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508章 你活不过二十五岁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08 10:20:29|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轻歌停在算命师的摊子前。

  一方长桌,两杯清水,三张符文,四块宝珠。

  轻歌坐在了桌前的长凳上,“阁下,给本公子算个命如何?”

  楼兰公主站在身后,厌恶地看了眼算命师。

  她只信天机一道能算命,却不信市井上招摇撞骗的算命师们。

  这些个人戴着一条黑布,就真把自己当成瞎子了?

  说难听点就是些不务正业的江湖术士,故弄玄虚,以此来骗取钱财。

  楼兰见夜公子心情甚好便不扫兴了。

  算命师摸了摸下巴,“且为姑娘看个手相。”

  “什么姑娘,我们家公子是男人,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烂了你的嘴?”

  楼兰愤怒地道:“连基本判断都没有还学别人算命,赶紧金盆洗手吧你。”

  其他算命师好歹能忽悠,这位倒是好,连性别都分不清了,一看就是个不靠谱的!楼兰两手掌面拍在长桌上,怒视算命师:“臭道士,我警告你,你若敢瞎忽悠,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面对楼兰的怒火,算命师倒也不恼,微微一笑道:“公子,便公子吧。”

  “阁下,为我算一下吧。”

  轻歌道。

  “公子想算什么?”

  “姻缘,命途。”

  “姑娘可真是贪心,一次性竟是想算两种,公子,我这里有个规矩,只能算一种,公子二择一吧。”

  算命师道。

  轻歌皱起眉头,许久,才心情沉重地开口:“那便算一算姻缘吧。”

  这段时间她翻遍了资料找寻有关无情门的一切,发现在无情一道的历史上,从未有过无情者和心爱之人长相厮守的事。

  无情一道,太过于残忍,踩着心上人的尸骨,来获取无上的力量。

  轻歌的心,陡然有种苍凉之感。

  她的小月月,坚持了这么久,又背负着怎样的痛呢。

  他在她面前的时候,总是像一个无事人,谁能想到,他时时刻刻都饱受无情神骨的折磨……他爱她,她亦如是。

  听见姻缘二字,楼兰下意识地看向了轻歌,心里有几分不解。

  夜公子已经娶妻生子功德圆满了,为何还要看姻缘呢?

  算命师装模作样地捏着手指,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良久,算命师道:“姻缘,难成。”

  轻歌面色骤变,“阁下此言何意?”

  “他是天选,你是神罚,这等姻缘如何成之?”

  算命师道:“换而言之,一个行走在地狱里的野鬼,为何要向往活在天堂的神?”

  野鬼是她,神是小月月吗?

  在这一刻,轻歌浑身上下不自觉地打了个颤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过……”“不过什么?”

  轻歌微微蹙眉。

  算命师笑道:“若你有着冲出深渊破茧成蝶的本事,他能够放弃拥有的一切,便能成。”

  轻歌呼出一口气,笑了。

  她相信自己,也相信小月月。

  “神罚?

  什么神罚?”

  楼兰震怒不已:“你不会说话就乖乖闭嘴,神罚二字也是能够随便说的?”

  楼兰低下头靠近轻歌,低声说:“公子,他就是个骗子,别信他的话,你若神罚,那我也是神罚。”

  后侧夜倾城,眼睛发红地看着轻歌。

  她往前走了几步,眼里透出了固执和倔强。

  她愿陪在女帝身旁,天堂也好,地狱也罢,有女帝的地方,都是她夜倾城的家。

  此生,纵然一死也无悔。

  算命师又道:“无极剑,可破天,射日,碎月。

  无极,可抵神罚。”

  算命师的话音才落下,轻歌和柳烟儿、龙释天齐齐一惊。

  无极剑的事只有她们三个人知道,这算命师到底什么来头?

  而且,她们现在的实力境地还只能在一百零八陆,太早暴露无极剑的事,铁定会引来杀手之祸的。

  龙释天二人原以为这算命师不过是个江湖道士,此刻听到算命师的话,皆是背脊发凉,目不转睛地盯着算命师看。

  算命师一脸的高深莫测,似是口渴了,端起桌上清水一口饮尽。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算命师道:“一别数年,你的成长,我很满意。”

  “阁下已经知道了?”

  轻歌沉声道。

  俩人的对话,周围人却是听不懂了。

  难道说,公子认识这位算命师?

  “既是老相识,不如再告诉你一件事,这可是泄露天机的大事。

  罂粟,雷音,若领悟其中奥义,可为千族术法。

  还有,你活不过二十五岁。”

  “……”轻歌暗暗嘀咕着,这哪里是告诉她一件事,分明已经说了两件事。

  精神世界里的古龙前辈呆滞无语:“……”啊喂,重点是这个吗?

  “你才活不过二十五岁,你全家都活不过二十五岁!”

  楼兰气结:“臭道士,你再敢诅咒公子,我剁了你。”

  算命师将桌上剩下的一杯清水推了出去,递给楼兰:“年轻人火气大,来消消火。”

  楼兰拿着水杯泼向算命师,“你胆敢在诅咒一遍?”

  算命师亦是不怒,擦了擦脸上的水渍:“天命人寿如此,我爱莫能助。”

  楼兰慌了,突然抓住算命师的手腕,“你有办法的是不是?

  好,我信你能算命,那你可不可以把我的寿命送给公子?”

  算命师不疾不徐地抽出了手:“渡命?

  我做不到。”

  “你可以的!”

  楼兰的手落了空,算命师如人间蒸发般,登时消失不见了。

  楼兰皱眉,跌坐在地:“怎么会呢……怎么会……”她啊,从轻歌的态度和俩人的对话中,早便相信这个算命师了。

  只是她不能接受的是,这么好的公子,为何活不过二十五岁?

  不只是她,轻歌身后的人都慌了。

  柳烟儿发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龙释天两手攥拳,死死地拧着眉头。

  夜倾城眼睛通红,无声地落了泪。

  ……世上芸芸众生,有那么多的人,为何就她们的女帝多灾多难呢?

  轻歌起身,摇开了扇子,叹了口气:“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啊……”“小倾,结账。”

  轻歌道。

  夜倾城擦了擦泪痕,将一袋子金币放在桌上。

  众人情绪低落地跟着轻歌离开后,桌旁再出现了那算命师,他取下黑布,露出一双紫色眸,深深地看着轻歌的背影。

  “夜姑娘,愿你好运。”

  算命师拿过一袋金币塞进袖口匆匆离去。