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506章 这片土地的新王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09 09:28:28|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路卡斯女负责人咬牙切齿:“花无泪,你难道不怕帝国皇室军队的通缉吗?

  到时,你只怕会死无葬身之地!”

  花无泪肩扛武炮,面无表情地看着路卡斯女负责人:“那便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花无泪笑时,再次朝武炮内灌入了气力,只见一炮轰炸而出,半面工会将近坍塌。

  她背着武炮带着十几个血月佣兵团的成员朝外走去,路卡斯女负责人瞪视着花无泪的背影,怒不可遏。

  突地,路卡斯女负责人掏出泛着光亮的长弓,以气为箭。

  离弦之箭蓦地冲向了花无泪,自花无泪的后脑勺贯穿而去。

  这些年来,她留花无泪一条贱命,那是因为花无泪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活着,翻不出什么风浪。

  即便她很不想承认,可不得不说的是,花无泪在锻造方面的天赋,早就超出了降龙领域的那些锻造师。

  而且她看得出,夜公子非常欣赏花无泪,就连楼兰公主都帮着花无泪。

  如今花无泪即便落魄,遇到了贵人,很有可能一飞冲天。

  既然如此,那花无泪的命也没有必要留着了。

  一根箭矢,如同迸射的光,流星追月般迅速掠出。

  花无泪背对着路卡斯女负责人和众多的佣兵们,听闻箭矢撕破长空的破风声时,花无泪嗤笑一声,不屑。

  旋即便见花无泪将乾坤天极切换到第二种冷兵器的形态,竟是一方坚固如铁的盾牌,奇特的是,固若金汤偌大无比的盾牌竟在一瞬间支离破碎。

  碎裂的盾牌化作一道道绚丽的光将花无泪笼罩覆盖,定睛看去,竟发现盾牌成为了盔甲,正穿在花无泪的身上,还有一方坚硬的头盔。

  气力幻成的箭矢刺在头盔,箭身竟在刹那间弯曲变软,旋即消失,烟消云散。

  盾牌盔甲都已成为乾坤天极的基础形态回到了花无泪的脊背,花无泪回头望向路卡斯女负责人:“这么久了,你可真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废物,就是废物,就算把整个降龙工会给你,也改变不了你的天赋。

  你以为将我打入十八层地狱,鸠占鹊巢抢走我的一切,就能成为我,超越我吗?

  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

  你现在风光的,是我曾经用血和泪打下来的辉煌,我既能给你,也能亲手毁了。

  好戏还在后头,我们,走着瞧……”“我们走。”

  花无泪摆了摆手,率领血月佣兵走出降龙工会的大门。

  工会内侧,轻歌笑望着花无泪的背影。

  小姑娘长大了呢。

  再看路卡斯女负责人面色铁青,恼羞成怒,一掌挥碎了面前的晶石桌子。

  “去,将此事通知帝国皇室,国王生辰在即,竟有人敢不知好歹,违抗皇室命令!花无泪,你等着吧!”

  路卡斯女负责人道。

  此刻,一列佣兵走了进来,兴冲冲地来到路卡斯女负责人的面前,“降龙国王生辰宴,挑选了我们工会的路卡斯佣兵团去皇宫守卫,若是生辰宴圆满结束,路卡斯高层甚至可能得到爵位!”

  路卡斯女负责人目光微闪,心动:“你可是说真的?”

  “千真万确,马上就会有皇室旨意来到工会了,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工会佣兵们亦是与有荣焉!”

  路卡斯女负责人吞了吞口水,看着前侧空荡荡的大门,阴恻恻的笑了几声。

  她将代表佣兵工会率领路卡斯前往皇室守卫国王,花无泪拿什么跟她斗?

  逃吧。

  那双腿纵然用尽全力,也逃不出皇室的制裁。

  帝国对于违抗命令破坏规则之人,从不手下留情。

  花无泪,天要亡你,与我何干?

  一双软靴停在路卡斯女负责的身旁,殷红的袍摆轻扬起,映入女负责人的眼帘。

  女负责人半眯起眸子,猛地扭头看了过去,却见夜公子立在她的身旁笑如春风,低声说:“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言罢,轻歌带着三支队伍走出了佣兵工会。

  路卡斯女负责人皱了皱眉,快步跟了出去,“夜公子,请留步。”

  轻歌停下来,侧目冷睨女负责人:“嗯?”

  女负责人作揖弯腰:“夜公子,马上就是国王的生辰宴,夜公子若要去帝国的话,路卡斯佣兵团可以免费护送夜公子去降龙帝国。”

  “免费?

  你是说本公子穷酸,没钱?”

  轻歌冷笑,不悦地道:“信不信本公子用钱砸死你。”

  路卡斯女负责人:“……”这夜公子怎么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她还真就没见过这样难打交道的人。

  女负责人欲言又止还想说些什么挽留夜公子,却见轻歌摇着‘衣冠禽兽’扇说:“本公子的身份可不会什么人都能护送的,你若给本公子几千万金币,本公子倒也能勉强让你护送。”

  “这……”女负责人惊了。

  路卡斯可是工会第一佣兵团,在降龙的疆土家户喻晓,有多少人盼着被路卡斯护送,这厮竟还给路卡斯开价几千万?

  此前听沐姑娘沐如歌说夜无痕是个奸商,没想到果真如此,她从未见过这般抠门的公子,还是千族来的……“拿不出钱,就滚。”

  轻歌面色冷了下去,语气拔高,略带几分肃杀之意!“还不滚?”

