔑嗤笑:“都说了,你们的佣兵团,是一群废物!”

  男人转身,铁拳打在少女的脸上。

  少女张开的嘴里,吐出了带血的两颗牙。

  少女砸碎了琉璃花瓶,屑片扎伤了身体。

  佣兵团的人见少女受到了欺负,惊呼出声,纷纷涌来。

  正在此时,男人的队伍部下将佣兵团包围,那身形清瘦的青年,笑了笑,伸出手拦住佣兵:“想活的话,劝你们识相一点。

  我们,可不是一群废物能得罪起的。”

  佣兵团的人们,几乎不是对方队伍的对手,尤其是那瘦高的青年,俨然一个笑面虎,却是深藏不露。

  男人走向受伤的少女,工会女子想要阻拦,被男人一掌挥开。

  “怎么?

  还以为老子会怜香惜玉不成?”

  男人站在少女面前,攥着少女的头发,迫使其上半身挺起来。

  男人的另一只手,拍了拍少女的脸:“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长得这么丑,还出来吓人?

  告诉你,惹怒了老子,你就算是个母的,老子也照打不误。”

  一记重拳,当头挥下,少女头晕眼花,感到钝痛。

  少女额前流出了鲜红的血液,从眼睫到脸颊,缓慢地淌落。

  男人还要一拳砸下时,一只雪白修长的手,轻握住了他的手腕。

  男人蹙眉,一身森寒冷杀气,不怒自威。

  他侧头看去,眉头皱的更紧了。

  只见视野中,身穿红袍的少年郎,生得妖孽,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不急不缓道:“小丫头不懂事,教训一下就够了,何必闹出人命?”

  “你觉得我会在乎一条贱命?

  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老子连你也一起打。”

  男人觉得少年细胳膊细腿不经打,却是惊讶的发现,他无论如何使劲,都不能把手抽回。

  那男子妖冶的笑,细长的手,却是死死地钳制了男人。

  男人心惊,冷汗潸潸落下,这才发现眼前的少年男,意气风发,气质不凡,绝对不是普通人。

  再者,来降龙领域的有一部分隐藏了身份,他若一不小心得罪了个大人物,那可就不好了。

  “易怒之人,死得快。”

  轻歌笑眯眯道:“这位兄台想想看,你若英年早逝,你妻子就会用你的钱去养别的男人,你的儿子,还会将别人唤作爹爹。

  会不会太惨了些?”

  好恶毒的言语!男人心惊肉跳。

  这人的话,太狠了。

  而且其中的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

  在不知敌人底细之前,男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旁侧拦截佣兵团的青年,狭长的剑眸虚眯起,饶有兴味地看着轻歌。

  这番话,倒不是正常人能说出来的。

  男人闷哼了声,瞪向地上流血的少女:“算你们好运,今日看在这位公子的份上,饶你们一命。

  告诉你们,下回见到老子,一定要绕道而行,否则老子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

  男人把话说完,轻歌才松开了手。

  夜倾城放下怀中的石头,拿着帕子递给了轻歌。

  轻歌接过手帕,动作优雅地擦拭着碰过男人的手。

  男人感到面子有损,却也不敢多说。

  这般贵气的公子,也不知是哪个地方的天潢贵胄。

  男人此行目的是无极之地赤龙果,见轻歌神秘莫测,实力未露,也不敢节外生枝。

  看热闹的青年走来,朝轻歌作揖:“在下武台联盟的军师张离人,这位是我的结拜大哥,武台振龙侯,慕容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