  楼兰道。

  路卡斯女负责人黑着脸灰溜溜地走了,在远处望着轻歌一行人,咬碎了一口银牙,满腔的愤怒无处发泄。

  她何曾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幽族妖殿和公国公主她惹不起,还招架不了一个花无泪吗?

  她把一切的错都归咎在了花无泪的身上。

  毕竟,夜公子来到降龙工会可是要找路卡斯佣兵团,若不是花无泪从中作梗的话,她便能把夜公子护送到无极之地。

  如此一来,也就没有人花无泪撑腰了。

  花无泪在工会里吃苦耐劳了这么久,而今倒是有勇气爆发了,还不是以为能够仰仗夜公子!路卡斯女负责人怒到极致,忽而冷笑了一声:“花无泪,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愚蠢!你到底是降龙的人,就算夜无痕是你的贵人,能帮你一时,能帮你一世吗?

  得罪了皇室,就是自找死路!”

  路卡斯女负责人冷哼一声,猛地甩袖阔步走进了工会之中。

  她只要把花无泪的事情禀报给帝国皇室,帝国皇室即刻就会派出军队去捉拿花无泪。

  而她现在最重要的事不是想着怎么弄死花无泪,应该把心思放在国王的生辰宴。

  听说,这次的生辰宴会有千族的贵客……降龙工会后,漫长的街道,两侧摊贩无数,还有着三俩成群的小孩嬉笑打闹。

  轻歌路过一个摊子,停下了脚步,眉头一皱,登时发现了事情的不简单。

  她蹲了下来,用扇子拨弄着摊子售卖的物品,挑挑拣拣了好一阵,拿起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头。

  “这个,多少钱?”

  轻歌问。

  摊贩是个老人,正无精打采来了瞌睡儿,听到轻歌的话,老人立即来了精神。

  老人瞅着轻歌的衣裳是上等料子,心里冒出了大胆的想法,给了个价格:“五百万金币。”

  楼兰瞪眼:“老东西,你坑人吗?

  这一块破石头,也值五百万?

  你这么能耐怎么不去抢?”

  老人吹了吹胡须,“小姑娘没有眼力见儿,不懂可不要乱说,老夫的这块石头,可是祖传的石头。”

  “就算你祖上是神族中人,也改变不了这是一块破石头的事实。”

  楼兰冷笑。

  “小倾,给钱,老头儿,这石头本公子要了。”

  轻歌笑眯眯地收下了石头。

  楼兰疑惑了。

  这段时间的接触让她知道夜公子是一个不会轻易吃亏的人,一向只要她讹别人的份儿,别人想占她的便宜,没门!这样的夜公子,怎么会花费五百万去买一块毫不起眼一文不值的破石头呢?

  而且那老头摆明了觉得夜公子人傻钱多,故而坐地起价,直接报出五百万。

  夜公子那么聪明的人,不会看不出来……楼兰紧蹙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轻歌拿着石头在手掌掂了掂,随后丢进了神木空间。

  古龙残魂忍不住地开口问:“丫头,那会是什么宝贝?”

  他以为轻歌买下这块石头,是发现了石头的不凡之处,少说也应该是个超品法宝。

  古龙残魂早就明白了,这丫头有一双火眼金睛,看东西那叫个毒辣。

  古龙好奇得很,那平平无奇的破石头到底会是什么有价值的宝物,正等待着轻歌解惑呢。

  轻歌一行走出长街后,摊贩老人数着钱乐滋滋,悄悄看了眼轻歌,低声嘟囔:“现在的年轻人啊,就知道胡乱挥霍,赚大发了。”

  楼兰远远地瞪了眼老人,还在为轻歌买下天价石头的事打抱不平。

  若不是这里人多眼杂,又是降龙的地盘,她可能就要过去将这个老人教训一顿了。

  这会儿,轻歌灵魂传音为古龙残魂解惑道:“不知道是什么宝贝。”

  “那你买来?”

  古龙前辈更加疑惑不解了。

  轻歌幽幽地道:“说不定是个宝贝呢。”

  她曾听说,像她这样的人来到异世,随便买个破石头很有可能就是上古神龙的蛋,她也就按照惯例买下此石头了,目的是彰显她的不凡之处。

  古龙:“……”他甚至不知道这丫头的自信究竟源于何处。

  一行人进了客栈,花无泪在客栈里等候已久。

  进屋后,花无泪低头道:“公子……”轻歌在桌前烹茶,都说她茶艺不好,她非要烹个好茶出来一鸣惊人。

  闻声,轻歌回眸望去,手中还握着茶杯:“怎么了?”

  花无泪眼眶发红:“降龙领域,是我的家,我的国。

  我曾对这片土地爱的深切,我愿用生命保护这片天,这个国。”

  花无泪的心情越来越沉重,哽咽道:“可现在,我对降龙领域再也没有了感情。”

  轻歌将烹好的茶递给花无泪,“喝杯茶冷静一下。”

  花无泪把茶喝了,更想哭了。

  唔,好难喝……偏生在公子的注视之下,她还只得把这杯茶给喝了。

  花无泪着实想不明白,旁人的茶艺再是糟糕,最多登不了台面而已,不至于如何难喝……公子能煮出这样难喝的茶,也是个人才。

  “无泪,有没有兴趣,成为这片土地的新王?”

  轻歌的话才说出口,花无泪瞳眸骤然紧缩,浑身猛地一颤。

  砰。

  茶杯从手中滑落,在桌上滚动跌在了地,登时碎裂……花无泪抬起头来不可置信地看着轻歌,不由咬了咬下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